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正法 一修到底

――一个青年作家走上修炼的路 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回家的路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李洪志师父说:修炼法轮功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首先要做一个比雷锋还要好的人,处处做好事……

我听了大姐拿来的一盘录音带,正讲到这儿。我觉得挺纳闷儿,做个比雷锋还要好的人?

就这样,我带着好奇心读了李洪志师父的大法《转法轮》一下子我全明白了,明白了我一生中苦苦追求而不得其解的真理。《转法轮》是一部用人类数字的钱都无法衡量的大法。大法是无价的。

就是师父这段话吸引了我,使我真正走上修炼的路,真正地愿意做一个好人在社会上生活。现实社会,大家都十分清楚。真正的雷锋到哪去找啊?记得小时候,在背着书包上学的路上最爱唱的一首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接过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一声,叔叔再见……

此时此刻,这首歌在我嘴边唱起,我又落泪了。那时的人们到处都能找到净土,处处能看到象雷锋一样的人。现实,别说一分钱,几毛钱掉在地上也没人去捡。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人们的道德水平却下降了,人人都自私,人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争呀,斗呀的。引用李老师的话:世风日下,人类的道德水准一日千里的往下滑。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今年39岁,做出租车司机工作6年了。在这6年当中,什么样的客人都拉过,有钱的,没钱的,国内的,国外的,上至中央首长,下至地痞流氓。我失去了一种做人的平衡,感觉到人有钱,没钱都没有意思。还没有向往土豆烧牛肉那时的日子有意思呢。这一年正1992年,师父传法的第一年。我那年与大法缘份没到,我知道缘份差一天也不行。

于是我产生了写小说的想法,后来我在车上一边工作一边写了一篇《的哥》的小说,被青年电影制片厂的一位导演看中,我们合作拍成功一部4集电视剧,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太顺利了,我第一次写小说,第一篇小说就被采用拍成了电视剧,机遇好,运气好。(如果我早得法轮大法,修炼了,我会少走多少弯路呀!)这一下子,我找不着北了,背上了求名求利的大黑锅,人生的路改道儿了,谁也不服了,有什么呀?我专门喜欢记一些名人名言:什么,如果你的剑不够长,再向前跨一步。什么,伟人之所以伟大,就是人家站着,咱们跪着。什么,海到尽头天是岸,山高绝顶我为峰。当编剧不错呀!又挣钱又出名的。我扔了方向盘,买了一台电脑回家写剧本去了。一写就3年,罪没少受,我大量地买书,读了不少世界名著。追求名利的心啊!使我连睡觉都觉得耽误时间,恨不能没日没夜地读呀,写呀。我狂了,谁呀?不就那几个腕儿吗?也就那么回子事儿,瞧我,没上过学,也照样写剧本,写小说,咱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除了这个,咱什么干不了?

我,真正一个恶俗的常人。离道越走越远,与修炼者相比,差之千里。这时我身后还真有一帮捧臭脚的,说我将来一定是个大腕儿,谁谁谁连边儿都不沾了。还有一位影视什么个帝,他看过我写过的16集剧本《横人皮》,说,中国没有编剧,将来你才是真玩编剧的。其实渺小的不能再渺小了,常人那点事儿都写烂了,谁编谁写,都离不开名利情3个字。嘿!这下我可晕了,七个不服,八个不份儿了,爱谁谁谁了。影视界讲故事的人更多,这3年,除非王朔买了我一部20集电视连续剧,剩下的剧本都砸在手里了。不顺心的事情一个接一个,做一件事一件事黄了,做一件一件事又被别人利用了。我看到人的脑门上都刻着‘自私’二字,唯利是图,一点也不干净。这时我茫然了,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活着?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我这是在干嘛呢?我的身体虚弱极了,精神似乎快要崩溃了。这时我得到了《转法轮》宝书,一连两天我通读完大法,象一只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回家的路。我明白了我发誓一生追求的事业都是虚无的,都是幻梦。师父在《转法轮》书中,309页,有这样一段话: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

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佛法,太高深了,佛法的博大精深,常人是无法想象的。我曾经为了写作,读了许多哲学书,什么黑格乐、费尔巴哈、傅立叶、柏拉图、叔本华、萨特,他们思想都是在一个理上一层一层地论述,一个命题一个命题地去批判,什么“我思,故我在”都是常人那一层的理。而佛法是从地上一直通到天上。《转法轮》上面的论语,师父十分精辟地论述了佛法。我感到自己非常地幸运,在二十一世纪,在末法末劫的时候得到了大法。得了正法,现在不修更待何时,我誓一修到底。

听老人讲,过去有人跑到深山老林去找师父求道。而今真正修佛修道的大法,师父给送到家门口来了。我们所有的得法人,才是真正的幸运儿。扔掉名利情的大包袱

学了法轮大法后,我真正变了一个人。

那天清早儿,我学大法的心情很急,跑到日坛公园辅导站。这个炼功点在一个湖边小亭子里,前面是个小湖,后面是一座小山,天朗气清,鸟儿们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我心说:真美呀!虽说没出北京城,可好象到了一个深山老林里一样。这就是修炼吗?

