放弃执着心 大法威力大

望月良子(日本)

【正见网1999年07月22日】

我叫望月良子,今年46岁,92年11月随夫从中国山东来到日本定居。97年11月得法。

在得法之前我是一个自信自强,脾气暴躁的女人。我事事处处都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在国营企业上班时,长工资必须有我,后来自己开饭店,以自家饭店的客人最多为荣。可是我心强命不强,常年来一直多病缠身。如神经性头痛,心脏病和胃病都需要医药来维持。91年底,又得了直肠癌。由于最初误疹为肠炎,拉肚。于是发现的时候,已是癌症晚期,就这样命运将我推向了死亡的边缘。当时被判了死刑的我仿佛是晴天霹雳,我惊呆了,才40岁的我将告别人世间了吗?92年夏天,我做了直肠切除手术。手术中,医生发现子宫,卵巢里有瘤,便建议如果这次不一起切除,早晚还要做第二次手术。于是丈夫救人性命急切便同意做直肠、子宫、卵巢三大切除手术。因是临时决定,以来不及再打麻药,手术中的剧痛使我昏死过去。事隔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医生讲,手术摘除子宫是误诊,子宫里是个胎儿,不是瘤子。92年底来到日本,经验血,发现血里有肝炎菌,是因做手术输血时染上的。一次次的打击,真是雪上加霜,一向要强的我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我第一次认真思考了人生: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这么苦?我这40多年都是为了什么?难道就这样等死吗?在这种心情下,我又迈进了医院的大门。因为没有钱住院,正好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家日本最大的癌中心医院,厘?健?火藻?隅,政府对残留孤儿非常照顾,我可以每个星期免费上医院看病一次,来日本的几年里,哪儿都没去过,最熟悉的就是上医院的路,痛苦伴随着我等待着死期的到来。

1997年11月,有一天邻居劝我:“看你活得多痛苦啊!炼炼法轮功吧。于是借我一本《法轮佛法大圆满法》和一盘教功录像带。当时我想:“学什么功啊?厘嘉不信能把病炼好了。”半信半疑?厘接过阻书和录像带。一翻开大圆满法,看到师父的照片,师父那慈祥的面容越看越感到亲切。看完了大圆满法。我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后来我认认真真地把大圆满法抄了一遍并跟着教功带学炼动作。当时我还没有看到《转法轮》一书,对法轮大法最初步的认识还没有,只是抱着炼炼看的心情,说来也奇怪,我一炼功就舒服,一不炼功就难受,渐渐的我真的离不开炼法轮功了。但是功虽然天天炼着,半信半疑的心珊没去,苦难的人生给我带来的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后来邻居又送来了《转法轮》一书。当我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后,才茅塞顿开,原来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书中讲;“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心中的结解?了,健康状况逐渐好转,我又获得了新生。

由于没有好好看书,学法不深,得法后功炼着,药也吃着,那几个月,心里一直作着斗争。医生说,我的病只有三到五年的活头,到现在算一算这不没几天了。不吃药能行吗?那些药花了那么多钱买的,不吃了,我舍不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着心,你抱着各种有求的目的来学功,学大法,那你什么都学不到的。”“你放不下那个心,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师父讲的道理明白,但做起来真难。有一天,我丈夫对我说:“这功好,这是宇宙的法,你学吧。要想学就学好学到底,要不就别学,我相信你一定会学好。一定能做到的。”在丈夫和家人的鼓舞下,我有了决心,我把剩下的药都仍了,我把有病的思想也全部放弃了。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98年3月开始,我不壅去医院了,因为我要修炼了,我感到一身轻。

