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点滴

新加坡大法弟子

【正见网1999年12月25日】

各位同修:

大家好!我于98年5月得法的。下面我把这一年多来的修炼过程和大家交流一下。

98年5月的一天,在朋友家里我有幸得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回家后就开始读起来,一边读就一边流泪,常常坐在MRT上看书时,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不住的流,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心里只是想:这师父的功夫真大,读书就会使我流泪。同时也觉得很喜欢这本书。在巴士站、巴士上都在看书。有几次看得如迷,车到了该下车的站了还在看书。可是每次好像有人提醒我一样,会忽然抬起头:该下车了。我忽然悟到是师父在提醒我,师父的法身时刻在看护着我。就这样在师父的法身看护下,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紧接着修炼上的第一关就来了,我买了一辆自行车,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丢了。当我发现车子确实是没了时,我一下子想到这是我修炼路上的第一关。是师父对我的考验。所以心里非常平静,我想也许是还业的一种方式吧。为了炼功方便,我又买了一辆车子。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准备骑车去炼功时,当时发现放在楼道里的车子又不见了,心里一愣,但我想这并不能阻止我去炼功。没带钱,就走着去,到了炼功点,一位同修问我:“为什么没骑车?”我说:“又丢了。”并心想为了炼功方便再去买一辆。回家后,我对我先生说车又丢了。我先生开玩笑地说:“也许就是我们楼里的人偷的。”他让孩子到楼道里去看看。孩子刚出去没一分钟就回来了说车子就在五层楼的楼道里呢。我连忙跑过去一看,车子真的在那儿。我不知我的眼睛怎么了,但我知道这是修炼道路上的又一个小小的考验,我过去了。

三个月后,我有幸在新加坡法会上见到师父。在开会的两天时间里,我的眼泪流了两天。第二天所有的活动结束后,一些学员在围着老师谈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竟控制不住自己捂着脸大哭起来,引来了一些学员围着我,我听到一些熟悉的功友的声音,我想控制住自己可是却无法控制,身体象过电一样从上到下麻麻的,而我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哭了很长时间后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当时我北京来的朋友和我先生及孩子在我们开会的大厅旁边的印尼餐厅里等着我吃晚饭,我让他们等了很长时间,而且两眼哭得红红的,觉得很不好意思。那时我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后来我才知道了原因:迷了路的孩子,找不到自己的家,在痛苦中挣扎,终于发现了领路人,带你回家,你怎么能不激动呢?那是激动的眼泪,那是感激的眼泪,那是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而流出的幸福的眼泪。

师父为我们每一位弟子的修炼道路都做了系统的安排。在得法前自己是一个名利心很强的人,做什么事情总想超过别人,总想自己的常人生活要比别人过得更好。因此师父就先安排去我的这颗心。那时我一心忙于挣钱,除了在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做保险外还教一些华文,有时还帮我先生做生意。得法不久,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记得那时一连做了几个梦,都是地上有很多钱,我从地上把钱捡起来,捡了这边,那边还有很多,总是捡也捡不完,当时自己并不悟,每天还是忙于挣钱。过了几天,师父又进一步在梦里点化我:还是满地的钱,当我伸手去捡的时候,一只手按住我的手,并对我说:“这不是你的。”这一次我被一下子惊醒了。清楚地看到了自己追求名利的这颗执著的心,于是决定彻底去掉它。因为当时学法不深,所以又走向了反面,觉得得到了宇宙的大法就足矣了,常人的工作不需要做了,华文不教了,保险就更不想做了,理由是:我们修炼的人都有师父的法身在保护着,根本不需要保险,只要全身心的修炼就行了。于是去年11月中旬我就回北京休假,在北京呆了一个半月,心想回来后就找我保险公司的经理,告诉他我不要干了。没想到刚刚回到新加坡,就有朋友打电话说要买保险,当时,我只是想我们炼功人要为别人着想,现在朋友找到你,你怎么能说:“我不干了。”接下来又有朋友找我,告诉我她也要考虑买保险的事了。我心想:“以前总是想多做些保单时,怎么努力也没有,现在决定不想做了,反而却有人找上门来要买。

就这样,今年一月份和二月份,由于我做得好,得到了公司的奖励。我心里明白了,这是师父又一次在点悟我:修炼就是修我们的心,常人的工作不能丢,如果我们每一位弟子修炼后就不工作了,那不就破坏了常人的状态了吗?炼功人不需要保险,可是不修炼的人保险对他们个人和家庭还是很重要的。这份工作可以给自己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同时也是宣传大法的机会。到现在几乎我的每一位客户我都向他们宣传和介绍过法轮功。

我的工作时间是由我自己安排的,随着我对法的认识逐步加深,我给自己立了一个原则,即每天炼功两小时,学法一讲,然后才安排其他的事,只要有法轮功的活动,集体炼功弘法等,其他的事就要排在后面。很多朋友都说我在法轮功上花的时间太多了。我自己觉得,我花在学法和炼功的时间确实多过我做保险的时间,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今年我在我所在的Agency做得很好。得法前,我花很多时间,努力去做保险,但做得却一点都不好。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只要你的心放下了,该你得的,你就会得到。只要你坚定地修炼大法,师父会为我们每一位弟子安排好一切。

我得法以来,共有两次非常明显的消业。两次师父都安排在我回北京休假期间,给我清理身体。每当想到师父为我们每一位弟子安排得如此周到,我都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如果自己修炼不精进,怎么能对得起我们敬爱的恩师呢!

今年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后,中国各个公司单位要求人人过关。因为我的档案还在我原来北京工作的单位里,而我两次回北京时都积极地向我原工作单位的同事和领导介绍过法轮功,这样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在炼法轮功。7月份,公司的领导把中国国内的报纸用快递寄给我,让我学习,并写信要求我写一个认识寄给他们,保证以后不炼了。同事也打电话来劝我说:“你只要写个保证给他们,你炼不炼,谁也不知道,应付过去就行了。”打电话的人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回北京时还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并对她说过自己修炼后身心发生的变化,所以我跟她表示我不会写任何东西。

这样公司又让我的父母打电话来劝我,我的父母都是70多岁的人了。我有4个哥哥,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的爸爸在文革中挨过批斗,胆子很小,非常担心我。爸爸在电话里哀求我:“好孩子,爸爸求你,看在爸爸的面子上写几句给他们就没事了。”我对爸爸表示我不能写。爸爸又说:“爸爸给你跪下求你了。”听了76岁父亲的这番话,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当时我的心情很乱,我流着泪对他说:“师父给了我多少只有我自己清楚。如果你怕女儿连累你们,你就当没有这个女儿好了。”爸爸说:“我不能没有你这个女儿!”那几天我的心情很乱,我觉得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父母,但我心里有一个更清楚的意念就是不能对不起我敬爱的师父。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写。当时我为父母替我担惊受怕而感到内疚,但现在我明白了:他们是在为我而承担着业力,他们会因为他们的付出,而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

最近去香港参见了护法和交流活动。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执著心,看到了和其他弟子之间的差距。我有幸赶上师父弘传大法的年代,成为师父的弟子,并能为大法做一点事情,这是我的福份。师父为我们每一位弟子都安排了最好的修炼道路,只要我们的心坚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要更加精进,直至圆满。

(1999年12月新加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