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真正的生命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叫刘洁明,今年75岁。从修炼法轮佛法到今天已有半年多。在这段日子里,自己亲身感受到身心方面都有巨大的变化,这真是师父的恩德,大法的威力给我新生,上天的阶梯。我这一生真没有白熬。

学法前,我是一个身患多种疾病的危重病人。若要问我哪儿不舒服,我可说不清,因为从头到脚可说没有一块地方让我好过的,确实这样。医生检查测定我的肺功能只有正常人的30% 左右。我整天靠吸氧来维持残生。就连吃一口饭,讲一句话,都真是很困难,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氧气管、轮椅伴随着我的生活。

除了肺部问题以外还有心脏病,心绞痛,我还有高血压、胃炎、食道狭窄、骨质增生等。这几十年来的病魔缠身,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益加重,真使我苦不堪言,走路、吃饭、洗澡等等都要人看护着,生活上都失去了自理能力。一个活着的人,连最简单的呼吸都不能完全靠自己,而整天要靠吸氧气过着那生不生,死不死的生活,那还不止,还有满身各处的疼痛,分分秒秒地在折腾着我,使我变成了在这痛苦中煎熬,垂危中挣扎的一个人。

半年多前,小女开始向我们弘传师父大法,说:“法轮功真是个千载难遇的正法,是带领我们往高层次上修炼的大法,是上天的阶梯。我们要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等等。”我一听就觉得好,便接受下来了。但是当我又想到看我的医生医术高明,医德好,细心又亲切,如一下子不去看病,是否会以为我对他有些什麽意见,所以产生了点顾虑,故心里未能即时放下来。一天小女便直接读法给我们听,同时她也讲出了关于师父的教导,我们修炼人应该放下各种的执着心,要跳出常人情等。这样使我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放不下的心就是一个“情”的问题。于是我这个顾虑放下了,从此我便真正开始踏上一条修炼法轮大法的金光大道。

从学习《转法轮》开始,我的世界观也随着发生改变,认识不断提高,思想不断升华。也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有病的原因,如何放弃执着心和去掉各种不好的想法。还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用大法不断净化自己的心灵,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并牢记师父的话:“炼功人是没有病的,那是业力”。我明白了自己身上所有的不舒服,那全是业力所至。我现在是个炼功人,那就不是病了,那是业力。我要消业,我要解脱,我要跳出常人的这个无边苦海,我要升华上去 在师父大法的引导下,在自己这种心态的激励下,勇气大增。就这样,我毅然拨掉了用来维持我生命已有两年的氧气管。拨掉後,我并没有出现生命危险,这就是奇迹!这就是师父大法威力的体现。一个常人是不会有这样的奇迹的,根本就不可能,想都不敢想的。因为吸氧对我的过去来讲,就是生命的维持,不能不要的,可是我要修炼了,我迈出的第一步,就是要脱离它,抛开它,不要它,这样才能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在这样做的同时,也把自己身边所有的药都扔了,从此不吃,连外用的药也不用,更不去看医生了,过去怎麽样的我,就让她永远地过去吧!

我想到我最初炼功时,本是一个刚刚脱离垂危,拨掉了氧气管的我,炼静功也的确是够难的,更何况还要站立起来做动功?双脚连站都站不稳,甚至连师父在每段功前的口诀我都难以跟念,双手结印也没气力做。特别做“法轮桩法”,抱轮的时间要长,那点气就更真是力不从心。做法轮周天法要弯腰屈膝下蹲时要经过某个角度时腰很痛,膝部会突然间酸痛,酸软无力,难以支持。那天我是第一天有幸学大法,要不是大法的神威,我早就倒下了,还能炼下去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我就是这样炼下来的,坚持下来的。而且我的身体,真是一天天的好起来了,这部大法我修定了,我一定要坚定不移地修下去!

