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

美国塞班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08月15日】

我是东帮制衣厂的职工,我想简单地介绍一下我自己3年来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些体会,我坚信我选择的路是正确的。

1.我为什么相信法轮功?

从小我心地善良,心胸宽广,心正,不爱说话,很爱看书,老想人到底为什么活着?老在思考,但一直找不 到答案。老是寻思:不愿意过得平平凡凡,象常人一的生活,人应该有另外的生活方式,老想过和别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我老是想呀想:应该怎么过?怎么过才对呢?

1992年,那个时候我22岁,还是小姑娘。我的叔叔有一天跟我说:“雪花,你想不想学气功?这个气功挺好 的,能治病,还能给人治病,还出特异功能。”气功是什么?从来没有接触过。我说:“我学。”自从学习 那个XX气功后我很勤奋,早晨早点起来炼功,我经常晚上12点开始炼静功。那个时候我开天目了,我现在觉 得我的天目封闭得不太严,小时候我经常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那个时候我想: 长大以后我一定要解开这个秘密。开天目的那天晚上我觉得有个中年男子在我附近,但是看四周分明是没 有,可是总感觉到有人在我身边,起来搜搜房子,结果没有。晚上12点我炼静功,我看到前额部位黑黑的, 我看到我的脑袋里面是很宽,好象进入另外世界,然后我看到身体里面,黑呼呼的很肮脏,看到肋骨,好象 我进入那儿,感觉象船一样。突然间那个船摇晃得很厉害,我很害怕,头晕得很厉害,翻江倒海,简直受不 了。我说:“我不要了,这样出特异功能,简直要我的命,我才不要呢!”也很奇怪,一说马上没有那个状 态,好象没发生一样。又想:“再试一试吧。”又出现那个状态,脑子里面、身体里面都是翻江倒海,头很 晕,好象我脑子里面一层一层地翻呀翻…(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速度很快,简直里面地震了一样,很厉害,受不了了。我又说:“停”结果又没有那个状态。过几天后,白天我炼静功的时候,看到山,还看到眼 睛,还看到太阳,许许多多……。大概炼了一年,我总感觉到不对劲,炼气功的人之间发生很多矛盾。那个时候我只知道炼气功的不能和一般人一样见识,不能骂人,不能做坏事,可是我看到他们互相之间为钱、为 利,全是为了自己如何如何……。我就不愿意看他们,我又感觉到我炼也提高不了,无法提高了,还有很多很多疑问:为什么?为什么?我老是寻思,想找答案。以后我又学了别的气功,但是怎么炼也提高不了,我 想:“难道真的没什么方法吗?为什么这样过日子。”我都失望了,最后想:“还是平平凡凡过日子吧,象别人一样。”过几天后,我下班回家看到家里有一本书,我问我老公:“哪来的书?”“是我朋友拿来的, 他让你看。”我拿起来看是《中国法轮功》,我看封面师父在莲花上面打坐,满天星星。我一看封面就喜欢 上了,看完后我高兴极了,通过看书我知道了我炼功不长功的原因是“修炼”两个字,以前我只重视炼,不 知道修是长功的关键,必须提高心性才能长功。我真想大喊:“我终于找到答案了。”我老公朋友说:“公 园里面有炼功点,那儿有《转法轮》,那本书写的很详细。”得到这个宝书后,我如饥似渴地读呀读,有时 间就读,困了就睡觉,睡醒起来又继续看,觉得这本书挺好(得法的那天晚上我看到法轮了),它使我知道 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修炼,返本归真,我决心一定修炼到底,修炼就是我的生命。

2.主意识一定要强 

刚得法的时候我很精进,天天起来炼功、学法。那个时候我半夜12点下班,我家邻居也是炼法轮功。早晨3点 半他敲门让我醒(因为我怕起不来让她敲门的),我们上公园炼静功。可是炼静功的时候出现问题了,炼静 功的时候我找不到自己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睡觉了。我知道这是魔在干扰我,我就看书、看书,可 是那个状态还继续出现。问老学员也是解决不了,那个时候我很痛苦,我就默念:“不能睡觉,不能睡觉… ”那么想也没有用,炼静功的时候又没有主意识了,清醒后很后悔,又炼又那样了。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有点 感觉自己在炼功,痛苦极了,我一边炼功一边哭:“这样不行,这样不行。”眼泪不停的流。这个状态持续 了一个月,看书也没用,到底该怎么办呢?我知道这是我以前炼别的气功造成的,难道没有办法吗?有一天 辅导员跟我们说看录象,是师父的济南讲法,看录象的时候,我不断地流眼泪。回家后那天炼静功,我发现 脑袋很清醒,我很感谢师父帮我去了那个魔。

3.我怎么看淡金钱

我的家在延吉,我和老公经营音像商店。刚开始的时候生意不好,一天赚的很少,有一天上午来了两个韩国 人买了好几盘录象带,找钱的时少给了40元,当时我不没在意,旁边做买卖的过来说:“你好好算算,少给他们40元了。”我一算果然少给他们钱了,40元就相当于我们一天的收入,我一想:“我是炼功人,我不能 拿人家的钱。”我就拿着钱追他们,他们已经走了很远,我一边跑一边喊他们:“对不起,我少给你们钱 了。”他们笑着对我说:“谢谢!”那天中午他们又来买了4箱录象带,他们觉得我很诚实,后来他们成了我们的老顾客。