学员们在小亭子周围炼功,动作缓、慢、圆,我站在一边看他们炼功那种静,象是在一个仙境中一样,远离了喧闹的城市。他们炼完功,我与法轮功的学员们一接触,听说我是来学法轮功的,人人都特别好,大家都非常热情。我找到辅导员小马,她看到我是来学功的,十分热情地说:修炼大法,心一定要正。

另一位老学员杜老接话说;有心炼功,无心得功。

他俩是随意地说,却打动了我,我心里说:大法好啊!真跟师父所说:法轮功才是一块净土。法轮功不是体育锻炼,不是锻炼身体。是佛法,是真正教人做人。真正人生的内涵是修佛,是返本归真。

从那天起,我真正走上了修炼的路。我把身后背着的名利情的大包袱一甩,扔了,那真是一身轻快呀!我发誓做一个好人,一心一意地学法,修炼。

我控制不住得法的喜悦,心说,咱别吃独食儿。便对我的几位好朋友讲了大法的博大精深。有两位缘份好的,得到大法后,马上学法实修了。而有一位朋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向他宣传大法,他拿走了师父讲法录像。过了两个星期,我俩见面,他想改变我修炼大法的决心,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开玩笑,我们哥儿们再好,他也是一个小小的常人,怎么能改变我呢?我马上想到,这是魔的干扰,又一次重大的考验来了,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请师父放心,我永远修炼下去,这世修不成,下世接着修。

那天我坐在他的小面包车上,他是我十几年的朋友啊,而且一直在人生的路上探讨着,追求着,情同手足地一起走过来,尤其在文学方面。他一边开车一边说:“你变了,没有了思想,没有了性格,没有了你自己的个性。你没有脾气了,甚至一点主见也没有了。”

“也许,我真正提高了。师父说,‘不记常人苦乐乃修炼者,不执于世间得失罗汉也。’”

“嘿!你真行,出口成章了。”他瞧着前面的路说着:“录像带我看了,都是迷信,还什么六道轮回?我不信。咱们去五台山时,我就不信佛,哪有佛呀!佛也看不见,摸不着。真逗,我认识一个大气功师,他也教别人,有许多什么弟子,而且他写了书出版了。有一次我和他在一起装书,绳子解不开,我不行,他也不行,他如果真有气功,一发功不就解开了。他没有功,气功都是假的。所以,你学气功,我作为你的朋友要是不帮助你,证明我不够朋友。你别学了!小说你也不写了,剧本你也不想办法找人拍了,这下儿去你们家看不到你的东西了。

“没法儿说你,那时咱俩都喜欢过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都想把那篇小说给背下来,小说艺术到海明威那儿到头了。其实,也什么都不是。海明威怎么样,杰克伦敦怎么样,没的写了,没的活了,自杀了。其实,什么名人,伟人呀!也都什么都不是,自生自灭。”

“你都离谱儿了,我得改变你。”

“你改变不了我,谁也改不了我,除了我师父李洪志大师能改变人的人生道路,任何人也做不到。根本做不到。”

“我一定要改变你,你……”

“你改变不了我,这你知道,我为修炼,我连我一生追求的文学都扔了,写作,编剧,小说,我都扔了。都没有意义,太渺小了。师父说了,人当人不是目的,人来到地球上目的是返本归真。”

“你真是走火入魔了,你……”

“没有走火入魔那么一说,我比谁傻吗?我读了不少书,写了不少小说、剧本,我待人接物谁不说咱是个哥儿们,到哪儿咱不是主旋律。我干出租6年多,见过的比谁少?常人就那么回事儿,我知道你愿意我怎样,在人生的路上追求吧,拼搏吧,进取吧!真俗,可是那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听他说话就是常人那一套,很不是味,我回绝了他。

他一边开车一边报怨着:你不该变成这样,人生很短暂,就不进取了。象你还是一个人,没家没业的,不努力了,文学也半途而废了?

“我知道你下面的话,出名,挣钱,娶妻生儿子,没有意义。名利情,我们全不要。常人的一生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结婚生孩子,为了把孩养大,在社会拼搏呀,进取呀,你争我斗的,就这么点事情。”

“你不是常人了?你也是常人嘛,你也没有离开地球吧!你不吃饭吗?不喝水吗?不穿衣吗?”

我沉默了,我没法儿再跟他讲了,他就是照师父讲的,一个下士之人,他与佛无缘。但他不是一个坏人,在常人中他算是个好人,我对他有个情字在。当然,我要修炼,做个超常的人,在常人社会中生活,还要工作,为社会奉献,但不是像以前那样为个人名利而执著追求了,一切顺其自然。走修炼路是决不动摇的。

“我知道,你这个人认准的东西,谁也说不动你,非得吃了亏,你才认账呢。我不说,我看你能炼出什么来。”前面一个红灯,他踩住刹车,扭头看了看我说着,又转过头,摇了摇头。

这段小故事终断住了,没有意义再谈,他与佛无缘,他无法理解大法的神奇。

我早领会了大法的奇特。有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躺在被窝里,闭着眼睛,眼前突然出现了朵白云,飘飘的,没了。跟着又飘来了,这时奇迹出现了。我看到另外空间了,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有杉树,有木屋,有洁白的雪地。还有很高大的人,身后有一群狗。我真的很纳闷儿了,刚刚修炼了几个月,就五套功法一炼,我就能看到这些?第二天,第三天,我看两位天女穿着白纱裙,在天上飘着,去摘月亮。还有一位小姐,梳着小卷儿,穿着短襟儿的小花袄,端着一杯茶,走来又走去了。还有……。这些是科学家所研究不出来的,他都视为迷信,而有了佛法,才有了地球上的人类和一切。

我现在放弃‘名利情’,不管常人那一切了,修炼是自己的事情。我能双盘打坐了。听师父的话,勇猛精进,一修到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