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忍”上下功夫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一名工程技术人员。95年上半年,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中国法轮功,以前,我从未接触过也根本不相信任何一种功法,可这次一接触法轮大法,就强烈地感到对自己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和无形的制约力量,让我非炼这个功,非学这个法不可。

通过一年来的炼功实践和读书学法,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总洋溢着一种得真经后眼界豁然开阔,一下子认识到了宇宙中真正高层次的理和法的欣喜愉悦之情,使整个身心都处于一种非常祥和、慈悲超脱的美好意境之中,胸怀也觉得像无垠的大海,宽阔坦荡多了。

以前自己作为一个常人时,为人处世的准则只是一般的社会道德标准,基本能做到“真”和“善”就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掌握了一些自然科学知识就觉得自己对社会有用,没有白活。现在我明白了一个人只掌握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到的那么一点点知识并不算什么,而不懂得博大精深、玄奥超常的佛法,不清楚自己生存的这个宇宙和各个空间的真相以及发展演变规律,不知道人生的真正意义,找不到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才是最渺小和真正可悲的。从而,我彻底清楚了后半生该走什么路,做什么人和怎样去走,怎样去做,并真真切切地感到自己已经迷失已久的心灵又被大法点化得通明透亮了。

我修炼难点在于“忍”。

我是个急性子,心直口快,喜、怒都在脸上,既好打抱不平,又有些得理不让人。虽然也肯吃苦,能吃亏,心胸比较宽,对人也讲理解,但就是做不到这个“忍”。别人要是想在嘴上占我的便宜是肯定占不着的,更别说去忍难忍之事了。单位里有人私下里议论我“厉害”,我对此却不以为然,反而认为,在社会上厉害些能少吃些亏呢,这样更不错。于是做事我行我素,爱急臊,不冷静,说起话来有时“冲”得别人接受不了。尤其是在家里管教起孩子来,由于没有顾忌,火药味更浓。孩子把我比作“大老虎”,还讽刺我说:“你要是批评起我来,连着说一个小时都不带重样的。”修炼法轮大法后,自己所面临的最突出的难点自然就落在了这个“忍”字上。一个星期天,家里一大堆活,爱人又出差了,孩子面临期中考试,学校发了复习提纲。可孩子呢,看我忙就钻我的空子,不但不抓紧复习,还看别的书,批评她时态度还不好。这下我有点急了,就想像过去那样说几句能刺激她的话。要在平时她在我面前一贯是头小绵羊,从不顶嘴,但这次也不知怎的,我刚说了她一句,她就截断我的话,还口气很硬地说:“你训斥我,我就忍,你得给我好些德呢!”她这么一说时,倒把我说愣了,半天没言声。待会儿,更来气了,心想,你倒挺会威胁我的,照这样一来,我也不能管你了,这还了得,不行!我今天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是长点业也得对你负责到底。主意一定,我就想好好教训教训她。可这次一张嘴,连自己都奇怪,怎么还是刚才说过的那一句呢?我一连说了三次,那句话重复了三遍,就是换不了样,也就根本说不出什么别的刺人的话来了。这时我突然间明白了,今天发生的这些反常现象决不是偶然的,孩子的话是老师借她之口来点悟我的,是为了不让我再多造口业呀!而我还执迷不悟,一错再错。我当即就向孩子认了错,从此也把她当个炼功人看待,用大法来教育和感化她。一次她测验得了不好的分数隐瞒了,我发现后不但没发火,还给她讲了炼功人的首要标准是“真”--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的道理。还没等我再说下去,她已对着师父的像两手合十,自觉地承认了错误,表示决心悔改。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前一段我老认为自己在“忍”字上下了不少功夫,可是一遇到具体考验,还是把握不住。事实说明,自己所做的离大法的真正要求差远去了。从此我横下一条心,加大力度痛改前非,时时在头脑中绷紧“忍”字这根弦,无论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复杂情况,都努力克制自己,做到“难忍能忍”。