有好几次在读法的时候,突然间来了比较猛烈的心绞痛,有时是胃痛,头痛等等,但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是个炼功人,我没有病,这是业力,是消业。不把它当回事,只继续读法。读着读着,症状在什麽时候消失的都不知道了,每次都是这样过去的。师父教导:“你把这一关一难看做是提高的好机会,一放下的时候,你就能过去这一关。”( 《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第68页) 。我在未修炼之前,我真的说一句话都感觉很吃力很辛苦的。可现在,我竟能读法了,我有力气可以讲话了,我能像个人样了。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让我脱离了苦海,把我拯救出来,我深深感谢师恩!( 合十)

最近,师父又进一步给我清理身体,推出我的痛风病业。这个东西是很痛的,开始时先是右脚的几只脚趾和大姆指等关节及整个脚面和四周,随着左脚大拇指关节等处也是同样的痛了。双脚红红肿肿,犹如火烧、刀割、针插肉似的。兼且浑身上下发寒发热,疲乏不堪,昏昏欲睡,同时鼻和痔疮也有血,身体在消业。师父给清理,自己要承受,师父讲:“一个人修正法,我要把你的业力消到你能够修炼,你能够承受过去,给你消到这种程度。”在《悉尼讲法》67页。师父把话都讲得很明了,一切的痛苦都能承受过去的,吃苦就能消业。师父又讲:“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着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 《转法轮》216 页) 。我心中铭记师父教导,浑身上下都来了劲儿,多大困难都能克服了,都能战胜了。我躺在床上,照样坚持学法、炼功、听师父讲法录音带。在炼静功盘腿平时45分钟,对双盘只两个多月的我,现仍很痛,何况现在是消业双腿红红肿肿又发热真是剧痛得全身发抖,很难受,可是我终於坚持下来了,忍下来了。在整个静功和动功的过程中,在最难受的时候,我就默念着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转法轮》427 页) ,来做我的精神支柱,给了我勇气,给了我力量,更给了我一次心性的提高的机会。这一次的关总算过去了,热也退了,比起常人时要看医生,吃药,敷药,恢复得还要快,我们修炼人消业,师父是从根本上给我们去业的。还有,现在我炼动功时的法轮周天法要弯腰下蹲时膝关节已经好了,已经不酸痛了,也不会突然的酸软无力了,那个病业,也在不知不觉中消掉了,这都是师父给我消了一次又一次的业。

修炼前,我家里什麽医疗用品,家庭护理服务等都有,那个时候,我真的每天很需要人来照顾和护理我的。但修炼後,我就认识到自己是个炼功人,炼功人是没有病的,那份家庭护理的帮工,是照顾有病的人的。因此我们自动停止了家护帮工,後来负责搞家护照顾的探访员亲自上门来了解,问我:“为什麽停了家护帮工?”他还说:我是有这个服务的需要,他们是应该做好的。但我再三推却,说:“我们真不需要家庭护理的照顾了,请立即停止!”可是他还说:要再给我们保留两个月的时间考虑考虑,才作决定不迟。我马上就说:我们已经决定了,不用考虑了,我学了法轮佛法,师父救了我,我现在很好,不需要吃药,不需要看医生,我也不需去医院,也更不需要家护的帮工了,谢谢他们的关心,此後,可以为国家节省一大笔医疗费,和其它等许许多多的各项费用的支出了。最后,我们还向他弘扬了一下子法。

大法修炼真是於个人,於家庭,於国家都是件大好事。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第一页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这确实有效不虚的,大法修炼,能使我拨掉氧气管,告别轮椅。以前一出门就要坐上轮椅的,可现在,我已把什麽氧气机、氧气筒、轮椅 等等东西全不要了,给人拿走了。还有我们自己提出停止不要那项家庭护理帮工的照顾了,这全都是法轮佛法的奇迹,我深感佛恩深厚,是师父把我这个只剩下一点儿气而快要断气的人,从死神中将我救了回来,是师父救了我!大法救了我!师父恩德无法言表,只能由衷再说句 师父,我感谢您!( 合十)

我从一个生命危殆的人,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感到很幸福!女儿跟我说:“妈,你能熬到今天真不容易,说不定你就是为等这部大法的,虽然苦,也算没白熬啊。”女儿说得对,我真没有白熬,终於苦尽甘来。如今我能有这样的变化,无不感到惊奇,是全靠师父的高德大法。我现在连胃也好了,不用戒口了,什麽食物都能吃了,又睡得香,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今後,我要抓紧时间实修,以法衡量对照自己努力提高心性,勇猛精进,早日功成圆满!

刘洁明,99年2 月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