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是提高的根本 环境是提高的关键

美国塞班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08月15日】

我今年29岁。我从小就觉得做人很苦,不想当人。常想:“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世界?人生下来没几天好日子过,还要奋斗一生,到老也不免一死,做人真没有意思。”在家庭环境的影响下,我对玄学很感 兴趣,看了不少这类的书,后来信了佛教经常上庙里拜佛(其实是求佛),以为这样就可以解脱生死,曾经 唉惜过:“为什么我不生在释迦牟尼佛时代能听到佛法呢?这样可以修成罗汉跳出三界,不受六道轮回之 苦。”但是在常人这个大染缸里,随波逐流,越来越看重名利,以为人就是这样活着的,也想在有生之年创 一番事业,在生命的旅程中留下一点光辉。庆幸的是法轮大法唤醒了我,给予了我新生,使我从常人的名利 堆中爬了起来,让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返本归真!现在我谈一下我几年来修炼过程的一些体会。

一.学法是提高的根本

1.明法理,中士变上士。

我是95年4、5月间得法的,当时只看了一遍《转法轮》以为看过书了,动作学会了,这就是修炼了。平时也 不经常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象老子讲的:“中士闻道,若存若亡。”因为只看了一遍书,只是明白 了从常人起步的一些道理而矣,至于具体如何修炼根本就不知道,所以表现行为还象一个常人。对老师的要 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觉得很难做到,心想修炼太难了,但又知道大法好,不修也不行。那时还想: “师父给一些弟子两年时间开功开悟,我自己根基不好,心性差,别人修二年,我修十年算了,修个罗汉就 够了。再不成,我就修它一辈子,这样总能成了吧?如果再不成就下辈子接着修。”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 多,总觉得自己修来修去,没啥提高。在《转法轮》P32讲:“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不长功的真正原因是自己不懂得去学 法,没有高层次的法作指导,就不能指导如何修心性,不修心性就不长功,所以一直觉得没有什么提高。

96年6月来到塞班,到10月才看第二遍《转法轮》,看时总觉得这本书好象从来没有看过一样,但还是没明白什么。到97年回国过春节,刚好那时国内开始兴起学法热,各地都组织学法。我参加了一次系统的学法,四 天把《转法轮》等大法书学一遍,我们读几个标题就停下来讨论一下,就这样我们悟到了许多法理,体悟到 大法奥妙无穷,和师父很多巧妙安排。每天都有不同的学员加入我们的学法小组,他们带来的问题刚好与我 们学的章节有关,使我们悟到了那层法理,又使来的学员把问题给解决了。我们学到《转法轮》P326:“大 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 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为什么修到罗汉吃多大亏还 乐呵呵呢?往深一想:这里有一个得与失的关系,在《转法轮》P127讲:“得到的那是什么呢?就是层次的提高,最后得正果,功成圆满,解决的是根本的问题。”还讲:“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比如说我们常人有各种不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做了各种不好的事 情,会得到这种黑色物质??业力。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 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师父在《转法轮》“业力转化”一节中还讲了别人对你不好时,他会给你德,自己 的业力也要转化成德,同时他提供了一个环境给你提高心性,那么心性多高、功就多高,真是一举四得!那 我们在吃亏时还不乐呵呵吗?真要谢谢那个对你不好的人呢。我明白这层法时,心一下就放下了,以前觉得 修炼很难,其实难是难在怕吃亏,和那些在常人中放不下的执著。现在明白了,修炼就是要吃亏,就是要吃 苦!这次学法尝到了甜头,回到塞班后就坚持天天学法、炼功,慢慢从一个中士变成了上士,开始勇猛精进。

2.反复通读,大法显奇迹。

当我第一次看到《在美国讲法》时,觉得师父讲的宇宙简直太大了,大得不可思议,人的脑袋根本就无法容 纳得下。师父还讲了许许多多的天机,我觉得简直就是在拔我们起来往上摆,那种心情真是无法言表,也无 法用任何语言来感激师父。在《精进要旨》‘博大’中讲:“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 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于是,我就反复地看《在美国讲法》,每看一 次,明白了一些,再看又明白了一些,一直连续看了5、6遍,师父讲的宇宙结构的概念,慢慢就在我脑海中形成了,心的容量也随之扩大,看事情的角度也发生了变化,好象一下子站在很高的地方往下看,觉得地球 太渺少了,而人所执著的东西,更是连尘埃也算不上,我们还有什么好执著的呢?

