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老妪谈修炼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今年94岁,修法轮大法快两年了。

94年6月初,我感到头晕、心闷、心律不齐,头重脚轻,坐立不安,不思饮食,病情日重一日。一次,服速效救心丸,从3丸增加到19丸也不管用了。发病时,气憋得我全身发抖,甚至丧失知觉,持续时间短则半小时,长则1-2个小时;每天由1―2次增加到四五次之多。病痛的折磨使我几乎失去活下去的信心,有时真感到生不如死。

在绝望中,我听到孩子们炼法轮功的音乐声,这乐声好像在呼唤我去看他们炼功。就这样,我边看边学。不久,4套动功我全学会了。病情也逐渐好转,感到一身轻快,有时我竟忘记我是个重病号了,我下决心将我有生之年全部投入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去。

94年9月4日深夜,我出现了好像是心脏病发作的症状,几次晕过去。我没有吃药,只是把《中国法轮功》宝书放在胸前……第二天上午我逐渐恢复过来。我知道,自己是炼功人,这次是消病业,过了一大关。

94年11月9日午休时,我看到头前有个彩色的,金光闪闪的法轮,在左右来回地转动,非常好看。我越看越要看,无意中用双手去抱,当快要抱着时,忽然,法轮不见了。我悔恨极了,要是不去抱就好了。不过,师父说了,炼功人不执著。这次活生生的不断旋转着的五光十色的法轮印象,一直留在我的心中,激励我刻苦修炼。

95年5月13日,在做衣服前,我给缝纫机清洗,加油,谁知拆下来的零件,怎么装也装不回去了。这缝纫机我已经用了30多年了,拆拆装装也不下百次了,从来没有装不上的事,真奇怪!这次怎么装不上啦?是师父考验我吧?!我忍着,不着急,不动心。过一会儿,我再装一次就顺顺利利地装上了。

95年6月3日,我请朋友给我理发,她边理发边发问:“你脑后下部新长出来的都是黑发,头前也长出了不少黑发,你最近用了什么药水?”我告诉她我什么药水也没用,我在炼法轮功。我现在不仅头发在慢慢变黑,我右手食指的灰指甲也好了,长出了平平光光的新指甲。

今年4月4日,我炼功在做抱轮动作时,感到腰背凉得难受,腿也站不住,便倒在了椅子上,眼发黑、舌发硬,话不成声……我女儿见我这样问我:“妈,怎么了?”我只能摇摇手,心想我生命之路尚未走完的活,师父会管我的;要是该到头了,也就到头罢,我很坦然。我示意扶我上床,别管我,我自己的业自己消。又过了一关。

做神通加持法要求在盘坐中炼,最好用双盘。今年5月5日,心想,我是一个修炼人不该老是原谅自己用单盘。我今天一定要双盘,便把左腿搬上来,右腿滑下去了,直到第五次才成功。双盘时真痛,可见修炼真难啊!于是,每天我加炼两次,炼到第七天,总算可以双盘了。我要听师父的话,“好好炼功,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