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法中得到升华

吉林省大法学员

【正见网1999年11月22日】

我叫xxx,今年29岁,长春市人。在银行工作,我是从96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到 现在已经3年多了。7月22日我看定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并要取缔,就和其他两位功友一起来到北京上访,走的时 候没回家,也没有和单位打招呼,当时就想着到北京去维护大法,至于去了怎么做、采取什 么形式也没想,来了一看没有什么活动就回去了。当时一是怕心较重,另一个就是没有悟明 白。回来后方方面面的干忧就都上来了,派出所、单位、家里一次次地施加压力,让我写保 证。尤其是单位一再说如果再不脱离法轮功就要开除我,把我送到派出所,妈妈、爱人、亲 戚甚至连以前炼功的功友都来劝我,妈妈心脏病犯了,住进医院,爱人也拿离婚来威胁我, 单位同事都说我太自私,不顾亲情,是破坏法,当时我心很乱,六神无主,怎么办?后来我 想这不就是考验我对法坚不坚定吗?关键时刻是站在法上认识法还是站在人的基点上执著常 人的情,执著常人的理解?悟明白了,心放下了,单位也没有开除我,行里各级不断找我谈 话,专门办了一个学习班,当时我想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上也不能阻止宇宙大法的弘 扬,就不断地向他们弘法,让他们了解真相,开始他们很生气,后来就说要研究研究《转法轮》,这期间我几次想到北京去,但一直没有走出来。心很坚定,也知道要维护法,但还是 有顾虑,不知怎么做,没有以法为师,总是有想等一个什么活动的心,基点还是停留在我修 炼上,总是想该我走的关师父都会安排的,师父在“挖根”中说“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 讲明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 跟我走……”是啊,自己也是大法中的一分子,看到大法被破坏,怎么能呆在家里不动呢?10月26日,我听说要定法轮功为邪教,就决定去北京上访,这一次我的心很平静,没有冲动, 因为前一段时间的名、利、情在维护法的过程中变得渐渐淡了,不象以前那么执著了,怕心 也不那么重了,当时就想在关键时刻我要怀着一颗善心去讲真话,去维护法。正念一出外面 的干扰就上来了,什么这位功友因上访被打伤、打死、哪位被劳教,电视宣传等等弄得也很 紧张,我当时还有点执著夫妻的感情,没想到走之前,爱人拿来一张介绍信说要离婚,我想 这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这不是在催我走吗?当晚我就高价买了张车票,独自进京上访了。刚 到信访办就被守在门外的警察叫住。当时我的心很平静,后来我家乡的警察提审了我好几次, 对我出奇的好,不想遣送我,但是我当时人为地想进拘留所或劳教,就连走也没走,甚至没 有想到找其他途径去反映真实情况。基点还是停留在我修炼上。现在我真是体会到难并不可 怕,关键就是走出来的那一瞬间最难,基点站在法上,你把它看淡了,一步就过来了,在拘 留所里,大部份是功友,一起学法,炼功,互相切磋,真是一个修炼的好环境。从拘留所出来,我决定再一次上访,因为法还没有正过来。这时候干扰又上来了,思想业的 干扰产生了不信,尤其个别功友的干扰也很大,拘留所中的一位功友说出她的体会:她认为 老师说了,修炼是不断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认为维护法也是颗心,要把这三个字也舍掉。 现在想来这种状态正是停留在为私为我的“修炼”上,当时因为我心里有一丝困惑就有点犹 豫了,在对与错之间徘徊,思想中又返出4月25日、7月22日甚至10月26日几次大事,我都走 出去了,能圆满了,现在想起来我是多么的自私呀!还是停留在我圆满这个私念上,真是愧 对师父的慈悲,师父说:“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后代大法流传所定的不变不破的形式, 这样大的法不是一时热就完事了,万世永远都不能出一点偏差,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 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是呀,这宇宙中一切都是法开创 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师父在正法,在破除旧宇宙的势力的干扰,我们的修炼 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以前我忽视了一点就是什么事没有在师父那一面考虑,没有想到自 己每做一件事都是和师父在一起的,是助师世间行啊!表面上去北京上访无门,但我还要去 用大善大忍之心对待一切败坏的势力,“败物灭,光明显”宇宙的神为法可以付出自己的生 命,在这旧宇宙败灭、新宇宙诞生之际,我愿挺身而出,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为此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因为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

(九九年中国法轮大法法会-广州)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