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玛的修炼体会

莉玛(俄罗斯)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已经72岁了,近两年多来,我一直修炼法轮大法。

但我想修炼的愿望可是25年前就有了。在那个年代我们不仅没有精神方面的书籍可读,即使“圣经”也读不到。后来,我参加过几乎是半秘密的瑜珈功的练习,在那里我知道了很多关于人的身体极限和道德规范的有趣的事。但关于灵魂,人以外还有其它生命等,我当时还不能接受。

10年前,可以读到精神领域方面的书籍了,我明白了灵魂是客观存在的。从这些书中,我知道了,要修自己的内心,也明白了要修自己的内心,只有在生活中修炼。但所有我读过的书中,都没有我想得到的如何直接修炼自己内心的东西。

两年半以前,命运向我垂青,也就是缘分吧,指引我找到了李洪志老师的“中国法轮功”,而且,一个月以后,又好象是偶然的一样,我得到了师父亲自教功的书中五套功法的录像带。

我非常急切的想按这本书修炼,在两年前的一天,终于机会来了。从中国来了高春满教授,是他帮着将“中国法轮功”翻成了俄文,帮助我们学会了动作,回答了我们很多的问题,跟我们说了在中国大家是怎么练功的。从他那儿,我们知道了还有一本“转法轮”,那本书里李洪志老师讲了法理和修炼方法,并说这本书也正在翻成俄文。从那时起,我们就焦急地盼着这本书。在一年半以前,这本书终于出来了。最吸引我的是,李老师注重人的内心,直指人心。

现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照着这本书去做。在读书或听师父讲法录音时,总是能够悟到新的东西。这种感觉实在是美妙,本来吗,书已经读了很多遍了,师父讲法录音也听了很多遍了,还总是惊奇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全看到、悟到。当然了,也不是说天天都能悟到新的东西。

过了一年以后,我才悟到,我不应该服药了。而且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当我哪里又疼痛不舒服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儿担心的。现在,我已经再也不需要我的那个堪称精美的药箱了。如果哪儿疼痛的话,我会觉得真走运,又可以消一块儿业了。我再也感觉不到自己是个病人了,我干活的能力也加强了。

练功也是,当我们听到中国的功友们都是在室外练功时,都很惊喜,因为我们都是在室内练功。于是,5个月前,我们也开始了每天早晨在室外练功。我们一下明白了,这样练功有多么好的效果。

我现在睡得很少,整天都感觉精力充沛。打坐时也能够入静了。

我还悟到,人各有命,我已经能够尽量的不去干涉儿子的家庭生活,和15岁的孙子的交往也更交心了。即使偶尔出现矛盾,我也会向内找自己的不对,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明白了,谈论政治,和在电话里长时间的聊那些疾病和生活中的种种不幸是多么的没有意义。两年来我先后失去了三位亲人,是法轮大法帮助我度过了那些艰难的时刻。

我没有开天目,没做过什么奇异的梦,也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特异功能,但我总能感觉到李老师就在我的身边,我全身心的信任他。我知道,唯一需要我自己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内心。

我在锻炼着自己的意志,以便能够控制惰性和情绪。努力使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好,把别人的利益看得高于自己的利益。其实一句话,我就生活在法轮大法中。

对于我来说,修炼过程并不轻松,但很快乐,我能感到自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衷心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

就象俄罗斯的一句谚语:“只有走路的人才能走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