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真修小弟子

――一个四年级小学生的修炼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今年12岁。1995年12月的一天,我去同学家串门,见他家里的人们跟着录音机的音乐做起动作来,我很奇怪,觉得比学校的体操新鲜,就在一边看。随着悦耳的音乐声,一个人还念着口号:“如来灌顶”、“菩萨扶莲”……我听着格外亲切,觉得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心里生出一种渴望:我要学这种佛和菩萨的功!我飞快地跑回家把妈妈拉到了炼功场上。后来我知道,我学的是佛家功,叫法轮大法,我们的师父叫李洪志。就这样,我和妈妈迈进了大法之门,随后就有许多神奇的事在我们身边发生。下面我就谈谈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小事。我看见了神奇的法轮

那是在我学大法之后的第五天晚上,爸爸去了北京没在家,妈妈去了炼功点,我在家陪弟弟睡觉。我多想去炼功点上炼功啊。就盼着弟弟快些睡,一边给他铺被子,一边想着炼功的事。突然,我看见许多小圆东西在围着我转圈,红的、绿的、蓝的,各种鲜艳的颜色都有,我又是惊奇,又是害怕,赶忙闭上眼睛,可它们还往眼里飞。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开了天目,我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师父讲的法轮。有一次我上学去忘记了带作业本,回家去拿的时候,法轮竟为我引路,在我眼前飘舞着。我跟着它飞跑,却一点也不觉得累,心里无比的快乐和激动。我想,这是师父在指点我,不要忘了学习呀!后来,我经常在炼功点上看到法轮,各式各样的,围着功友们旋转。我讲给大家听,坚定了大家修炼的决心。去掉贪心 做真修弟子

我以前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贪吃,家里好吃的东西我不能少吃一口。弟弟最小,又是男孩子,妈妈、爸爸和大姐免不得要偏向他一些,有时额外给他钱让他买零食吃,每次我都想方设法跟他要一些,妈妈和姐姐嘲笑我,我也不在乎。学了大法以后,我知道这是一种不好的执著心,应该放弃,可是往往在好吃的东西面前过不去关。

有一天在梦中,我和伙伴去商店买瓜籽,商店开着门却没有人,我抓了一把瓜籽就往家跑,半路上窜出一条黑蛇来在身后追我,我惊恐地奔跑,蛇却紧追不放。有个人救了我,把蛇打死了,并指点我:快往山坡上 ! 仰头一看,面前是一座陡峭的悬崖,起初不敢上,但又怕还有蛇追我,一咬牙就上去了。醒来后我苦苦思索这个梦是怎么回事,猛然我悟道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那贪吃的心就像条黑蛇,若被它缠住了,还修什么?只有沿着老师指点的修炼大道,奋力进取,才能永远摆脱邪恶的纠缠。

可是,我的意志不够坚强,有时候就又禁不住诱惑了。我平时爱吃辣食,家里的辣酱都是我吃了,后来妈妈赌气不买了。有一天姐姐给我买回一袋,我高兴坏了,喝粥也吃,裹饼也吃,结果第二天嗓子痛了起来,咽吐沫都很困难。我端着饭碗很难进食,心想:大概我又做错了,错在哪里?还是贪心不改。再有,那辣酱里也有大蒜,吃了不会影响炼功么?可不能再吃了。我这样一想,奇怪,嗓子竟一点也不痛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点化我。

还有一次妈妈做了炒肉,我平时最爱吃肉,可这一回吃起来有股臭味,恶心得要命,就责怪妈妈买了坏肉。可妈妈他们说没坏,吃得都很香,我却连味也不能闻了。我惭愧地想,又是师父在帮我去执著心。我自己问自己,你不是要往高层次上修炼吗?带着这种脏东西你怎么上得去呢?师父已经几次点化你了,再不改过你算什么真修弟子?

