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先生学了法轮功

――一个日本人的得法修炼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同我先生白井正于96年2月正式从东京来到中国。他一直对中国传统的气功抱有极大的兴趣。然而绝大多数日本人对气功的认识正如李洪志老师所说的那样,都是一些祛病健身层次的东西,而且一些人为了挣钱,也做起气功商的买卖来了,建立门诊治疗中心等等。那么气功这种超常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为了追求真正的东西,他毅然放弃了从事多年的食品研究工作,踏上了来中国的旅程。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有缘学到了“法轮功”。我先生虽然不会说汉语,也不懂语法,但是为了能尽早理解,明白法轮功的功理,每天总是如饥似渴伏案几个小时,用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地查,翻译《中国法轮功》一书,并用拼音标出《转法轮》的每个字的读音,我深深地被他的精神所感动。我们都被高深奥妙的法轮大法所吸引。

正当他全神贯注地投入学习,并实修打坐期间,6月20日这天,我外出回来,看见他满脸大汗淋淋,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手也在颤抖。我惊呆了,忙问出什么事了?他说:“脚趾头骨折了。”原来,他去厨房给小孩热奶时,听见小孩从床上掉下来惨叫的声音,眼前一时漆黑一片,他不顾一切地冲进屋里,结果一着急脚撞到墙角下的水泥棱上了。我一看,小脚趾头就像树枝一样折躺下来。俗话说“十指连心”。一见此景,我不由得浑身打个冷颤,天哪!这可怎么办呢?我劝他去医院,他执意不去,咬着牙,忍着剧痛用布把脚固定起来,巨大的疼痛搅得他不能入睡。第二天,脚肿得像馒头一样,黑里透紫,半个身子,直至脑袋都发麻,发胀。就这样,他早晨仍劝我去炼功,用不着担心他。而他自己竟然还在床上打20分钟的坐,这个疼痛可以说不言而喻了。他就这样每天坚持打坐,受伤的脚在逐渐好起来。现在可以下地了,肿也消多了。

过去的老人讲:“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他只有一周的时间,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我深深为李老师的大法所折服,也为我先生能有这么好的悟性而高兴。通过这件事我好象也悟到了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