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精神失落之路

安吉尔・苏哈诺娃(俄罗斯)

【正见网1999年09月19日】

我叫安吉尔・苏哈诺娃,25岁,是从里加来得,我修炼了11个月了。

我从小就是个胖胖的孩子,在院子里、幼儿园、学校、在亲戚之间,因为这个我受尽了戏弄,常常把我搞的发火。我经常给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身体呢?因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不能象正常的孩子一样呢?

在技校上学的时候,我明白了一点:我应当按照我自己的原则生活 - 别管周围人怎么看我,只要自己活得好就行。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筑起拥有自己的法律准则的城堡,并在现实生活中按着这些信条办事。这样,在一段时间内,我的精神似乎清静了一些。但有一天,我内心世界一下子崩溃了,变得非常失落,只有一片空虚。

这时,我认识了一个人,我们经常一起长时间的讨论气功问题。于是有那么一天,我决定了开始练气功。去参加了练功班之后,我喜欢上了气功。但内心总是觉得有什么不是让我特别满意。当时我想这可能是走向新世界的第一步,我一定在其中找到自己之路。过了一段时间,我知道了我的一个女朋友炼的别的功法。有一天晚上她给我读了转法轮中的一段儿,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该书的力量,一股电流温暖的通过全身。听着她讲法轮功,我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有一天,在我读完“中国法轮功”一书时,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心里一阵轻松,我找到了走出精神失落的大道。

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读第一遍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时,我终于从书中找到了许多问题的答案。这些问题我个人或周围的人都无法解答,我从书中得到了解答:我为什么有这样的身体?我明白了,一切我所得到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幸,都是我的业力造成的,业力也许是我前生造下的。就得到了这个身体。其实给我这个身体是让我在肉体上的、精神上的痛苦中还债。

除了心理方面的问题,我还有一大堆各种疾病。我长期患顽固的慢性鼻炎(医生亦无法找到犯病的原因)。我不能长时间断药。练法轮功后,我有好几次想要停止服药,但都没有成功。终于有一天,我悟到了:我们叫做病的,不是病。本来吗,李洪志老师早就说过:所有疾病和痛苦的原因是业力所至,是今生和前生的业力,这些业力或早或晚反正都得还。既然我决心修炼圆满,就得消自己的业力,净化自己的身体。如果今天能做的事,为什么要拖到明天呢。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想着这些就充满了信心,决定明天开始就不再服药,一定得过了这个关。不服药的开始几天非常困难。但周围的大法学员支持我,感谢大法,我战胜了这命运的一关。这是修炼路上的一个奇迹。

这次之后,我视肉体上的苦痛为业力转化。当困难时,我使劲儿读“转法轮”。真的比所有的药都灵。有一次我的头很疼,稍微动一动,就加重疼痛,甚至开始呕吐。下班一回家就读老师的“转法轮”,疼痛很快消失了。

我的世界观也变了,我对周围的人变得更加能忍让和慈悲了。有一次准备坐无轨电车到朋友家作客。车站上人很多。当车进站,车门打开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小男孩想偷我的钱包。若是以前,我非得大吵大闹起来。现在,我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可怜他。他想拿别人的东西,而这也是要付出的,付出自己的德,却给自己造业,然后或早或晚再还这个业,今生不还来生还。消业可不是个轻松的事。我非常痛心的看待常人不知道珍惜自己的“德”。随随便便把德仍给别人,自己只看重是否占了便宜。这就是我们现代的现实社会。

修炼法轮大法,我悟到了,不会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出现,所出现的各种事情,甚至那些被常人看成是不值一提的小事,都是为我们的提高而出现的。就是在写这篇心得交流材料时,我也看到了自己应该提高的地方。无论如何,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执著在大会上谈出来,即使是为了交流经验,也是很困难的。而这,正是我“跨过”这个内心执著的最好时候。不论我过去如何努力,我的执著心还是一大堆,我还得继续去。但是我已经知道如何去做了,因为我有了法轮大法,我有了李洪志老师。现在我知道了如何做个好人,如何做个修炼人。

我祝愿所有的人也都能得到我所得到的一切。

(首届独联体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