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正法 终生修炼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今年63岁,从事工程技术监管工作,现已退休。我从小受影响,随母礼佛、打坐。1994年9月,看到法轮大法活动站学员在炼静功时,发现自己双腿发麻、欲打坐,心想此功法可能适合自己,于是便开始走上修炼大法之路。

我记得,那是9月9日,我第一天学炼法轮大法,当时就感觉小腹转。第二天冲灌,头顶仿佛掀开,自己上冲很高,觉得奇怪。想到自己以往打坐练功,身体没有感觉,而刚炼此功却反应猛烈,该功非同一般。两周后,学员老陈借我《中国法轮功》一书,回家阅读时,看到封面上李老师全身发出金光,心中诧异。待看完全文,自己很是兴奋、激动。李老师揭示了许多人类之所迷,告诉人们人生意义,教人们如何才能修出高功。我决心:一定要学好法轮大法,炼好功。我没有病,家人也没有病,我不为治病学功,就是觉得这大法好,适合自己修炼,认为只要按老师的要求修心性,好好炼功,就一定能长高功。

老师说“心性是长功的关键”,那么如何提高心性呢?只有通过学习大法才能领会其中的道理,而读书是学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每天都读书,上午看40分钟《转法轮》,下午再看1小时。每次看书前,我平神静心,双腿盘坐,用夹子将书固定后,两手结印,开始阅读。我要求自己每月必须看完一遍《转法轮》。从此以后,我发现每看完一遍书都有许多新的内容,有许多新的感受、新的认识,因而受到很大鼓励,对修炼大法更加充满信心,真是越看越爱看。通过不断地读书学法,我感到自己不仅在法理上得到了较深理解,而且在实际生活中的思想、行为离大法更近了。

比如对待生病与吃药问题:老伴受我影响也修炼法轮大法。有一次,她浑身难受,喉痛、哮喘,“感冒”数日,孩子们给她取来药吃,我发现后制止。孩子们不理解,老伴背地里照旧偷偷吃药,结果非但“病”未好转,她难受得连功也不能坚持炼了。我给她讲道理,告诉她这不是病,是老师在帮你消业,你自己必须承担一点痛苦,这点苦都不能吃?她也明白了,把药全扔了。果然,“病”不治而愈。老伴继续坚持炼功了。

还有一件事:一天晚上,我正炼静功,老伴进屋叫我帮忙干活。我说:“轻活可让大孙子干”。万万没想到,我刚说完,老伴竟抄起痰孟向我扔来,我忙伸手隔挡,未出意外。我却一惊,不敢想到这是老伴所为。老师在书中指出,修炼中发生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提高心性而设的。我铭记老师的话,认识到这是在消业,是在提高我的心性,老伴是在帮我。我没有说话,没有动气。事后,老伴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很惊奇。通过此事,我和老伴都得到了提高。

我年逾60,在修炼中,色关却频频光顾于我。也许是我自认为记得老师在每本书中都着重强调,色欲是修炼者遇到的第一关,此关不过,不能修成。如果第一关都过不去,何谈修炼,更不必说修往最高境界。在过关当中,梦里,当两色魔拉我同枕时,当群魔拥拽我时,当色魔清晰可见时,我视而不见、奋力挣脱,闯过这三关。我知道,各种考验都会出现,我将平心而待。

作为一个修炼者,是要能吃苦的。老师讲过,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冬天炼功,气温低,有时风力很大,抱轮、打坐时间一长,手冻得很麻、很疼、很木,没有了感觉,但我坚持下来。回家后,偶然发现双手此时竟象小火炉一样烫。我从中似乎感悟到老师的这句话了,老师常对弟子们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当我打坐疼痛时,想老师的这句话,一直忍耐下来,由每次只能双盘打坐30分钟,到45分钟、60分钟、1个半钟头。现在,我打坐已能入定,手、脚、头、身感觉全无,只留有自知炼功的意识。并且在炼动功时,除“ 佛展千手”外,其他三套功法也能做到完全入静,随机而行。

在修炼中,我身上的感觉与反应随着读书后心性的提高与炼功次数的增加而日趋增多、非常明显。例如,炼功时长功的功在体外旋转上升;打坐时老师下的防护罩象“鸟笼子”一样从天而降;热呼呼的能量在体内不断流动着;抱轮时元神有时急剧缩小;静功中眼前有许多法轮、莲花,不断移动、变化着,非常漂亮;并感到腹内的元婴在“生长”……

除了读书、炼功,我还坚持参加每周的学习小组学法活动,这对我在法理上的提高起到了极大促进作用。我文化水平不高,对大法的文言部分理解起来有难度。但通过参加学习小组学习、讨论,与大家交流,使我终于清楚了经文涵义,看到了李老师对广大学员弟子的苦心,自己的修炼更加精进了。我通过坚持学法,对大法坚定信念,不断去掉执著心,并能时时时刻刻保持修炼人祥和的心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