在《转法轮》P25讲:“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接着在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学《在美国讲法》,有一次学法时,那天我觉得浑身 特别的痒,痒得象针扎一样,越挠越痒,只好强忍着。学着学着身边的小白突然说:“你身上闪光啊!”我 说:“别管这么多,先学法!”但是过了一会儿,小白又说:“啊!你身上真的闪光哩。”她指给梁翌看, 但梁翌没有看见,等我们学完法时,那个闪光更明显,这趟我们三个都看见了,身上象撒满闪光粉一样,很小很小的一粒粒发着绿光,当时我们非常高兴地说:“这是功呀,可能老师看到我们人少,就显现让我们看 到我们自己修炼的成果,给我们信心。”之后,我们更加勇猛精进,刻苦炼功学法。

3.梦中过生死关

《在美国讲法》P58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这个关系到能不能圆满的问题,要放下生死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是通过长期修炼作为基础的。随着不断地学法,明白的法理 越来越多,从理性上认识大法,体悟到法的庄严伟大,明白修炼是伟大殊胜的!渐渐地对常人中的事情也就 越来越淡了。有一次在梦中,梦见几个和尚用一个绳圈套一个小和尚,一下把小和尚的勃子给套住了,勒得 很紧,那小和尚脸都发紫了,我当时知道如果不解开,他就会发疯咬人,如果他不咬人,他就会死,但谁给 他咬了,谁就得死。当时我没想太多,冲上去帮他解开绳圈,但太迟了,那小和尚要咬人了,我想:“不能 让他咬别人,那咬我吧!我是修大法的,不怕咬,就算我真的死了,可能也就圆满了。”心里很坦然地抱着 他,让他咬,他一口就咬在我的手臂上,奇怪也不痛,没有什么感觉。这时闹钟一下把我闹醒了,醒来后, 心里甜滋滋的,明白自己在梦中过了一次生死关。能过生死关,主要是通过反复学法,明白法理才能指导过 关,所以我认为:只有反复学法才是提高层次的根本。

二.环境是提高的关键

1.环境是自己开创的。

96年来到塞班后,只是一个人独修,感到非常苦,我也曾经向亲人弘法,他们不理解、不相信。我也只好不 勉强,自己修自己的,虽然那时候很不精进,还很常人,但是修炼的心始终没变。

97年回国探亲时,参加了第一次系统学法,有位学员对我说:“你去塞班可能也不是偶然的,可能是让你在 那里弘扬大法,也许有很多人等着得法呢!但是你自己首先要先修上来。”我想:“对,我自己一定要先修 上来,才能把法弘扬好!”这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精进实修。回到塞班后,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请 师父安排有缘人来得法吧!”果然不出1个月,梁翌就得法了,虽然只有我们两个而且工作都很忙,但我们还是象国内一样安排每个星期学法两个晚上,一个晚上集体炼功。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小白看见我们学法炼功 也走进了修炼的行列。

我自己平时在家炼功,但是总有常人心,有时贪睡起不来,我想我也应该去去这个懒惰心,我就和他们商量 每天早上7点集体炼功,他们也说好。塞班的第一个炼功点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当时我们只有3本《转法 轮》,开始弘法非常的艰难。首先我们借书给人看二个星期,书只能轮流看,非常的紧张。学法交流的环境 也没有国内好,来来去去就三个人,有很多问题弄不懂,一心想着回国修,但转念一想:“我回去了他们怎 么办,我走了不就散了?我不能走,我走了太自私了,我可以放下我的工作,放下我的钱财,但是我不能不 去做辅导工作。”也就把心稳住了下来。

组织大家学法炼功的确很辛苦,但是我觉得这很值得,在《义解》P184讲“其实这个法,我说本来就是宇宙 中的法,也包括大家在内,你们都在这个法中,那么,这个法也是你们的。维护不维护这个法,宣传不宣传 这个法,弘扬不弘扬这个法,将来同化不同化这个法,都是你们大家自己的事。我只能把他讲出来,往这条 正路上带,这是我做的。真正将来圆满,我说那是你自己修的。”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员,自己得法了,看 到别人也很苦,迷在常人中不知为啥活的,我们应该有这个义务让更多的人知道法。

由于自己很多地方没有修好,常人心还很重,有时把握不好,在学法时,经常出现冷场、跑题、聊天等。自 己的显示心和在学员之上的心也都出来了,老是自己抢着谈,好象自己比别人懂得多,有时觉得别人讲得 低,不愿听。后来有些学员不太想参加集体学法了,当时我还认为别人不精进,其实是自己出了问题。所以97年也没超过10个学员。

