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得重生 跳离苦海 勇猛精进修心性 早返家园

日本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07月22日】

我是住大阪的学员,叫xxx,今年29岁,现改名茹野美惠子,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全家人都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今天能够有机会同大家相互交流修炼中的体会和感想,感动的心情难以言表……,下面把我得法前后及修炼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一下。

我出生在一个世代信奉佛教的家庭,从懂事起就同妈妈一起烧香、拜佛,十几岁的时候就比较早熟,总觉得人生苦短,自己的命运仿佛秋风中的一片落叶,匆匆几十年,转眼即逝,谁都逃不出生、老、病、死的安排,不知人生的真正意义在哪里,这种悲观厌世的思想整整折磨了我十几年,苦不堪言,为了得到真正的解脱,经常钻到佛教经典中去寻求,我能背诵心经等许多经文,每天佛号不离口,后来又看了“金刚经”,即使这样思想上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升华和解脱,苦苦折腾了这些年,活得好累、好苦,生活在哪里心里都不踏实,总象没有“根”的感觉。在这期间总是做一种稀奇古怪非常美丽的梦,梦见自己在空中无忧无虑地飞着,穿着白色的罗裙,楼台、亭阁随处可见,在白雾飘渺中,到处都是象牙色的、非常祥和的氛围,舒服之极以及清香的气息更是难以言表……,当我从梦境中回到现实便越发觉得人活得太苦,难以摆正关系,经常有轻生的念头,我知道自己不想这样,是清醒的,但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就这样,始终封闭着自己,不愿多说一句话,消极地对待人生。

98年8月,有缘结识了〈〈转法轮〉〉这本书,一下子我就被李老师那高深的法理吸引住了,一口气读完后,两天两夜没合眼。真不相信世上竟还有如此震撼人心、催人泪下的宝书,她使我如梦方醒、毛塞顿开,老师帮我解开了人生中许多想知而不得其解的问题,打开了我封闭已久疲惫不堪的心结。那几天我经常泪流满面,思绪象决堤的潮水久久不能平静,越想越对这部大法倍感亲切,一股无法抑制的力量使我走上了真正的修炼之路。通过反复听录音看录像学法读书,使我越来越明白了。正象〈〈转法轮〉〉(第4页)中写到;“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需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第141页)“在大觉者们看来,当人不是目的,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大法字字句句照亮了我的心、这些年一切的压抑、不愉快一下子烟消云散了、那种真正解脱的喜悦心情难以描述,不知不觉中我所有的心病都奇迹搬地平复了,人生真正有了意义,心灵所产生的巨大变化使我越发的珍惜法轮大法。我知道,我能有今天都是缘分化来的,心病的康复是用多少钱都求不到的。

正象李老师所讲的那样,修炼的路上不会一帆风顺的,人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和放不下的执着,各种心性摩擦和身体消业接踵而来。

我的父亲患癌症去世了,因我一直在国外,身体又不好,过逝近四个月后我才知道消息,那段时间时常回想父亲的音容笑貌,恨自己不争气未能见上老人最后一面,总是流泪,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后来竟发展到自心生魔,晚上一闭眼就看见父亲哭哭啼啼地让我给他治病,被病魔折磨地死去活来的样子时常显现在眼前,我意识到这是魔在利用亲情在干扰,不让我修炼。师父(在141页)讲过∶“修炼就是在这个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着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我要想修炼,人的这个情就得往下放。经文“修者忌”中也写到∶“执着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当我悟到这层道理时,想到人已过逝了,我们父女的情缘已了,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

还有在身体上、皮肤上、胃肠上也相继消业,有七、八天心脏感到很憋气,心象跳到嗓子上似的,都快动不了了,我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往外排脏东西。由于我始终把自己当做真正的炼功人,没吃一粒药,所以关很快就过去了。