现在我终于放下了这颗不好的心,有了好东西给我就吃,不给我,我也不计较,心里很坦然。事事对照 清除心中的污点

我虽然年龄不大,可是也受到许多不好的影响,常人社会的大染缸在我天真的童心里也留下了一些污点,表现之一就是自私心理。

今年开春的时候,村里要在路边栽柿子树,把最重的挖树坑的任务派给了我们学校。同学们议论纷纷,满嘴牢骚:“长了柿子又不让我们吃!”“大人们的活儿,为什么让我们学生去做?”我也跟着他们嚷嚷。可到底也得服从命令,就都不高兴地回家拿铁锹去了。我扛着铁锹往学校走,不知为什么一低头,却见胸前的法轮章不见了,早晨穿衣服时它还在的呀!我急忙顺路往回找,可怎么也没找到。我心里十分难过,它是我心目中的无价之宝啊,怎么就丢了呢?我就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下子就悟到了。师父要我们在各行各业都做一个好人,我怎么能跟同学们一起讲那些不好的话呢?师父看我不配做真修弟子,大概是把法轮章收回去了吧?我又是难过,又是高兴,难过的是对不起师父的教诲,高兴的是我从这件事中得到了一点提高。

还有一次在梦中,我和妈妈走在去炼功点的路上,突然听见表姐喊救命,她的孩子也哭喊着。妈妈说:“我们快!”说着就往那儿跑,我不高兴地说:“我们还要炼功呢,别去了!”妈妈去救人,我却往炼功点走,这时猛地窜出一个人向我冲来,把我吓醒了。醒来后,我很后悔,在现实生活中我不可能遇到,可在梦中我没经受住考验。我们法轮大法的弟子以真、善、忍为行动的准则,我的“善”哪里去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您可千万别不再管我了,下次我一定改。

可是往往在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上,我就又管不住自己了。开春后,柳枝发芽,同学们都折了柳枝做柳笛,吹起来可好听了。我在小伙伴的劝说下也来到了河边柳树下,并自告奋勇地爬上了树,折下几枝树枝,我也做了柳笛高兴地满街吹。傍晚回到家时,头皮痛得像针扎,浑身也痛,说不出的难过。妈妈问我:“你又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我举着手中的柳笛对妈妈坦白了。妈妈责道:“要是把你的手指头掰下来,你会怎么样?”我后悔极了,想起师父说过,植物也是有感觉的,也是有感情的,觉得很对不起那棵柳树。以前我经常上树折了树枝来喂羊,现在我再也不做那样的事了。接受严峻的考验,坚定真修的信念

在我开始炼功后不久,同班的一个男生也去炼了一次就不炼了。他知道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恶作剧地跟同学们说:“你们打她试试,保证她不还手,她一还手,那功就没了。”在他的鼓动下,许多同学都加入了这一恶作剧,他们有时单个打我,有时合伙对我围攻,拳打脚踢还有笑骂。我双手抱着头,眼里含着泪,在心里说:忍、忍、忍,他们是在给我消业,我千万不能恨他们。这样想着,身上竟不觉得疼了。他们这场恶作剧持续了很长时间,在放学的路上,在课间,我不知挨了他们多少拳脚。有时实在忍不过去了,就在心里叫:师父啊,修炼为什么这样难哪?这时耳边就响起师父的话:“难忍能忍”。

我终于忍过了这一关,可是还有更严峻的考验在等着我。我们学校里有许多同学都在炼法轮大法,也有学其它功法的。开学后不久,学校的老师和校长对我们这些大法学员用另眼相看。自然课上,老师借用书上的科学知识对我们旁敲侧击:“你们是有文化的新人,怎么能被那些迷信迷惑呢?快快回头吧。”而校长则在大会上公开地表示:“谁再炼法轮功,就开除谁!”还气势汹汹地说:“你们这样小小年纪,竟然梦想成佛成仙,那是妄想!谁再宣扬迷信就开除谁!”许多同学都吓退了,表示不再炼下去了。小功友问我,你还炼么?我坚定地说:我要炼!我们炼的是正法,师父是普度众生的。他说是迷信,我说是科学!师父说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我不做沙子,我要做真金!

以前我的学习在班里居中等,现在我比那名列前茅的优等生成绩还高。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维护大法,证明大法开智开慧,是千古以来的科学。今后在我修炼的路上,还会有许多磨难,我有决心度过那一道道难关,沿着师父留给我们的天梯,奋力攀登,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