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撞之后守心性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1995年3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个月多以后我遇到的一次车祸,更增加了我要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念和决心。

在5月24日上午10:25分左右,我正骑自行车往东行驶,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小土桥。当我骑到这座小桥上时,突然一辆130加长卡车从我身后快速驶来,并强行超我。此时,正遇对面开来一辆汽车,因桥面窄,卡车司机为避免与汽车相撞,偏向我这边开来,当即将我撞倒。卡车的防护栏撞了我自行车的后轮,自行车的前轮撞倒在小桥墩上。紧接着,卡车的后轮又从我后背擦过。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的左半身从脚到手已经大面积挫伤,左手从里到外全部被挫破,自行车左车把的闸把(直径12毫米)从我的左大腿根部的外侧穿透到内侧。当时疼得我直叫。忽然想到我是法轮功学员,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这时卡车司机和在场群众都说快将自行车闸拔出来,速送医院。大家努力拔车闸把,但没有成功,反而使我更剧烈的疼痛。大伙纷纷议论,有人提议用钳子拔,有人提议拆卸车把……此时,我很冷静,说:“这不行!你们得配合我”。我让司机抱住我的后腰,我自己用已全部挫伤的左手抱住左腿膝盖,用右手向外推已穿透左腿的闸把头儿,让另外的同志顺着我的手劲往外拔。很快车把拔出来了,鲜血从伤口涌出。我用左手捂住伤口。这时,人们拦住了一辆过路的小卧车。为了不让血流到车上把人家的车弄脏,我便将左腿放在右腿上,小心地侧卧在小车上。闭着眼睛,凭记忆指挥着汽车向酒仙桥职工医院行驶,心里想着李老师。开车时间不长,血止住了。

到了医院,医生见了我左半身上的血吓了一跳。经医生检查,进行了缝合、治疗、包扎。单位的同志赶到医院,看到我也吓了一跳。医生和同志们都让我住院,照像看是否有内伤……此时已快12点了。我想这么多人陪着我,还要等到下午两点多;又想到自己是炼功人,这件事的发生并非偶然,这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个劫难,我这是在还债,在消业、过关,我要过好这一关。于是我说:“不要紧,我先回家,明天再说。”第二天去医院照了像,果然没有伤着骨头,但医生说:“你这伤是穿透性的,容易感染,容易出现水肿、血肿的现象,5天内要特别注意观察。”朋友要给我联系住院治疗,被我谢绝了。我心想回家后,可以炼功,我相信法轮会帮我调理的。就这样回到家中,自己换药。在静养中,反复看李老师在济南办班的录像,我的心一直很稳定。在养伤期间,法轮功学员及辅导员、分站站长,都来看望我,我很感动。我感到法轮功大家庭的温暖、亲切、祥和。我的伤愈合的很快,受伤的第三天,我就能单盘打坐了,伤口既没有感染,也没有出现水肿或血肿现象,也没感到不能忍受的疼痛。20多天后就下楼去炼功了。我想:我能顺利地过好这一关,是威力无比的法轮大法帮助了我。

我按照李老师的教导,同卡车司机在友好的气氛中解决了此事。他是一个实习司机,如果把此事告到交通大队,他会受到处理,还要吊销驾驶证。他是个体户,才27岁,为人还老实。我是炼功人,要与人为善嘛,不能难为他。而且我还想到,这次是我过难,是他帮我消的业,我应该感谢他才对。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