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圆融着我 我圆融着大法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一名小学六年级学生,今年14岁,1994年严重的头痛病,访遍了名医,吃遍了名药,受尽了痛苦,花钱两万多元,休学后精神和身体都已接近崩溃的边缘,爸妈看着我痛苦不堪的样子束手无策,这时介绍我学法轮大法,就这样我于1996年6 月16日开始修炼法轮佛法,第二天药停了一星期后参加了辅导站组织的集体学法炼功活动。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功录像,第一次看录像时身体反应就非常强烈,看第三讲,第四讲时两天不吃不喝看完录像回到家里整天躺着不动,辅导员告诉说是师父给净化身体,是好事。五讲那天早上就能吃东西了,头也不痛了,能吃、能玩、我没吃一粒药,病就好了,简直太神了,当时我真是高兴极了,太感谢师父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给了我们全家的幸福。

我没病了,又重返校园读书。家里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从此,我妈妈、姥姥、舅妈也参加了学法炼功。自我们学法炼功以来,受益是非常大的,这更坚定了我学法、弘法的信念因此,妈妈给买了放像机,请了师父的教功带、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我在学法炼功活动中,悟性不断提高。我知道了得病的原因是业力所致,只有修炼才能改变人生。做人的目的,就是要在迷中悟出去,要返本归真。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我也要使更多的有缘之士得法。学法、护法、弘法是我们每一个学员的义务。1996年冬天和来年春天,我利用假日和晚上同功友们一起去弘法,放师父的讲法教功录像,教新学员炼功动作,我们排除种种干扰,由城镇到农村,先后走遍了城内的东西南北关六个村,组织集体学法炼功活动15次,使400 多人得法。

我们在弘法期间,既要承受冬天的寒冷和路途的遥远,又有身体的消业和心性的磨难。真可谓“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我们到农村去弘法,每晚六点出发,十点多回来。漆黑的夜晚,顶着大风,冒着严寒,走在坑坑洼洼的冰雪路上,为弘扬大法,我不觉得苦和累,再苦再累也心甘,有一次我们到城北的一个村里放录像,放第五讲的那天下午,我突然上吐下泻,全身没劲,不能走路,我就硬让妈妈用自行车带着我去。师父讲课期间,我又吐又拉,翻腾得非常难受,脚和腿都冰凉,头上身上却出冷汗。我悟到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师父说:在你修炼道路上,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只要你提高悟性,提高心性,难很快就过去了。接着我们又到四里外的一个村弘法,当时我妈妈在家组织小组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只好一个人去,而且还有坏人每晚到我家捣乱并威胁说“要绑架我”。我悟到这是对我的考验,我没有害怕,仍然坚持去。我背上放像机,每天一个人七点出发,九点半回来,天冷、路黑,功友们都要接送我,但我坚持地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我有师父法身保护,什么事都没有。”

可有一天回来的路上,刚出村口,自行车链子坏了。我推着车子往家走,走到顺风路段时,就蹬着车子溜,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几个哼着小曲的青年,我想是跟着走呢? 还是超过他们呢? 随即一想,随其自然吧,师父让超就超,念头一过,风就把我的车子吹着很快很快地超过了他们。过了一会儿,我一倒车链子,链子又好了。这样,十点多顺利地回到家。九天的学法活动结束了,我的悟性得到提高,身体也又一次得到了净化,变得一天比一天结实。

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小孩子,可通过学法自己觉得长大了许多,懂得了许多法理。我在班里当卫生班长,经常早到校,迟放学,为搞好卫生,自己经常一个人扫地捡废纸,有时刚扫干净就又有人给弄脏了,我就再清扫。在我的努力工作下,班级卫生工作有所好转。但是心性的考验也接踵而来,同学们无故骂我,故意往我身上洒水,往我脚上、鞋上浇水,甚至一伙同学把我的眼给蒙上打我,女同学扭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他们见我不反抗就用打火机烧我的头发。我没有害怕,也不觉疼,也不反击。当时我悟到是要我过关提高心性。我没有因为受苦受气而苦恼,而是坦然处之,心里还感谢他们给我德。

我们学校转来一位女同学,她爸妈都已去世,她和残疾的姑父母生活,条件很艰苦。学校号召全校师生献爱心,帮助她。当时我们家的条件也并不好,但我想起师父说:“善,就是修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我很同情弱者,也愿意帮助穷人,于是我向妈妈要了15元钱,又把自己节省的早点钱25元全部拿出一同交给了班主任老师。因为一般同学只交1 元,有的同学得知我捐40元时,就讽刺说:“你是不是有病? 少交5 元请咱吃雪糕多好。”

1997年上半年我先后被校、镇、县、市多次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当得到这些奖励时,我堂堂正正地告诉学校,这都是因为我修炼法轮佛法以后,我的心性提高了才能做到的,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体现。是师父的大法救了我,并且教给我法理,使我学会了用超常的理来要求自己。今后我更要好好学法,同化宇宙特性,在修炼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直至功成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