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心, 勇猛精进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02月22日】

我自1998年5 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大半年,越来越体会到法轮大法的威力,越来越感到法轮大法的珍贵。我们得法不易,我是得法恨晚。一生都在苦苦探索,特别是近十几年来,从研究特异功能,人体科学,练气功,到研究佛学,认识到科学的局限,宇宙的广大,认识到人必须修炼,通过修炼得道成佛。心里一直渴望着找到一位明师,一个能真正让人提高的法门。

1997年初无意从计算机上看到《转法轮》这本书。看了几段,知其不凡,便将全书打印了出来。一口气读完,兴奋异常。它解答了所有缠绕在我心里的问题。於是叫在国内的父母帮忙找《转法轮》和李洪志老师可能写的其他的书,可他们跑了很多书店都没找到。由於我於91年便来美国,不知国内已有这麽多的人在学法轮功,更不知李老师已停止传功。当时还盘算着回国去找李老师。可没能成行。一年多後,终於在一份中文报纸上看到法轮功学习班的消息。非常高兴,赶快去学了。从此每天在家炼功,周末去炼功点。

然而,真正开始认识法轮大法是在修炼了一段时间後。尽管我完全接受李老师讲的法理,而且也认为法轮大法是最好的修炼法门。以前我所接触到的气功,都只是教人怎麽求功能,怎麽治病,根本不是修炼。但是我并没很相信法轮大法的威力,也没有很强的信心。只是修炼修炼再说,走着瞧吧。

修炼了几周後,不知为什麽,开始觉得心里很难受。有时难受得坐卧不安,心烦意乱,有时还出现人在紧张时才会出现的状况。有一点很明确,一方面我希望相信大法(我知道信才能修上去),另一方面又在怀疑。因我看到或听到的有些学员的修炼状态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这到底是怎麽回事?难道是我错了,是我对修炼的方法认识不对?我努力想走出这种状态,可没办法。这时刚好有机会得到李老师在济南的讲法录音,於是利用每天开车上下班的时候听。逐渐地我发现,只要听见老师的讲法,只要听见老师的声音,这种难受便减少。老师的声音非常亲切,非常有力量,似乎每句话都走进了我心里。没有听时,难受又会开始,但减轻些了。两遍听完,彻底解脱了。这是首次真实地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老师法力的强大。我同时也发现难受的原因是对大法的理解不够。看了两三遍《转法轮》,我以为了解了大法,其实并没有真正体会到它更深的内涵,没有认识到这是一本能够真正指导人修炼的书,也没有真正认识到这一法门修炼的特点。老师在通过这种形式点化我,让我多读书,加强学法。我也明白了很多学员都是在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都处在不同的修炼层次上。

老师说这一法门是要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在常人生活中去掉执着。我也曾怀疑, 这样能修上去吗?我知道我有很多执着,对情的执着,对自我的执着。不能执着的道理似乎都明白,可很难去掉。平时和炼功时各种想法和念头不断。每个念头後面,我都看到一个执着心,心里很着急。比如,尽管自认为已把名利看得很淡,但很多念头都反映出一个虚荣心的存在。在意自己在他人眼中的看法;希望别人认为自己不错;工作中总想表现得有能力。可从某天起,发现只要我有这些念头时,头便会难受,多想几分钟甚至会疼。只有当我停止这个想法或念头时,难受便停止了。这种现象每天都有,而且随时发生。不是我意识到我不该有这些念头而难受,而是难受了才发现自己不对,应该停止。终於我明白了,这是老师在管我,老师的法身在帮我去掉执着,在帮我提高。老师的话千真万确,只要修炼,很多东西都会在功中显示出来。很快我的杂念少多了,心也清净多了。工作和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不会让我放在心上,不会引起心里的波动。一下觉得海阔天高,轻松自在。而且对以前的各种爱好,如运动,电影,摄影,都自然而然地失去了兴趣。心理的安宁与祥和也越来越多。我对老师有表达不出的感激。

有段时间我没有那麽精进了。客观原因是忙,自己找理由是没时间。炼功时间越来越少,甚至有时不炼。我意识到不对,可没有足够的毅力去坚持炼。从有一天起,每天早上五点多钟便醒了。我一贯是一觉睡到大天亮的,为什麽这麽早便醒了呢?头几天我以为是太累引起的,後来忽然意识到这是老师在叫我起来炼功呢。於是醒来後便开始炼功。尽管晚上经常很晚才睡,炼功时一点睡意也没有,头脑很清醒,效果非常好,白天也精神十足。我明白了,炼功是严肃的,必需吃苦。老师告诉过我们“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我这点苦都不能吃,那还谈什麽修炼和提高?越在困难的情况下,越能考验我们的心是否坚定,越能提高我们的忍耐能力。

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便很想见见李老师。我知道这是执着,但还是想见。我是想通过见到老师而从感性上加强我的信心。老师在新加坡、加拿大和瑞士的讲法录像陆续传到了我们炼功点。我经常看着看着,泪流不止,这种感觉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老师的讲法和形象彻底让我信服了。老师是真正来度我们的,是来帮助我们返回天国,他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不虚的。我们能够听到老师讲法,能够成为老师的弟子,是我们永远的幸运。我满身业力,老师还要来帮我,这是多大的慈悲,我还有什麽扔不下,断不了的呢?我还有什麽苦不能吃的呢。

越修炼越看到自己的许多执着心,有时很着急。老师给了我们机会,让我们修炼上去,我应该精进、努力啊。可当这种念头太强时,我不知道该做什麽,心放在哪。每做一件事便怕自己执着,於是总是忐忑不安。老师已告诉我们,他给了我们时间修炼,修炼得慢慢来。怕执着也是执着。我知道我这种状态不对,但无力改变。於是增加了每天读书的时间。每次拿起老师的书,便感到心安多了。老师说“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我着急、担心,其实是我不坚定这样的认识,我在求了,在求长功。心性的提高是长功的关键,而心性的提高是因为执着心的不断去掉,包括对各种事物的追求的这种执着。当我把这颗求的心逐渐放下时,这不安便没有了。

这种追求之心也经常反映在炼功上。炼静功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杂念,甚至平时都没放在心上的事都会泛起。我想抑制,但抑制了这个念头,另外的又起。老师说想通过甚麽方法而达到入静,从高层次上看便是练邪法。後来一想,有杂念是因为我有执着心,看看有些什麽念头经常起来,也许能看到有哪些执着心没去。的确很多念头都来源於平时没有注意到的各种放不下的心和执着,特别是有求的习惯,炼静功时我经常在想修炼的事,我在求长功。修炼是无为的,修心是提高的关键,有求之心必须去掉。逐渐我也发现,只要心性提高一点,杂念就少一些,而且能够静坐的时间也自然会加长一点了。

得法不易,我会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勇猛精进,功成圆满!

(1999年2月美国西部洛杉矶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