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常人的老黄牛做修炼的实修者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今年23岁,做服务员工作,94年10月得法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是个幸福的女孩儿,妈妈和妹妹都是修炼人,爸爸非常疼爱我,在家里什么活也不用我干。95年我从旅游学校毕业。工作环境很磨炼我的心性,也使我放下了许多执著心。

和其它女孩子一样,我的虚荣心很强。开始做迎宾,穿得漂漂亮亮的,只是站在门口迎送客人,心里很高兴。可是不久,由于清扫工不认真清扫,宾馆把他辞退了,清扫工的活儿一下子落到了我们迎宾身上。在清扫中,我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倒痰盂。那么脏的东西,过去连看一眼都恶心,而今却要我伸手拿,并且还要整天端着它在大厅中走来走去。有时被我的同学碰见,她们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并捂着嘴问我说:“唉呀!你怎么还干这活儿呢?”客人见了也都议论纷纷:“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倒痰盂,这不是清扫工干的活儿吗?”另一个讽刺地说:“宾馆真新鲜,漂亮姑娘倒痰盂。”这话传入我的耳朵里,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但转念一想,我是修炼的人,我不能和常人一样爱面子、怕丢人!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2 页)悟到了之后,我就主动去干这个活儿,自己这颗爱面子的心也就放下了。可这活儿脏却是实实在在的,我倒一次吐一次。那些天我就是一边干活儿一边默背“真修”、“悟”等几篇经文,让大法来充实我的头脑,这样一来,我就更加清醒了,明白了是自己的业力才造成这些执著,才导致这些苦恼。当我把心摆正后,宾馆又安排了一个清扫工,倒痰盂的活儿就不用我们干了。

