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

尤勒・考伯杰夫

【正见网1999年09月11日】

在我没有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道路之前,我练过很多其它功法,所以,我有可能作出比较。大法同它们有着根本上的区别,要叫我说,就是天壤之别。一开始我就决定了要放弃其它的功法,但首先我遇到的问题就是,应该用善的一面来拒绝那个功法,而不是拐弯抹角的搪塞,我觉得我应该诚实而坦率地对他们讲出我的打算。于是,我就来到原来那个功法的老师的一个亲戚家,在那里遇到了他,他的亲戚也炼法轮功,我们谈的很好。但虽然我已经决定与他们分手了,但还是有很长时间的没把真话告诉他们。毕竟与他们在一起几年了,几年来也一直在帮助他,这回要走了。但经过几次谈话,最终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很明显在这事上李洪志老师从侧面帮助了我。

这里,我首先悟到,大法是直指人心的。在之后的修炼过程中,我经受了许多考验。但只想讲一讲印象最深的。有一次,我的腮帮子和牙床肿了起来,按西医讲这是龈脓肿。牙剧烈疼痛,我那时候真是遭了很大的罪。许多人建议我用药水漱口或吃药,我拒绝了。在这次过关期间,我尽量多练功学法。师父有句话对我帮助很大:你越把难看得重,他就变得越大。几天之后疼痛就消失了,脓肿也不见了。通过这事我深深悟到,什么是忍。还有就是,我也证实了大法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以前在我听或读师父讲法的时候,总是特别注意关于生死的问题,好象是提前做好准备似的,但师父说过:“考验会突然出现”,去年秋天,我们得到了奶奶去世的消息。当我母亲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悲痛欲绝,我都不忍心看她伤心的样子,她母亲对她来说是最亲近的人了。我不得不安慰她,但还是过了很长时间后,她才自己慢慢的从痛苦中走出来。在这之前,无论我怎样做那些有为的事都没有用。她决定马上去参加葬礼,我不得不随行,但我们单位不准许职工去外地旅行。我感觉到师父总是在帮助我,我只打了个电话,领导就同意了。

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一直在读“转法轮”,已经忘了我母亲的腿已经疼了几个月了,我忽然想问问她的腿怎么样了,她回答说:“一下子好多了”。这时我悟到了师父讲的:“为了你连你家里环境都要清理”。

在整个葬礼上我非常的平静。但从人的角度讲,我也很为奶奶可惜,可惜她没有缘份得大法。在我试着向亲属们宏法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是消极的,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世间的事情。

我明白了,我不能和他们搅在一起,应该保持无为。只是因为是亲属,就总是想帮帮他们。之所以帮忙,是因为我要做个好人,而且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在我不能够这样做的时候,师父就会借用别人的嘴来教训我。

我的下一个考验,也同死亡有关。今年春天,也就是我奶奶去世后5个月,我的妻子也去世了。在她痛苦的时候,我们就同她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和女儿一起大声朗读“转法轮”,在当时这对我们就象是救命草一样,我们都感到轻松多了。但最后,她的呼吸渐渐消失,头一歪,就不再动了。这时,按着我的理解叫慈悲吧,我只是在她身边,双手扶着已经死去了的身体,什么也没做,并没有忙乱。最困难的还是在看着自己的亲人遭受痛苦折磨的时候,本来一生中就已经遭受了许多不幸,她做过3次大手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无论是我还是医疗都帮不了她,而这些有为的事情其实是有害的。在亲友们来“临终告别”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叫来救护车。医生看了说,她已经不行了,然后就给她打了一针,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为了提高血压,再延长几分钟马上就咽气了的生命。我马上问医生:“那你为什么还打针?”,他回答说:“是你们叫我来的嘛”。这就是医学。

呼吸停了一段时间又恢复了,我和女儿一直在盼着,一切都过去,她再重新能站起来。但是她的呼吸最终还是停止了,丝毫没有理会我和女儿的期望。

我的灵魂发生了巨大震动,好象是我在做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不管我怎么样的尽了力,最后还是失败的结果,因为这个我一直很内疚,真感到一种窒息的感觉,亲近的人死了,大家都尽力的帮了她。其实,那时我也需要帮助,但是在大法中找到了,集体练功和交流帮助了我。一个功友回答我,说我做的没有错。开始我还没明白,因为我一直有种负罪感。通过学习李洪志老师的讲法,我明白了,自己的行为只在自己这个层次上是对的。还有人跟我说,我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修炼上,要分清它,就会好些。我试着看自己,一下看清了自己和自己的行为。在过这个关中,我悟到了,我是无法左右别人的命运的,即使是自己的亲人。妻子去世时,我还在想怎样的努力能改变左右她的命运,然而所有这些期望,正是我应该去掉的执著心。最主要的,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大法是严肃的,不是给人用来治病、消除痛苦的,报着治病或其它目的的时候,虽然看师父讲法录象,读转法轮,也还是什么也得不到。大法是为了修炼,只有人自己内心真正想修炼,才能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威力。通过长时间的痛苦折磨,我感到,我开始对大法有了更深理解。妻子的死,把我的修炼往前推了一大步。还有,最后,我悟到了,为什么给了人生命。最主要的,人来到这世上,有了这样一个人的身体,都是为了修炼。

(首届独联体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