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炼功人标准衡量自己

一个初中生修炼二三事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初二学生,我参加过法轮大法学习班,聆听了李老师亲自讲大法。虽然当时只是抱着好奇心,但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我每天无论功课多紧张,都挤出时间读书学法。在此,我把我修炼两年来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一说。

用炼功人标准衡量自己

在修炼以前,我的人缘特别好,从校长到老师,没有不喜欢我的。从小学二年级就被提升为中队长、大队长。可是我学了法轮大法后,矛盾接踵而来。开始有人骂我,我不还嘴,老师不但不批评对方,反而说我默许了,还去找我家长。有一次,我去同学家,帮助她补课,后来就开了几句玩笑。没有想到这开玩笑的话被老师知道了,老师把它当成真事,在全班还开了个“批评会”。当时我想:我现在是法轮功的学员,法轮功的学员就得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所以我认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我都要忍。他们都是常人,而我是超常人,不与他们计较。后来,学校的老师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我都没注意听,不往心里去。对此,老师跟家长说我特别有主意。其实,我是用炼功人的标准衡量自己,不去理会她说我什么。

失去上重点学校的机会时

在炼功前,我一直在班里当干部,事事以身作则,用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学习上,学习认真,不甘心落后,是个非常要强的学生,处处争强好胜。拿考试成绩来说,我得了99分,如果有人比我高1分,我都心里不平衡。如果我得100分,有人比我多几分加分,我回家都要大哭一场,总想着下次考试拿第一。在工作上,我认真负责,学校老师分配下的工作,都认真做好,甭管回家多晚,或饿着肚子,也要认真地完成任务,才离开学校。一次,我不慎把胳膊摔骨折了,为参加大队会,都没跟老师说,硬是忍痛坚持下来,回家后胳膊都肿了。我的特长是书法,曾在全国、全市拿过一些奖。按常理我升学即使不保送,也应该推荐一下。可是,1995年6月去济南听李老师讲法传功后回来,一切全变了,人家把我升学名额给挤了,把我送到一个比“大拨轰”还次的中学。不但如此,还跟我说,就因为我不错,才给安排这学校,需交600元。为此,我家长想跟学校论理,我就安慰父母,我原想:自己学习、工作比较好,自己也曾追求去一所好学校,将来考大学,出人头地。可是那是常人的标准,我是炼功人,我要用超常的理来要求自己了。所以我没伤心,虽然我失去上重点学校的机会,那不是常人所追求的那点利益吗?可是我得到的是常人得不到的,那是更美好的。而且,不让上重点学校,也许就是要去我争强好胜的执著心。

放下吃肉的执著

吃肉,对于我是最突出的问题。原先我顿顿离不开肉,一顿能吃很多,把肉当成主食,没肉简直就不叫饭。第一顿没肉还能忍,第二顿没肉非哭不可,家长就得立即去买。我通过学法修炼,明白了要去对肉的执著心。在听法后不到两个月,就出现了不能吃肉了,闻起来就腥,吃起来就想吐的感觉。不久后,就吃也行,不吃也行。但吃起来,时间长了,对肉的执著心又起来了。一天晚饭,盘中有几块肉,我觉得这肉挺香,多夹了几块。开始没什么反应,可是第二天,肚子痛,又拉稀,一想起来,好像满肚子都是油腻的肥肉,恶心极了,打坐时这种味儿都往上翻。随后又发烧。我深知这是老师为我去吃肉的执著心。以后我把肉看得更淡了。平常我喜欢吃蘑菇,但一吃多了也想吐。一次我跟母亲说了,她把我当成常人,说我是吃蘑菇菌中毒了,可我不这样认为,我说:“我是超常人,有老师法身保护,不会有问题的,只是我尚未去掉对蘑菇的执著心,才会想吐。”在参加济南学习班期间,我在食堂吃饭不挑挑拣拣,有什么吃什么,那里无论饭菜好坏,我都吃得津津有味。食堂卫生条件不好,有苍蝇,有时飞进碗里,我把苍蝇挑出去,剩下的饭菜继续吃。按常理,这样不卫生,会有细菌,常人吃了会生病。然而,一个修炼者怎能因细菌而生病呢?常人的东西是管不了我们超常人的。

靠学法炼功消业 不外求

我在开始修炼时,法学得不深。有一次学校流行风疹,当时我也出现这种状态,就以为自己也传染上了。虽然自己没认为是病,所以坚持没去医院、吃药,但是却误认为,炼了法轮功了,就像上了保险了,老师就应该保证我无病无灾,而不认为是在消业。我就把家中老师的书、照片全翻出来,对着书、照片求老师快给我治好。后来通过不断学法,心性有所提高,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常人是在还业, 炼功人是在消业。以后再有类似情况,我不再求老师给我消业,而是自己积极学法、炼功。一次我发烧,烧得温度挺高,我马上意识到是在消业,就起来炼功,3遍“佛展千手法”还未炼完,汗水就湿透了衣服,体温立刻退了下来。

一场没有发生的车祸

去年暑假时,我随母亲坐小汽车去承德探亲。小汽车行至盘山道时,按常理一切车辆各行其道 ,可是,一辆大货车直奔我们而来。当时我与母亲手持《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看书,只听很响的一个刹车声,一种力量使车停住了。车后的随行物品都飞到前面,我的头撞在前排的椅背上,腿也蹩在前排的椅子下。当时车上的人惊呆了。过一会儿,有人叫:“看看车撞坏了没有。”奇怪的是,眼看车快撞上了,可是下车一看车距仅有50厘米,一场车祸没有发生。车上的人都疑惑不解,只有我和母亲明白,如果没有老师的法身保护,是不会安然无恙的,车上的人也跟着我们受益。想到这里我们又打开《转法轮》,看着老师慈祥的面孔,感到无比亲切。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