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大法 坚修至圆满

日本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07月22日】

大家好!我叫xxx。我是今年年初得法的,还只能算是一名新学员。我有缘得法的起因,是我母亲在回中国时,朋友送她一本「转法轮」并告诉她回来一定要看。回到日本后,母亲告诉我这本书讲的似乎是佛教的东西。我是抱着好奇心翻看了一下,但立刻被里面所阐述的「佛法」深深吸引住了。我如同进入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那些新奇、令我震惊的景象、让我留恋往返、欲罢不能。当我看完这本书之后,激动的心情使我立刻就想把我所知道的,告诉给我的亲人,朋友们。我对母亲说这本书不能说是佛教的东西,它讲的是博大精深的「佛法」。

以前,我没炼过任何的功法、并不是不相信气功、可能是那些功法对我来说缺乏吸引力,也可能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法轮大法」却让我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法轮大法」的功法简单,走的是大道至简至易。五步功法简单易学,一步到位。这就无形中增强了我炼功的信心。特别是书中所讲的:炼功不讲时间,方位,老师给学员小腹处下上法轮,法轮二四小时常转不止。人不炼功,功炼人。以及人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心性多高功多高,等等。大有让我相见恨晚的感觉。又恰逢今年二月十四日,在横滨召开了法轮功学员心得交流会,有幸听了学员的心得交流,又参加了集体炼功,就这样,我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

在我刚得法不长的时间里就经历了两次心性上的考验。一次的起因是我来日本的第三年时得了花粉症,以后每年的春季都要发作一次。一天到晚鼻涕,眼泪不断、喷嚏也一个接一个、搅的家人都睡不好觉。今年也不例外、严重时、一天只能睡上两、三个小时的觉,手纸一晚一大盒子也不够用。以前别人向我介绍了一种针剂、打上一针、可以保证一年不犯。近两年、我每年都打这种针剂、但是它不去根、来年还会发作、而且一次次比以前还要严重.即便是这样,那种针剂对我来说还是有很大的诱惑力。因为它毕竟可以解决一下燃眉之急、缓解一下病痛。开始我想、先打上它一针这样炼功、睡觉时就不会因打喷嚏、流鼻涕而影响别人、学法时也更能静下心来。现在看来这种想法不但幼稚而且可笑。可在当时我经历了相当激烈地思想斗争、我已经做好了去医院的准备、可又觉得不妥、因为我已经得法了。我这样做能算个修炼者吗?这样想、那样想、不都是为自己那颗不好的心在找理由开脱吗?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说:你放不下那颗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师父还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最后还谈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想起师父这些慈祥的话语、仿佛有一股力量注入我的心里。坚定了我不去医院的决心、两天后我就感觉到大法的神奇力量。我同正常人一样了。鼻涕、眼泪、喷嚏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周围人听说我没有打针、吃药都感到不可思议、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通过这件事增强了我对大法的信心、在以后的消业反应中也没有吃一粒药。我真的从心里感谢慈悲的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还有一次是三月末的一天,我在路过一家中古车场时,突然看见了一部漂亮的改装车。当时就想买下它,可是心里又很矛盾,因为我当时开的车子还有一年半的车检,另外我已经得法了。这样算不算执著呢?又觉得这么漂亮的车,可能碰上的机会不多。我终于没能经得住那部车子的诱惑,不顾经济的强为,买下了它。听到别人说我车子漂亮,我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可是没两天车体就被人划了几道印,当时我气得不行,可是又一想,我是修炼者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算了吧!可是事情没就此而止,五月份的一天,我的车子停放在停车场里,四个轱辘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车体的样子惊得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在日本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思想有点一下子接受不了,过后我想起师父曾经说过;”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师父还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再说也许是我以前欠过人家什么,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划车的人,偷车轱辘的人,必须用他的德来交换,我们炼功的人需要的不就是德吗?是我的是不会失去的。回头再看看自己,气恨,谩骂这能算是一个修炼者之忍吗?师父说过;”你不去爱你的敌人,你就不能圆满。”相比之下自己的思想又是差得多么遥远啊。

得法以前我喜欢打“扒金库”,而且还上了瘾,甚至不上班去玩的时候都有,熟人遇见我时,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又去“存钱”去了。我也只好自我解嘲地说;啊,没关系,我这是零存整取。”其实我一直都是在“零存”,妻子也因此同我多次吵架。可每次我都振振有词跟她说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呀,日本的工作紧张,轻松一下有何不可?学了大法之后,我明白了打“扒金库”是一种强烈的欲望,一种强烈的执著心。是修炼人应该去的。再说就是赢了钱你不也是用自己的德在交换吗?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做不失者不得,得就得;你不失要强制你失。"在这以后我再也没玩"扒金庫"。我妻子多次同我吵架解决不了的问题,大法把它轻易地解决了。妻子也感到大法的神奇力量,也看书,看录像,听录音,也成了一名大法修炼者。现在就是在生活中有了摩擦,我们也会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们都知道做为大法弟子有了问题应向内去找。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

再有家里曾经养了十几条漂亮的热带鱼,全家人都非常喜欢它。我每天下班回来都要观赏一会儿,其实做为一名修炼之人应该做到"不杀,不养"。况且那种喜爱也是一种执著心。所以我和妻子便把它们送给了别人。以前朋友到一块、总是喜欢喝点。但做为修炼的人来讲、喝酒也是一种执著、这种执著心应该去、所以从得法时起、我就坚决地把酒戒掉了。朋友怎么说我、我都不放在心上、因为我是一名修炼者吗!

在修炼过程中、我也经历了梦中过关的事、都是对我心性的考验。过的好的、我没有沾沾自喜、过的不好的、我会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社会上要求自己从做一个好人作起、不断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放下常人"名、利、情"。不管修炼之路有多么漫长、多么艰难、都改变不了我那颗修炼之心。最后、愿以师父的:"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与大家共勉。

(1999年日本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