最使我感到大法威力无比的神奇力量的是从前执着追求的佛教经文,在不知不觉中全部从大脑的记忆中抹掉了。李老师真的在管着我,否则我想我是很难避免不二法门的干扰的。

通过学法、炼功,思想在不断地升华,心情越来越好,家里又有了欢声笑语。我、公公、婆婆、丈夫、孩子、学员们经常在一起炼功、学法,几个月后,全家人都有很大的改观,都变得身体强壮了。特别是公公的脑血栓,通过修炼奇迹般地消失了,个个精神饱满,每个人都真正地体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的皮肤比以前细嫩了许多,觉得年轻了好几岁,大家都亲身感受到法轮功是真正的性命双修的好功法。

由于我对大法的认识有一段时间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有理性地认识法,致使自己产生了很大的欢喜心,神神叨叨的,理智不清的陷入对大法的感恩戴德和对老师的感激不尽中,没有很好地摆正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关系,家庭生活搞得一塌糊涂,孩子也不喜欢了,丈夫下班回到家也吃不到可口的饭菜,房间卫生也不做,每天就是学法炼功、炼功学法,公公,婆婆一再善意地提醒我摆好修炼和生活上的关系,可我还是不悟,最后婆婆终于被气走了,这样我才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不知所措中还觉得很委屈,总认为我学大法、感激师父没有错,为什么不理解我呢?如果没有师父传大法,也许今天我仍然陷在痛苦的深渊中不能自拔。那段日子里我的心里真不平衡,泪水湿透了枕巾,嘴也坏了,这个心性关怎么这么难过,心乱如麻,功也不能炼了,每天不停地放普度、济世的音乐。听着那悲壮、催人泪下的音乐,心绪渐渐的平静了,想到佛为了普度众生,所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都能坦然而过。〈〈精进要旨〉〉中“真修”的话一下子点醒了我∶“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着。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你们知道吗?佛为了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进天国吗?”看到这里,我的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了,觉得非常惭愧。于是我悟到这是隐藏在心灵深处那个不能被伤害的常人心在起作用。在矛盾中,我就心里不平衡,为私、为气、自谓不公,这不是恶者妒嫉心的体现吗?况且大家提醒我摆正修炼和生活的关系是对的呀,大法是园融的,人类社会是大法的最低层次的体现,我首先应该做一个好儿媳妇、好妻子、好母亲,正如转法轮(第290页)中讲到∶“……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地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如果人们看到大法弟子除了炼法轮功,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做,这不是破坏大法形象吗?婆婆正是看到我在走极端,善意地劝我摆正修炼和生活的关系,帮助我提高,我却以怨报恩,我算是什么炼功人?想通后,找到并真正放下这颗心时,一下子感到全身轻松了,于是我用实际行动纠正了自己,真诚地向婆婆道了歉,希望婆婆能谅解我,我和婆婆又和好如初了,这一关我整整过了两个多月。正如师尊说的那样∶“你要修炼,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现在我每天都在学法,通过自身的变化和思想上的逐步升华,真切地感受到大法无边的内涵,越学越感到自己那么渺小,我庆幸能在今生今世闻听到法轮大法,得到恩师亲自传度,将我从茫茫苦海中解脱出来,解决我将来永久的问题。我经常被师父宽厚仁慈、博大的胸怀和洪大的威德所感动,特别是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答疑中有番话∶“你们许许多多的东西我给你们消掉了,实际上是我在替你们承担,谁都不可能说犯了罪,犯了错误不还,这是绝对不允许。这是天理。”每当看到这里,泪水总是止不住,那份感激是人类的语言所不能表达的。我默默地告诫自己,只有以法为师,努力精进,早日圆满来回报恩师所给于我的这一切。

我的变化使国内的亲人信服了,都说这个功真是了不起。娘家的妈妈、哥哥、姐姐、姐夫们都相继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到今天为止,我在修炼过程中没有遇到什么生死悠关的大难,都是些生活中的小事。我知道将来法对我的要求会越来越高,但我将坚信大法不移,我发愿∶今生今世心系大法,一修到底,一定要给我的人生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这条修炼道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要为自己负责,不管今后遇到什么磨难和心性的干扰,都要严以律己,慈悲待人,时刻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修心断欲,勇猛精进,在通往返本归真的大道上,坚定地走下去,争取早日圆满,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

(1999年日本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