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处处管着我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在公园接触到法轮大法。在炼功的第二天我就感到小腹部有东西在转,之后两个手心、上腹部也有东西在转,这就是法轮。炼功4天后我就停了所有的药物。炼功前我的血压高压达230、低压160,恶心,头昏脑胀,浑身抽搐,修炼后这些症状逐渐消失。我参加了94年6月在郑州、济南的传法学习班。在去郑州前的半个月里,我的左侧脊柱边上逐渐鼓起一个馒头样大包,带着左侧上半身都不舒服,不能侧身躺卧。在郑州班上,这个大包溃破出脓。接着,在济南班时这个包继续往外排脓,回家后封了口,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疤痕。医生曾说是痈(俗称搭背),不爱好,要我吃药,打针、开刀,但我明白这是在净化身体,把我体内病灶隐患打出来了,去了根。

56岁的我从修炼大法以来,外观上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皮肤变得细嫩、有光泽了,掉的半截眉毛也长了出来,右侧一个槽牙掉了又长出新牙。更可喜的是我绝经7年后居然又来了2次例假。

学法前我是一个爱管闲事、抱打不平、口直心快的人,退休前负责工会女工、退休人员的工作,每天忙忙碌碌和人打交道。一退下来在家一呆,可想而知那个难受滋味,整天无聊,没事干,靠逛商场、看报纸、看电视打发日子。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后半生的人生道路。学法以来,随着思想的不断升华,心性不断提高,世界观有了明显的改变。我明白了,人身难得,要学法修炼,要返本归真,要丢掉常人所有的各种执著,各种欲望,要把人世间的名、利、情看淡。是老师给我指明了方向,使我又有了奔头。现在我心情舒畅,每天有使不完的劲,并且觉得一天不炼功、一天不学法都难受。我已离不开法轮功,离不开大法。

当然,修炼不是件舒服的事,是极其严肃的。我也受到了多次的考验和磨难。一次打坐时,我发现打坐垫上放有老伴脱下的衣服,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大发雷霆,口出狂言,带有脏字。打完坐,我觉得上嘴唇不对劲,一看肿得老高,又痒又别扭。我马上悟到了刚才的言行太过火了,没有修口。这念头闪过后不久,肿就慢慢地消了。

事隔不多天,我又受到一次类似的考验。老伴单位要分给我们一套100多平方米全部装修好的住房。我确实动了心,不去觉得太可惜,去吧又稍远了点。我说了一句:“当回人不容易,应该去享受享受。”话刚一出口,上嘴唇马上又肿了起来,老高老高的,特难受。我马上又悟到了,修炼大法的人怎么能这么想,一切要顺其自然,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弄来了也得还给人家。我赶快到老师像前承认错误。肿很快就消了。

有一次我和两个功友谈论他人,虽不是搬弄是非,但带有常人观点,造了业。当晚,我就有高血压的症状出现,手脚冰凉,上下牙齿咬的咯咯响,身体也开始抽了起来。我心里虽明白,但非常害怕,因家中就我一人,已经夜深12点了,怎么办?我就在老师像前炼“佛展千手”。到做第三遍时,发抖的腿开始不抖了。等炼“贯通两极法”时,肚子疼解大便拉稀。以后又打会儿坐,到深夜2点钟,然后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一切如常,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这几次的教训,特别深刻。如今我再也不胡乱说了,也尽量不去议论他人,注意修口,免得造业再消业。

我更难忘的是,有一次和老伴一块打坐,半途因腿疼到另一房间的床上继续打坐。这时老伴听到在他的左上方有一声音说:“那屋里的人(指我)要在心性上加强锻炼,要有一颗真正的慈悲心。”当他告诉我时,我先是吓了一跳,有点害怕,但马上悟到了是老师在管我,提醒我,多具体,多亲切,又是多么高的要求。老师讲:“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我检查自己,做的还相差甚远,以苦为乐做的更是不够。我悟到了,一定朝这方向努力去修,绝不辜负老师对我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