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不是避难

多伦多学员

【正见网1998年05月17日】

我是九七年初接触大法的。当时得到了一套李老师讲法录音带。每天送孩子去幼儿园时,听一段。乍一听说,觉得李老师观点非常新奇。虽然不能完全接受,但是感到十分震惊,许多古老的传说怎么都成了真的了呢?尤其是我对末法时期的提法最敏感,这与我从不同渠道听说的“世界末日”之说有着相对应的关系。我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恰好在这前后时期,世界发生了两起集体事件,居然都是以世界末日为原由触发的。当时我认为这是“上天”对于人类的一种预示,于是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假如李老师的大法真能救人脱离这劫难,我想这可是不幸中的万幸!因此我抱着避难的目的,开始研究大法。我之所以说是研究大法,而非是学习大法,因为我当时并不理解修炼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我开始研究大法不久,听说李老师要在三月二十四日于纽约讲法。我抱着“一识庐山真面目”的想法,去听了李老师近七个小时的讲法。当时我连《转法轮》这本书都还没有看,当然不能理解李老师讲的许多含义。但是凭直觉我心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动。我认定李老师绝非凡人!我就更加下定决心要弄明白法轮佛法究竟是什么?

从纽约回来后,我开始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后来又参加了九天的学习班。几个月下来,听着别的学员讲自己身体的变化及各种修炼感觉,而自己却没有丝毫动静。心里面开始嘀咕起来:是不是我根基太差了?还是业力太大了?老师怎么没管我呢?经过反复读《转法轮》及与大家讨论学习,我开始认识到,尽管自己形式上学习大法,心里面却抱着个人的目的,没有按照大法真善忍来修炼自己。而把修炼看成是避难。李老师反复强调的是要修我们自己的这颗心。我的心不干净,怎么会感到法的威力呢?在学习大法中我还认识到,害怕“世界末日”的想法,归根到底还是留恋着人间生活,是对名、利、情的执着。人间的这一站,与整个宇宙中的生命过程相比,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转眼即逝。而修炼,同化宇宙特性的人才能获得永生。认识到了这层法理,心里也就没有了恐惧。其实李老师在《法轮大法义解》中已经明确讲了“世界末日”人类彻底毁灭的事已不存在了。但是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如不精进修炼,到时候“方知失去的是什么!”我也不再想着自己消业的事。心放下了,身体的反应就上来了。去年八月末,也就是学习大法半年后,有一天我开始发高烧,来势凶猛,烧到近4 0 度,还伴随着嗓子肿,便血,浑身关节无处不痛。这种多发病状的出现,在我的一生中还是头一次。尤其是便血,一连好几天,我也考虑到万一我真的是病怎么办?这样一直拉下去,再几天我就得贫血而死。可是老师明明讲了练功人是不得病的,而且出现的事情绝不是偶然的。因此我坚信这是在消业,过关。我坚持不吃药,也不看医生!也就是一个星期,所有的症状也就消失了,身体迅速得到了恢复。最明显的感觉是我的糖尿病症状完全消失了。我是在九二年初被诊断为糖尿病的。血糖曾高达1 9 ,而正常人只有4 至7 。每当血糖高居不下时,就要吃药压下去。尽管这病没有近期生命危险,可是给我的生活带来诸多烦恼。长期以来感到四肢发麻,腰酸腿痛,浑身无力,情绪不稳定,无缘无故地发火。而现在修炼后,我的身体好象又回到了没得病的状态,精力充沛,心情愉快。就在我消业后没几天,我的家庭医生催我去验血。我已成为他的定期病人,每三个月验一次血,以便控制病情发展。我告诉他,我已经好了,不用去验血了。我的医生是个华人,他也多少知道一些气功、修炼的事。他还是坚持让我去验血,证明一下我确实是病好了。我想那就验一下吧,也没有什么坏处。可是验血的结果竟出人意料,血糖高达1 4 !超出正常人的一倍。我想,这绝对不可能,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血糖超出1 1 ,我已经明显地会感觉到浑身上下不自在了,饮水不止,小便无数,两眼发花,心跳加速。可是我一切正常,没有丝毫不适感觉。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老师在点化我。我真糊涂!我怎么能用常人的医疗手段去证实用超常修炼所得的结果呢?我又把自己降到常人的水平上了,当然你就该有问题。你是个常人就应该有病,糖尿病是无法根治的。开始我很烦我的医生,要是他不催我去验血也就没这事了。可是再想想还是自己没过这一关。医生是个常人,他在尽一个医生的责任,他没错。我是个修炼人,要向内找,还是自己的常人之心没放下。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看过医生,而我的身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当然我还有其他的执着要在修炼中去掉,只有不断精进,再精进,才能早日功成圆满。

(1998年5月加拿大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