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经受磨难悟真知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1993年2月学习法轮功的学员,修炼大法两年多了。我领会到做人的真正涵义,返本归真是根本,所以,不管外面的环境多么复杂,我心中有了大目标,保持一颗清净的心,我一定珍惜与法轮大法这份千古机缘,坚定地走修炼道路。

修炼路上磨难多

我们一旦走上修炼的道路,今后的路程就由师父重新安排了,所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会有各种磨难检测你的心性。前面一个考验刚刚通过,下一个就加码。你能经受一个就提高一步。有时,原本不成问题的问题,会突然发生变化,搞得你措手不及。有时乱七八糟好几件事一齐向你袭来,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比如,炼功的第一年,我挺顺利,爱人也支持,家里头、过日子、家务活、孩子的学习他都管,我不用操心。我回家吃饭,早晚出去炼功,心里感觉挺美的。因为很早就喜好气功,找不到好功法,好不容易得到了大法,找到了师父,这回如愿以偿。心里说,这就是我的缘份,大概就该让我这么炼功。好家伙,到了94年秋天,情况突变。我爱人的姐姐是老知青,从东北带着两个孩子来安家,费用很大,靠他帮助。他也不和我商量,给姐姐租房子、置家具,还悄悄从家里搬走好多东西。在触及到切身利益时,人的心性往往很难把握,我就说:“你把东西搬走,咱们用什么?还不告诉我!”他就不爱听了,说:“这些东西有没有都一样,我拿的是我那份,也不碍你的事。”几句话就说僵了。

正巧他们单位让他承包旅馆,借着这个碴儿,整月整月的不回家,好照顾他姐姐,家里一摊子事都甩给了我。买粮,买菜、洗衣、做饭,孩子的学习、参加家长会,等等都靠我,下班后还得坚持到公园炼功,时间安排得紧紧张张。如果光是紧张些还可以过得去,可是突然间,孩子病了,妇科病,流血不止,上医院赶快止血,血色素一查6克,大夫说得休学住院,急得我没主意了。孩子上初三,功课很紧,她自己不愿住院,真是烦死人了。我是从来不去医院的人,只好硬着头皮,每天三次带着孩子打针吃药,一个多月的疗程。每天还要买许多营养品,做病号饭。头几天,病不见好,心想怎么吃药打针也不管事呢?真要有个好歹可怎么办?急得我百爪挠心,撕心裂肺的难受,夜里睡不着觉,坐起来掉眼泪。

第二天该干嘛还得干嘛。带孩子上医院打针拿药,出来再上两个小时的班,中午回家路上顺便采购。赶回家做饭,刚一点火,煤气没有了,没有别人,得我去。住在五层楼,没电梯,空罐好说,回来时30公斤,弄不动,连搬带抱,费好大劲弄上来。呼哧带喘,赶紧做饭。家里一忙,炼功去不了,心里着急。节骨眼上,自行车又丢了。上班,炼功路远,坐车不顺,全指着自行车呢。

刚一上班,又听到人传人的说我欠人家钱不还。嗨,这真奇怪!我让人代买过东西,可记得清清楚楚已付清她了,还传得谁都知道了,我哪是那种人呢?当时也没琢磨过味来,心里挺别扭,可还是又给了她一次钱。

磨难之中悟真知

这些事凑到一块,真让我急不得恼不得。我想,当时我这么难也不知道师父知道不?夜里就做了一个梦,师父给我写了两个字,说是字不是字,像画,笔划特别多,一笔画下来,画得快,可能是师父的功打在我的脑子里的,当时我连想都没想就顺嘴念出了两个字“攀峦”,攀登的攀,山峦的峦。我悟到:修炼就是爬山,往上修就是难,得赶快扔掉不好的东西,轻装爬山。师父在管我,我一下子豁然开朗,精神大振。

我领悟到:磨难越大越多,越是让放下执著心,尽快消业,尽快升华;承受痛苦越大,提高就越快。我心放下了,情况就有所转变,孩子的病一天天好起来,我爱人管他姐姐的事我也看淡了。连续发生的这几件事都与花钱有关系,也是让我把钱财看谈。

我还悟到:常人过日子该做的事,我们炼功人也要做,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比如:对子女问题尽到抚养教育的责任,有了病还要关心她,提供必要的学习条件,让她吃饱饭。这样才能让人理解,修炼是要符合常人的,关键是把心放下。也就是:责任尽到,亲情放淡,修炼最重要。

从修炼实践中,我还体悟到:社会、家庭、工作、子女等等,周围的一切是一个全方位的圆,法居其中(在中心),覆盖修炼,处理好各种关系,调整好各方面的比重,把修炼融化于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做到清静、详和,不动心。如果有一点没有做好,就是有漏,有欠缺,就不能称其为圆满。我原来觉得自己在多方面名利情已看淡了,其实那只是极浅层次的法,离高境界的要求相差十万八千里,放不下的太多了。人所遭受的痛苦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所遇到的麻烦也不是偶然的。你不是意识不到吗?就来个突然的变化,让你承受,让你在难中去悟。

今后也许还会有更大的磨难在等着我,我下大决心,迎接大困难,承受大痛苦,经受大考验,修炼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