得法以来,由于没能认真学法,在每一个层次上都耽误了很长时间,不仅过病关拖上好几个月,梦中的考验每次都过不去,睡梦中会遇到各种各样名、利、色、情的考验,我全过不去。我问自己为什么、我找不到答案。内心很痛苦,经常是我一个人的时候,骂自己,打自己,恨自己:“我怎么这么笨。长了个猪脑袋,天天起早贪黑地炼功,关还过不去。”我为了怕过关,晚上不敢睡觉,经常搞得我又困又累,伤心的眼泪没少流,心里呼唤着师父:“师父啊,给我换个脑袋吧,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修不了了。”正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98年8月在新加坡法会上有幸见到了师父。第一次见到师父真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我百感交集,同师父握手时,只说出了五个字:“师父,对不起。”我哭了,好象久别的孩子,回到了亲爱的母亲的身边一样,即羞愧又幸福。师父握着我的手,仿佛在引着我向前走,向前走,功友们的心得体会对我启发也很大。我暗暗下定了决心,我要精进,我要回家。

通过新加坡法会,找到了自己问题的所在。层次的突破是靠修心性修出来的,心性的提高要有法来做指导。我只注重了炼,而没有注重修。应该加强读书学法。回到日本后,每天早起炼功,白天看书,背书,抄书,外出走在路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每天都在变,我不壅怕过关了。正象师父说的:“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圆满。”我不需要师父给我换脑袋了,通过学法的深入,我发现脑袋在不断更新,智慧在不断增加。我更加清楚自己应该怎?对待人生了。

在刚来日本时,因是癌症患者又加上血液被染上肝炎菌,我每个月可以领到政府给的营养辅助,自从新加坡回来后,我有时间就琢磨这件事。现在既然我没有病了,政府的这分辅助就不应该要了。可又想,又不是自己要得,是政府给的。心里正在矛盾的时候,耳边仿佛响起了师父的声音:“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不失不得,得就得失。”,“你这颗心能够放的下,你就什么都能放的下。在物质利益上叫你放,你当然就能放得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么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炼的目的是修那颗心。”我想我学大法了,就要提高心性,不应该得的就不能要了,我决心退掉它。于是找人打电话给福祉社要辞退那份营养辅助,但福祉社的工作人员说:“不行,这是国家应该给你的?,是对残疾人的关心照顾,不能退,为什么要退呢?”家里人也反?我说:“炼功走火入魔了,成了精神病了,炼功炼傻了。”可我知道我没有病,更没有精神病,我要成为返本归真的真修第子,就应该按这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很着急,语言又不通,但我决心一定要辞去这份钱,于是我再找人帮助退钱,结果还是没退成,好象这钱不要就不行。家里人说;“政府都说不行就算了,别退了,那么认真干啥,没病就行了。”可我想,师父讲:“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还说:“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我决心不管家里人或政府怎么说,不管别人说我是傻子,是精神病,我都不在乎。我于是又一次找人帮忙,终于在98年8月底退掉了这份营养补助。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又迈出了一步。

98年9月,在瑞士法会上再次见到了师父,我的心情格外轻松,我为我能以崭新的面貌重新出现在师父的面前而高兴。

从瑞士回来,开始了大消业。腿疼的不能走路,不能站立,上厕所都要爬着。单盘只能坚持二到三十分钟,一直支持我的孩子都看不下去了:“妈,别修了,多遭罪呀,修那佛干啥呀。”但我想:我再苦也愿意,前半生我也那么苦,争来斗去的活得那么累,不知道为什么活着,现在我有了这部宇宙大法,我死而无憾。师父讲:“消业就痛苦,哪有那么舒舒服服地长功的。”自己的业就要自己还。三个月后,业消下去了,双盘突破了一个小时。

同年12月底,一年一度的医疗证又要更新了。接到通知,我不加思索地写了回信。我说:经过修炼法轮功,现在身心健康,不需要上医院看病了。在说明今后不壅就诊的理由后,顺利地办好了辞退医疗证的手续。

谁会想到一个时刻都需要人照顾的人变成了如此健康快乐的人。我每天可以向正常人一样上班。虽然收入不多,但我的家庭充满了快乐。这一切都是法论大法的威力。我要珍惜这部宇宙大法,我要努力在大法中精进。感谢师父,由衷地感谢恩师赐于我真、善、忍大法。我也深深的感谢我的丈夫和儿女对我的支持,深深的感谢支持帮助我的同修。

(1999年日本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