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心修大法 过好家庭关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94年10月开始炼法轮功的。回想一年多来的修炼过程,真是坎坎坷坷,大小矛盾一个接着一个,各种考验接踵而来。

我开始炼功时自己还没有书,当时只听功友们谈一些关于法轮大法的法理,非常吸引我,不久我也请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如获至宝。我如饥似渴地读着,越读越爱读,越读越想读,真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从中我一下子知道了那么多的道理,头一次真正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我决心坚定不移地修炼下去,早日返回到那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里。

我一方面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同时把一些道理讲给家里人听,也想让家里人炼功早日得法 但由于自己在宣传大法时没有按李老师要求的那样去做,没有根据接受对象对大法的理解程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处地去弘扬大法,而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给他们讲,而且讲的过高,因为家里人不炼功,一时接受不了,结果适得其反,家里人不但听不进去,反到说我入魔了,矛盾也就接踵而来。开始是一般地说一说,什么别过份了,适可而止等 等 。大约在95年6月左右,突然有一天晚上吃完饭,老伴郑重其事地跟我说:“这是我们三个人的意见(指她和两女儿)我们商量好了,我说的也是她俩要说的话。你炼功我们不反对,但不能再看那书了。如果你再看,一是咱们离婚,二是不离也行,我搬到女儿那住去,剩你一个人在家,何去何从你自己拿主意。”

这矛盾来的很突然,也很猛烈。我当时只说了一句,让我考虑考虑,就回小屋去了。在屋里我思想斗争很激烈,是要大法,还是要家庭,还是正确解决好这个矛盾两个都要?我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解决好这个矛盾。当时我想:我能在末法时期,修炼法轮大法是多么的幸运呀!不能轻易地就失去。你不反对我炼功,不让学法就等于只让我炼炼动作,象做广播体操似的,这样老师都不承认我是法轮功的弟子了,这怎么行呢?不让我看书,就不让我学法,不学法怎么往高层次上修炼呀!怎么返本归真,这不行。但如果硬顶矛盾必然会激化,所以我想:书不能在家看,就到外面去看,到单位去看,总之法是必须要学的,功是必须要炼的。当时想,离婚倒也不错,把这个情彻底割断没人管了,一身轻,岂不更好。又想,离婚或搬走这都不是主要的,关键问题是自己在情这个问题上能不能把这颗心放下。割舍不是形式上的割舍,而是要心里割舍,心里放淡,这是关键。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关键是要你把这颗心放下,不是要从物质上真的失去什么东西。要是因炼法轮功离了婚,成了不是尼姑的尼姑,不是和尚的和尚,这也不行。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要最大限度地保持和常人一样,而离了婚没有人和你发生矛盾,也修炼不了。对这个问题考虑成熟以后,第二天早晨我跟老伴说,只要你不反对我炼功就行,别的好说。老伴说那好,咱们还和以前一样,好好过日子。矛盾就这样解决了。

从那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了学法,我就早起,有时到炼功点,在炼功前学,有时到护城河边去学。在单位,利用午饭后时间学,总之只要有时间,条件又允许就坚持学法。

这次矛盾虽然解决了,但也不是偶然的,在这件事之前还发生过几件事。94年在我生日那天,大女儿给了我200元钱,一直留着没用 为了学法,我请了一套李老师讲法的录音带,老伴知道后,告诉两个女儿,不要给你爸钱,连借都不行。我心里想,你不给,自己想办法。在登记李老师讲法传功录像带时,那钱我先让功友小张给垫上的。95年4月我应招到一个公司工作。一方面在常人社会中磨炼心性,另外经济上也会好一点。上班后老伴说,就给你每月150元钱两顿饭,不是不给你,也不是没钱,怕你花钱,你吃了,喝了,穿了,都行,买那些东西不行。我心里想,你说的都是常人所追求的目标,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的是功,是返本归真,就不是这些东西。我想150元就150元,这钱也不少了。生活怎么安排呢,当时我按100元安排,怎么省怎么吃,而且为了修炼自己也要找苦吃,早点还债消业。我早晨吃两个烧饼,给中午准备四个烧饼,在吃饭时我就接一杯凉水,烧饼就凉水。我想,炼功人是不会得病的。吃完饭我就在太阳底下,看会书。虽然生活苦一点,但我心里很踏实,很高兴 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在学法上有了一些提高,而且录像带的钱也够了,还给了功友。每当我看一遍《转法轮》,听一遍录音,看一遍录像,我都会有一点收获,有一点体会,我要用大法指导我修炼。

在我后来学法炼功的同时,在家里也适当地说上几句。现在我在家看书写东西,老伴已经不管了。虽然她还不信,但已经不反对了。从慈悲的角度出发,我希望她也炼功,得法。我接受以前的教训,注意讲究方法。如有一次辅导站组织看老师在94年工作总结和《转法轮》首发式上的录像时,正好她妹妹在。因为她妹妹对气功比较信,我就要了两张票,跟老伴说,你还不陪你妹去,上楼扶着点,我陪她不方便。因她妹妹当时正好腰疼,老伴同意去。那天,本来她带着毛衣,想一边看,一边织毛衣,像常人开会那样。回来跟我说:你说小梅她信吗?我说,她信,能接受。她还说,本来我想织毛衣,但到那儿根本就想不起织毛衣了。我心里很高兴,心想是这个场好,是大法的威力,不允许你干别的。从那以后,她能有时翻一翻《转法轮》了。我要恰当地做她的工作,还要按老师的话宣传法,使她能早日走上修炼这条路。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