4.我怎么过情关 

我来塞班1年多的时候,一直干活我都很认真,可是有的时候我也会幻想以后回国后跟老公怎么过日子等等…。可是真没想到,此时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男子,长得象我初恋情人,行动、说话象我老公,我看他很面 熟,又对我很好,总是关心我、问我,在远处悄悄瞅我,我们俩眼神一碰,他很不好意思,很不自然,女人 的本性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自觉的我也注意他了,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象我老公呢?”越看越象、越 看越英俊,当时我的心情很愉快,天天高兴,我不自觉的动情了。我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我这样不 行,这样发展下去很危险,这是不道德的,何况我是炼功人!师父是不是在考验我,我得过这一关。”虽然 意识到了,可过这个关很不容易,我发现人想象的东西是物质,他阻碍我的主思想,为了过这一关,为了放 弃这个坏思想,我老是提醒自己:“好好把握自己,发现就去掉、去掉。”近四个月,我终于战胜这个坏思 想,见他时心里很平静,根本不动心,象对待其他人一样。我过了这关后,他马上回国了,我知道这是为了 去我的执著心,感到是师父巧妙的安排。

5.炼功人之间的情

对我来说最难放下的是炼功人之间的情。因为我们跟常人差距很大,所以看常人是很难受的,跟他们没有共 同语言,他们所作所为很可笑的,他们也理解不了炼功人,可是我们要符合常人社会修炼,离开他们就修不了了。我和侯桂芝是住一个房间的,两个人都是炼功人,我们很亲密,吃饭也在一起吃,上班也是一起,老 是在一起,没有你的我的,太随便了,象亲姐妹一样。可是她回国之前我们发生了很多矛盾,跟以前不一样 了,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了去我们的执著心,师父安排的,要找自己的原因。可是两个人不谈自己心里话,互 相见面也是不说话,她怨我不象炼功人,我说她不理解我,发现我的执著心也不帮,只顾自己。时间长了, 两个人矛盾越来越大,我老问自己:“为什么?哪错了?我是不是太关心她了?这是不是执著心?”后来我 想跟她客气点、尊重她,可是一见她,她那个象木头一般的表情使我们之间显得很尴尬。可是我们还要天天 相处,彼此心里都不好受,她回家的那天晚上我们发现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更成熟,因为我们是炼功人,心还是相通的。她回国后,我发现我心里有说不出的解脱感,很轻松,这个情是害人的,不管它多珍贵,我们是炼功人,应该好好把握自己,不能太过份,什么都要看淡。

6.师父给我还了大业,师父给我三次生命

1996年冬天,天气很冷,我把孩子送到奶奶家后回家,下车后我看马路两边没有车,路很静,周围什么都没 有,我一边看一边跑过马路,马路不太宽,跑几步就行。到马路中间的时候,不知哪来的的士冲着我开来,的士的速度很快,我分明看到车是停不了了,瞬间我看到的士在转呀转,我也转呀转,速度很快,我明明白 白是走着的,怎么回事我也跟着转起来,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也停住了,同时我的身体碰了车尾,很危险,可是什么事也没有,哪也没伤着,车里的人可吓坏了,他们都惊得“哇”的叫出来。

1997年春天,我骑自行车上班,一拐弯的时候车子速度慢了。瞬间我感觉到有人碰我,我心想:什么回事? 一转身看到一辆装满人的面包车一个急刹车,车顶着车轱辘停住了,车里面的人和司机可吓坏了,问我伤了没有,我说:“没事!”

1998年来到塞班,我们三个学员上街回来的时候,一辆车子突然迅速地向我们开来,还以为是跟我们开玩笑 呢!眼看就撞到我们的那一瞬间,好象有一股什么力量似的把这车往外推了一下,于是它在我们身边擦身而过,当时我们都愣了,一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经过这几件事情,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消了大业,师父在《转法轮》P117中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 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地出现危险。”是师父给了我三次重生,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表,师父在《美国讲法》里讲:“其实你别以为撞一下你 啥事都没有,可是你真死掉一 个你,是业力构成的你。而且身体上有你不好业力构成的 思想,有心,有四 肢,撞死了,可是他全是业力构成的。 我们给你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去掉了这么大的业力,用它 来偿命, 没人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你能修炼,我们才这 样做,等你们知道的时候,你们是无法感激我。”

师父在《北美首次法会上讲法》中讲:“只有我打开了这一切封闭,度所有的人。我们这里有人说老师慈 悲,度我们。其实有许许多多你们不能知道,永远都不能叫你们知道的度你们如何的难。”

至今我修炼已经三年了,三年之间经历也不少,可是想写也表达不出来,我很感激师父,我知道我选择的是 对的,以后无论遇到什么磨难也要以法为师,踏踏实实地修,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去掉一切执 著,争取早日功成圆满!

(1999美国塞班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