有一次,一位本来与我关系不错的同事,因与别人发生磨擦,反倒把我叫到走廊上矛头对准我大声嚷嚷起来,说了不少伤感情和让人非常难以接受的话。要在平时,我根本受不了的,准要与她理论一番不可。可是这次,我只觉得她好像并没有伤害到我,我心中平静得仍像一片清澈宁静的湖水,连半点波纹都没泛起。于是,我就微笑地看着她,任凭她把一肚子的怨气都发泄完,然后耐心地对她好言相劝,说服她和别人解开疙瘩。事后我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想到自己这次的表现并不是有意用主观意志去克制的,而是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才体味到,正如老师所说:“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当突然间遇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联想起以前,我虽也能做到吃苦耐劳,先人后己或多干工作,少拿或不拿报酬,但自己是把这些当成一种作为一个中层干部所应具备的素质和义务去对待的,在内心深处不是完全情愿的,有时甚至认为自己确实是吃亏的,因此心里并不十分平衡。而修炼大法后,由于有了炼功人的超常心态,有了对得与失的理的正确认识,这一切也都随之从必然走向了自然,心中真正达到了不气恼、不委屈,因而无怨无恨的平静境界。这不正是通过修炼心性真正有所提高,努力向修炼者之忍迈进的具体体现吗?我这个有特性的人,由于在忍字上下功夫,变化很大很快,在短短几个月里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人们从我的变化中看到大法的威力,从而对大法深信不疑,纷纷表示要修炼大法。不到半年时间,我家人、亲威、朋友、同事等30多人,相继走上了修炼之路。

对法坚不坚定 结果就是不一样

现在我和周围的同事共同炼功,一起学法,并在比学比修,互相切磋中共同提高。但是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自己也是走过弯路有教训的。比如:我有一个同事,炼功前我们俩都是药葫芦,三天两头结伴去医务室看病拿药,已经十几年了。炼功后我俩决心从此和医务室再见,也再不吃药了。因此多次出现“旧病复发”等不同程度的清理身体反应,都意志坚定地咬牙挺过来了。可是有一次,单位一下子有不少人患了来势很猛的流感,而且是咽喉、扁桃体、鼻腔和上呼吸道同时发炎。当时我们俩也表现出了与其他人大致相同的症状。头几天,尽管难受,但俩人一致认为这是再次进一步清理身体的反应,只想顺其自然。可坚持到一周以后,症状却严重到喉咙几乎发不出声来,整夜咳嗽得肺好像要炸裂开,根本无法入睡的程度。我们白天上班,夜里折腾,几天下来,拖得头昏脑胀,精疲力竭,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于是俩人都发生了动摇。一天她问我:“你说咱们这到底是不是清理啊?”我说:“如果是清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能过去。我就担心咱俩都是新学员,没进过面授班,平时有些事情上心性守得也不是那么好,老师现在还没把咱们当真修弟子看,还没开始管咱们。”她说:“就是!可要真是那样,不吃药转成肺炎怎么办啊?”我说:“那你自己可得惦量着点,别硬撑,要实在挺不住也别太勉强了。”我就吃了2丸“羚羊清肺丸”。可药虽吃了,不但一点不起作用,反而还发起了烧,夜里躺在床上全身就像被泡在冰水里,盖两床被辱还直打冷战。到了下半夜,又突然感到胸口异常难受,搅得厉害,只想吐,头也晕得天旋地转的。自己当时担心第二天早上去不了炼功点。但又一想,老师不是说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吗?我一定要去。想到这儿,心情感到特平静,也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发现自己的一切症状都消失了,完全好了。我感慨万分,明白了这确实是老师在给自己清理身体,并借此来考验自己意志的。而自己没经受住,吃了药,所以夜里才会胸口难受,发生了那么强的排斥反应。可当自己坚持去炼功的决心一坚定,事情的结果马上就改变了。

说来奇怪,也巧,早上那个同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师父还在管我呢!”接着就告诉我,她回家后先吃了“先锋二号”,不管用,就想改吃中药。于是她拿出一整瓶100片装的“甘草片”,准备用气压暖瓶压点开水吃药,可不知怎么回事把水没压到杯子里,却压进药瓶里,不但药没吃成,还把一整瓶药全泡了。当时她家里人说她:“你一会儿有病不吃药,一会儿把水往瓶子里压,是不是炼功走火入魔了?”但她此时心里已经全明白了,这是老师在点化和阻止她,不让她吃这个药,于是当即就把那一瓶药全倒掉了。这么一来,到了第二天,她也奇迹般地全好了。

这件事很清楚,对于修炼者,归根到底还是个坚不坚定的问题,就是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回想自己炼功以来,一直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是不存在问题的。但仔细挖掘深层的思想,却依然存在着动摇--这种不稳定的执著心。平时,它会隐蔽地潜伏着,就连自己的主意识都难以察觉,而当一旦条件成熟它就会溜出来干扰你,危害性是极大的。正如老师说的:“一直到你修炼的最后一步,还在考验着你对法坚不坚定”。这种考验是要贯穿于修炼的整个过程的。至此,我才明白了,我之所以经不住这次考验,一是由于学法太少,悟道太浅;二是由于对这种执著心放松了警惕才造成的。这对自己既是一次教训,反过来又是一种促进,思想认识真正地得到了提高。我想,心性的提高也许就是这样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规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