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体会

新加坡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12月25日】

我于1995年3月27日得法。那时从学员那里看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觉得内容很好知道它是教人如何做一个好人。所以读完书后,我就急着要去学法轮功。后来《转法轮》书出来了,我知道这本书是教人修炼的,李洪志师父是来度人的。因当时没有炼功点,我只是在家炼功读书,并没有想到提高心性和对照大法去做。只是以常人的理去做。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读书,身体一直在改变。2个月之后,我的天目开了,看到了师父在书中说的景象都显现出来了,所以我相信大法是真实存在的。过后,新加坡就有炼功点了,我在淡滨尼炼功点炼功学法,才开始以法为师,生活上的一切事情按照大法去衡量。

96年去北京参加交流会,看到北京的老学员都是在法上对照自己,发现他们修炼得很精进,但自己当时还只是认为要以“ 以法为师”为准。

在今年11月去日本之前,炼功点的一位功友问我要不要去日本,开始我以为是去日本旅行,就跟她说“好啊”。后来知道是去日本的中国大使馆游行,我心里开始犹豫了。想到自己的护照已经过期了,这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因为重新申请护照的时间恐怕不够了。晚上睡梦中,似睡非睡的时候,我看到两个很大很大的金圈,一个跟着一个出来,一个大金圈里有一个道站在中间,另一个金圈中间坐着一个佛。醒来后,不明白师父在点化我什么。过后功友打电话来问我去申请护照没有,因为要确定机票。我想可能师父点化我应该去争取。但是去移民厅后,在询问处得知大概要5天的时间才能把护照办下来。我就打电话告诉她来不及了。打完电话后,我发现我没有做到真,所以我就去拿号码,排队,填表格去办手续,这时才知道3天就可以拿到护照。我悟到自己应该走出来去日本。

11月20,21日,我们去日本参加交流会,在游行还没有开始时,日本学员叫我拿大法轮横幅,还要穿上印有“法轮功”字样的黄色衣服,然后我知道我要排在队伍的第一排,举着大法轮横幅。看到有很多媒体拍照,录像,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又想到当天电视新闻,报纸会报道我们的游行,家里的亲戚朋友看到了不知会怎么想。但是我又想也许是师在去我的怕丢面子的心吧。想到这里,我就把心放下了,坦然并自豪地举起大法轮横幅跟着开路的警车向前走去。我感到当时那个场很祥和,很雄伟,很平静。

我们在日本学员家中交流时,听到日本学员在护法上的心得体会,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体会到我们应该站出来护法,这是每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我们不但要跟世人讲,还要跟自己的亲朋好友去讲,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大法。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谈起来,我都要讲大法是正的,师父在教我们做好人。

在12月11,12日参加香港交流会时,我看到来自各国的法轮功学员都来维护大法,大家的心都很齐,为护法而来。在游行中,我感到每个大法学员都在为维护大法尽自己的责任。在和台湾,香港,日本学员交流中,看到他们每个人都在积极地维护大法,心性方面有很大改变,觉得自己很渺小,有很多不足。

回来之后,我的心很平静,感到修炼的时间很紧,感觉大法好象已经显现在人间了。

(1999年12月新加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