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拳和剑 专心修大法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今年64岁,是95年12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原是个太极拳剑的爱好者,习拳舞剑已8 年了,经过考试被录为业余太极拳二级教练员,三级裁判员,武术协会常委,学过太极、花剑、木兰、少林柔拳四类,各类拳、剑、扇子功等近20个套路,一天不练身上就不舒服,我对它爱到只要我喜欢的套路,不论什么人,认识不认识的,我都追着跟他学,既使不教我,我也跟着看,模仿着打,最后被感动得教我。

由于对它的迷恋,执著的追求,给我造成终身憾事。那是93年,李洪志老师在天津办班讲法传功,老伴积极支持我去学习,同时还请了《中国法轮功》一书和炼功的录音带。临出发前,有人告诉我,要学法轮功,你今后就不能再练拳剑了,我一听就动摇了,要我丢掉几年辛辛苦苦所学的东西,我可舍不得,于是就没有去天津学习,这样使我痛失聆听李老师讲法传功的良机,我现在真后悔呀……

去年11月份在总后第一干休所放李老师在广州的录像带,一位知我丢不下太极的朋友告诉我,你去听听试试,这功与其他气功不一样,这是高层次的功……我就抱着听听看的态度,晚上听课,每天早晨照样到公园习拳舞剑。

我过去也听过一些气功班,可李洪志老师讲的法理,我是第一次听这么高深的课。由于自己的执著心未放下,悟性不高,当时对讲的很多法理都不理解,也记不住那么多,但李老师要求修炼者做常人中的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不争名、不争利,始终强调心性修炼……这些我听明白了,也记住了,使我认识到这是正法,好法,应该学习,可早晨一到公园就又陶醉在太极里不能自拔。希望两者都能学,心想是否有人对修炼大法就不能练太极是误解,是误传,注意听李老师怎么讲吧。后李老师明确讲了,修炼要专一,修炼法轮大法就不能练太极拳,要不二法门。我思想斗争就更激烈了,就反复学习《转法轮》和经文,使我进一步认识到,法轮大法不是练气的功,也不是祛病健身那层次的功,他是修炼大法,度人的,直指人心的,不仅净化人的身体,更主要的是使人的精神道德得到升华,同化宇宙特性,达到返本归真。在我有生之年,有幸得大法,我不能再犹豫了,徘徊了,93年已痛失良机,这次李老师的一席话拨开了我心中的乌云,我决心清理肮脏的思想。我嘴上说丢不下个人的爱好,这只是一方面,这是表面的,另外一方面深层实质的是放不下那颗显示心。别人说我拳剑打得好,功夫好,教得也好,愿跟我学,我自己当然也是这样认为的。大法冲洗着我肮脏的心灵 ,我决心放下对拳剑的执著,走修炼大法的路。

我要全身心投入大法的修炼,于是就把我最心爱的伸缩剑、扇子、书等都分别送人了,一一向有关方面辞去了我的工作,他们除了挽留外,无不为我惋惜,说这一身功夫丢了真可惜,一片惋惜、可惜声,没动摇我修炼大法的决心。

可是在我修炼过程中,又出现了干扰,有人因我不能参加太极拳站的活动,说我搞不团结。还对我讥笑,冷嘲热讽,说什么“三九”冬天,大风里,这帮人坐在地上,真是疯子,神经病,你上天了?成佛了?这些精神压力,我没有退缩,每天坚持到点上炼功。最突出的是,有次炼完功,遇一位朋友,他说他现正在学柔拳,说着他就比划起来,比划了几下就卡住了,他问我下一个式子怎么打,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李老师在考验我对修炼大法坚定不坚定,我很坦然地说我忘了,两三个月前我难丢难舍的拳,丝毫没有动心 我体会到,只有提高了心性,才能泰然处之。

虽然去掉了阻碍我修炼的执著心,但修炼对我来说,还是刚刚起步,常人的执著心还放不下,特别是情,我要按李老师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的要求去作,真修一颗心,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