97年12月我回国参加了北京国际交流会和98年1月在广州梅花园办的广东省站长、辅导员学习班。在这段时 间,我悟到了许许多多的法理,看到了自己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前不明白的心结都一下打开了。明白是自己 修得不好,而影响了弘法。师父在经文《负责人也是修炼人》中讲:“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 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否则会败坏法。因为你们是大法在常人这一层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们工作而 不叫你们圆满。”在《再认识》中讲:“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 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 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回塞班后,我的心变得很详和,不管别人怎样,总是很慈悲,很详和地去对待,心的容量也变大了,好象很 多事也能容忍下来。为了让更多的有缘人早日入道得法,在98年4月19日我们正式开始把炼功点拉出来,每个星期天在美国公园集体炼功。当月我听到了师父在纽约的最新讲法,师父讲:“人类社会上所有的人,都不 是为了当人来的。”(《北美讲法》P3)“他们却都是有来头的。”(《北美讲法》P117)当时我心里一 震,心想:“很多生命为了得到大法而来到人间,但是常人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谁来都给迷住,我们有幸 得大法才能明白此道理,但是现在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给迷在常人社会中,却忘记了他们的初衷!而现在真正 得法的人占的比例太小了。”我觉得我们的弘法工作,做得太不够了。为了使更多有缘人得法,我们要主动 的去弘法,就这样我们决定每个星期天下午5点到7点,轮流到每个制衣厂弘法,把长春做的弘法图片挂出 来,借书给有兴趣的人看,这种塞班特有的弘法形式就这样形成了。当中也经受了很多磨难,在弘法时受到 各种干扰和非议,但是我们都按着“真、善、忍”的要求,把自己看作一个炼功人,严守心性,就算只有一 个人得法,我们也要继续弘扬下去。

同时,我们也在中文报纸上刊登了大法的简介和炼功点的消息。就是通过这种形式,有不少有缘人走上了修 炼道路。慢慢人也就多起来了,98年总共有60来人,修炼的人多了,学法交流的环境也就形成了,先后建立 了4个炼功点和学法小组,这时我真的彻底放下了想回国修的念头,现在大家修炼的体会,就足以使我们对修炼充满信心。在经文《环境》中讲:“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

至今我们塞班已经超过100人修炼了,建立了7个炼功点,还建立了塞班的大法网站,通过电脑网路和世界各 地的大法弟子紧密联系起来。目前学员们对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已经能自己走出来弘法,建立炼功点和组织 学法了,这是我最高兴、最欣慰的事,这几年总算没有白做,就算吃多大的苦也很值得!

2.向内找,修去显示心。

在《转法轮》P224“我们有许多学员,因为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 自己觉察不到。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我从小就很爱出风 头,表现欲非常的强,好胜心、争斗心,很多不好的心也很强。修炼后,虽然把常人的东西看淡了很多,没 有再显示常人中的东西,但是在显示修炼中的东西,我以前曾经搞过舞蹈,总觉得自己动作做得很好、很 准,在国内参加炼功时,别人给我纠正动作时,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偏不改过来(其实是妒嫉心),心想我 做得比谁都好。却没有想到,别人给我纠正动作不就是为了我好吗?不是为了我能够圆满吗?后来悟到了, 别人给我纠正动作时,心里非常感激别人。

在做辅导工作中,也时常表露出显示心。为了表现自己,传一些小道消息,讲故事,好象自己比别人知道的 多,自己也知道这些心不好,但是有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还是自己不想真正的把它挖出来,有时意识到了 也不再往深想,不想碰它。所以师父就借学员的口批评我和点化我几次,使我猛然清醒过来,不能再这样, 这会把学员带偏的,如果真的带偏了,我这可造多大的业啊!

真正去掉这个心是在今年1月,我们应邀去江苏镇江探一个从塞班回去的学员。我们一行四人参加了他们当地的学法,那位学员在学法小组中赞扬我怎样弘法啊,怎样为大法付出啊等。当时我正在悟这个向内找,我觉 得这样不对劲,师父在经文《修者自在其中》中讲:“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 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虽然当时没有怎样动心,但心里还是有点沾沾自喜。学法结束后,我和 我哥谈这件事,他讲:“这也是你的一个修炼环境,你有什么心,就会出现什么环境来暴露你的执著心,目的就是让你发现它,排斥它,把它给暴露出来。”我一听,马上向内找,深深地检查了自己一遍:“啊!是 我的名利心和显示心在作怪。”

虽然自己已经不执著常人中的东西了,但是执著了修炼中的东西了,把为大 法工作的成绩拿出来显示、炫耀,还是为了名、为了利!其实不是我怎样了不起,而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 的具体安排。我悟到了这一点,把心就压下去了。

第二天又参加学法,这次学员们好象没有想起我们似的,快要结束时才想起来:“啊!今天怎么不叫你们多 谈一下。”当时,我们都会心笑了一笑,明白向内找的力量是非常的大,不管碰到什么环境只要向内找,都 能找到自己的执著心的,只要一去掉,环境一下子就会扭转过来,向好的方向发展。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回首这几年的修炼过程,都是一点一点的修上来,执著也是一点一点的去,修炼的人不怕有执著心,最怕是 不敢承认它,发现不了它。只要坚持学法炼功,以法为师,遇到问题就向内找,那么奔向圆满就不远了。

师父已经把上天的梯子留给了我们,就看我们怎样修了,千万不要错过这千年、万年不遇的好机会,愿新老 学员能更加精进,早日圆满!愿还未走进来的有缘人能早日入道得法。

最后,我用《洪吟》中的一首诗和大家共勉。

无存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1999美国塞班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