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真正的人生 开始扬帆远航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按照真善忍标准,勇于解剖自己,弃恶扬善,实修精进。

1995年8月初,我怀着坚定不移的决心,踏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几个月来的修炼经过,尤其是参加分站组织的集体学法炼功活动,为我今后的实修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记得自己想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一天早晨,我到公园找炼功场时,整整围着湖边绕了一圈儿也没找到。而出乎意料的是手腕上带的石英表却连续掉了好几次,刚带上不一会儿又掉下来了,反复带反复掉,最后竟根本带不上、扣不上扣了(表带是带扣的),我索性把它放在随身带的提包里。我扫兴的又来到另一个公园,找到法轮大法炼功场时,学员们已经快炼完功了。这时我意识到:我带的这块表不是自己的,那是半年前在一个餐厅老板家里顺手拿的。原因是:我的孩子那时在这个餐厅干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跟老板学会了抽烟、搓麻,还沾上好多不好的习惯,为了报复他们,我就趁他们不注意时把这块表顺来了。我为什么为找炼功场绕了那么个大弯儿?而这块表又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这时候反复掉呢?那正是李洪志老师不允许任何人玷污法轮大法这块净土的超然力量所致。我决定不管多丢面子,也要把这块表“物归原主”。

无独有偶,就在第二天早晨,我到公园炼功场炼完功后,发现自己放在公园门口的自行车丢了,当时我真有点茫然无措,急得几乎落泪。要知道那是自己刚买仅4个月的新车,也是自己练会骑车后的十几年里连丢带换的第五辆新车。我曾想:说什么这辆车这辈子也拿下来了,所以倍加爱惜,哪想到现在说丢就又丢了。可是,当我想到李老师曾经说过的“失与得"的关系时,心里马上就平静多了。一味地心疼失去认为很重要的东西,痛苦得不能自制不正是常人那颗执著不放的心吗?在回家的路上我琢磨:怎么和家里交待呢?这些年竟倒腾车了,又丢一辆也太有点说不过去了,爱人要大发雷霆怎么办呢?不然,就拿自己的私房钱先买上一辆一样的车,从此这事儿永远不提,应付过去得了。转念一想:不行!法轮大法是讲“真、善、忍”的,我现在是个炼功人了,连真话都不能说,怎么才能办真事儿,做真人呢?!无论如何在这矛盾面前,我也不能把它当成阻力,这正是老师对我心性上的一次考验,我要把它当成升华的阶梯,坚定地踏过去。

想通之后,等爱人下班回来,我忍着痛惜的心情,把丢车的情况说了出来。得到的是狠狠的一句:“活该”!但我此时的心情和原来大不一样了,我虽然丢了一辆心爱的自行车,但我却得到了无价之宝--法轮大法。晚上,我轻松地慢步走向炼功场,我含着热泪大声和功友们一起读了“失与得”这一节,泪水冲刷着我污垢的心灵,净化着我整个的心身。李老师说,我们要求失去的是常人的那颗心,是那颗执著不放的心,要能够失去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要能够失去你认为不能抛弃的东西,这是真失。李老师的话,点亮了我心里的明灯,指明了我修炼的方向。就在当天,我这个从没盘过腿的人,头回双盘打坐就坚持了45分钟。从此,我知道了什么叫打坐,什么叫消业,什么叫修炼……

李老师讲,有些人为了某种个人利益,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通过不正当手段得来,他以为占了便宜,事实上他所得的利益是用德和人家交换来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对于炼功人要从功上减,对于不炼功的人要从寿命上减,总之这笔帐总是要算的,这是天理所在。通过两天中切身经历的两件事儿,我对老师的话有了深刻的理解。事实上我也照老师的话去做了。当我把那块不该得到的手表送到它的主人手里时,丝毫没有感到面子上过不去,相反得到的是宽容,谅解和信赖。在自行车丢失这件事情上也是,我爱人一反原来特别爱发脾气的常态,除说了那句“活该”的话以外,其它什么都没讲,第二天下班回来不声不响的又给我买了辆新车。爱人的这个不寻常的变化使我又一次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巨大威力,也就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从这以后,我对任何物质利益看得淡了,把过去从厂里拿来的一些东西也陆续的送回了单位。比如厂里食堂用的搪瓷盘、洗菜盆,以及借了不想还的铜火锅之类的东西。过去我听人讲过这样一句话,说“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所以别人拿我也拿,不要白不要,不拿白不拿,只要看着好,有用,就往家里拿。这次我把这些东西一一送回单位,真是连领导都觉得奇怪,说:“这人怎么越来越傻回去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深感自己在世界观上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我从一个吃亏难受,占便宜没够,损人利己的常人,跨入到了讲多劳不讲多得,只求奉献不求索取的修炼者的行列。是自己生命里程的重大转折,是我真正人生的开始,我将从此开始扬帆,开始新的远航。

我深知,光有在法轮大法这一门里坚定修炼的决心是不够的,重要的是要不断提高悟性和扎实地修。在我修炼过程中,接踵而来的矛盾是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色魔干扰问题。由于是在睡梦中,我很难把握自己,也不知怎样总结教训,对此,我害怕、着急、心烦、懊丧过。反映到炼功盘腿打坐上也是,越到最后,我结印的两只手哆嗦的越厉害,简直不知放哪儿好,时常还出现闹心的现象。我把腿拿下来了,结果第二天腿疼的更厉害了,手也哆嗦的更提前了。甚至后来再盘上腿都要压好长时间。我产生了慢慢来的想法,没能用大法的心性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结果功力好长时间处于停滞徘徊的状态。这时,我参加了分站组织的集体学法炼功活动,看了老师讲法传功的录像,而且听了老师最近发表的几篇经文。李老师每堂课,讲每一章每一节几乎都重点强调了要把修炼心性放在首位的问题,抓住修炼之本--人心。特别是当自己听到“炼功招魔”这节,李老师那铮铮有力的话语,如同一块重重的石头打入平静的湖中,在我心中激起无数波澜,使我沉思良久。此时也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悔恨,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顿时一股热流从头部通透全身。我心里明白这是老师在为我灌顶,在为我又一次拂去心灵的尘埃和不断地净化身体。与此同时,我也实实在在地感到:虽然自己没亲眼见过李老师的面,没听过李老师的现场办班报告,但老师真真切切地就坐在自己对面,苦口婆心、诲人不倦地教我今后应该怎样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正是李老师让我懂得了什么叫返本归真,为什么要返本归真,怎样才能返本归真的深刻道理,我才闯过了“色魔”干扰这一关,而且对大法的理解程度不断加深,功力也在不断的加强。我对大法越学越爱学,不放弃每个吃苦消业炼功的好时机,我想:李老师开大门传大法度我们遭了无数的罪,我们有幸得大法,修炼大法能轻而易举吗?我决心在自觉提高心性、认真学法实修上刻苦努力!刻苦努力!!刻苦努力!!!

最后,我还想补充几句。我的文化程度不高,只有小学水平,是个普通工人,对写点东西比较困难。也没有在众多人的场合发过言。了解我的人都说我,手笨、脑子笨,可是当我决心要把自己这几个月来的修炼收获写出来的时候,我感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加持着我,流注到笔尖,这篇完整的读书学法修炼体会,没觉得特别吃力就写出来了。脑子也觉得灵活多了。这正是大法威德的体现。

我知道,修炼的道路是漫长艰苦的,我立志要返回到自己先天的本性上去,下决心对自己来一番大解剖。我坚信,只要自己坚定信念不动摇,冲破重重巨浪、旋涡、暗礁,就一定能到达修炼功成圆满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