不久新楼盖好了,领导又把我们调到新楼,工作更加繁重了,除饭口时间站岗外都得干活儿。新楼的大厅有500 平方米左右,刚刚峻工,地面上斑斑点点,全是水泥、白灰,就得不停地蹲在地上用手抠,一点点蹭干净,不一会儿就累出一身汗。干活儿期间,有个女领导经常跟在后面监督,这儿不干净,那儿不合格,还叉着腰损我们:“你们两个懒蛋,赶快干,使劲干,就得叫你们像蛤蟆一样撅着干!”说着给我们一人一脚,然后扭身就去干别的事了,惹得过往客人都用异常的眼光看我们。还有的客人问我们:“你们一个月开多少钱呀,整天这样干呢?”这时,和我一起干活儿的那个女孩受不住了,眼泪噼哩叭啦往下掉,后来实在忍不住就跑到卫生间哭去了。我的脸上也挂不住了,心里也挺委屈:干活儿就干活儿好了,干嘛拿我们当猴耍,太不像话了。越想越生气。要是按着我以前的脾气,我表面不吱声,反正上了班你是领导,下了班你和我们没什么区别,背后非得找个机会出气不可。可是现在我已经是个修炼的人了,我不能像常人一样为私为气自谓不公。于是我就克制自己,不动邪念,努力去想师父讲的法。我想起了韩信胯下受辱的故事,一个常人他都能够当众受辱而不惊,而我却差得那么远,吃一点亏,受一点委屈,这个心里就愤愤不平,上下活动,这哪里像个正法修炼者,这点事都过不去,以后不就更难守了吗?想到这,我的心里平静多了,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吃苦承受能力差,缺少磨炼,才会遇到这个事。正当我的心刚要平静的时候,我的那个同事红着眼睛从卫生间出来了,看见领导都不在了,我还在那儿蹲着干,生气地说:“你也太傻了,领导都走了,你还撅着干啥?都快累死了,还不让休息,又踢又骂,你干得还倒挺起劲儿,你也忍得住?我可忍不住了,我不想干了,现在酒店这么多,上哪儿还找不到一个工作哪!再说,你看哪个宾馆迎宾的干这清扫的活儿?”听了这番话,本来刚要平静的心一下子又被她勾起来了,心里又翻出一些常人的观念:我也不是找不着工作,在这儿整天累得腰酸背疼腿也麻,这哪像人干的活儿呀!找别的工作不也挺好吗?可是转念又一想,我是修炼人,遇事应该用大法衡量,师父说:“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326 页)“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进要旨》43页)师父的话使我悟到了这正是去自己执著心的好机会,我要守住自己的心性,真正做到符合真、善、忍的标准,以苦为乐。这样想过之后,我的心平静了,干起活儿来也不觉得累了,浑身热乎乎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我已不再是娇气的小姑娘,我不怕吃苦,干起活儿来不怕脏不怕累,手上也磨出了一层层的茧子,甚至别人不敢干的活儿我都主动去干。擦玻璃上亮子得站在2 米高的梯子上擦;擦大厅吊灯得站在七、八米高的天车上,连男孩子上去都吓得腿直哆嗦,一只手把着一只手擦,我却站在上面两只手一起擦,心里一点儿不害怕。经理见了非常惊讶,老总见了也说:“哎呀,这小丫头胆可真大!连我都不敢上的她敢上,可小心点呀!”我说:“没事,放心吧。”同事有的说:“你真傻,男人干的活你主动干个啥劲?”有的说:“你有毛病啊?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还有的说:“你真能干,像个老黄牛!”领导因此奖励我50元钱,这些我都没放在心里,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在这些事情中,我守住了心性。但是修炼就是不断修心,不断提高。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在擦大厅的过程中,我又暴露出一些心。由于大厅卫生要求非常严,要求地面无杂物、无脚印、无灰尘、无污迹,保持明亮照人。为此,我们六小时不停地擦,连同事都说:“你简直快成机器人了。”可还是达不到要求。因为大厅是宾馆的门面,又是客人和同事必须经过的地方。这边,客房服务员倒垃圾,哩哩啦啦弄一地粘乎乎的东西;那边,锅炉房的工人打水哩哩啦啦滴了一地;还没等擦完,洗衣房的服务员推几车床单、被罩往客房送,留下满地车轱辘印。要是赶上雨天、雪天那就更惨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有点不耐烦了。“这活儿真磨叽,没完没了的,累死也干不完哪!”正想着,外边进的客人“叭”一口痰吐在地上,又进来一位磕着瓜子把皮扔了一地,我的心更不平了。保安又火上浇油地说:“歇一会儿吧!你就是一分钟不停也擦不完哪!”就在我闹心的时候,想起了密勒日巴佛修炼的故事,他的师父让他背石头上山盖房子,一次一次的盖,一次一次的拆,而他却没有一丝怨言和邪见。而自己天天擦地这点事,还有什么放不下过不去的呢?我的心里平衡了,此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积极努力地把活儿干好。

时间长了,我的勤劳能干在宾馆出了名,老总都说我该到总台了。是呀!和我同来的女孩儿,有的当了领班,有的去了总台,就连后来的,我带出来的迎宾小妹妹们也都去了总台或其它好的地方,我还是迎宾、搞清扫。很多人替我不平,说领导不公,这些话不时灌到我耳朵里,我用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做到了不动心,可这次连老总都说让我上总台了,我可能该去了吧?想到这儿,心里美滋滋的。因为在宾馆内部,总台比迎宾名声好听,所以迎宾干好了都去总台。这颗心一起,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欢喜心、显示心还掺杂着名利心吗?师父说过:“我们人在修炼过程当中,做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转法轮》125页)我深刻体会到了自己真的是在工作中暴露出来一颗颗执著心,通过学法、通过磨炼去掉了这些心,从而一点点提高上来的。去年春节,我们前厅部全体职工聚会,我因为有事没去。第二天,几个同事告诉我:“昨天大家举杯共饮的时候,经理忽然说‘咱们那个能干的老黄牛怎么没来呀?’大家不约而同地都在找你。”去年年末,大家又一致评选我为先进,领导也让大家向我学习,以我为榜样。每当听到这样的赞扬,我都会想起师父的话:“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样,那是常人中的榜样。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转法轮》137 页)工作中吃点苦,挨点累,算不了什么,而我却在这个环境中去掉了执著心,提高了层次,得到了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东西。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进要旨》117 页),我知道自己距离这个标准还差得很远,今后我要继续好好学法,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进,直至圆满。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