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人生路 大法照我心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是新学员。虽然我参加法轮大法的修炼仅一个月有余,但却已深深感受到大法的高深与威德。母亲送来《转法轮》

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炼别的气功已近10年。

两个多月前,我母亲在公园得到了《转法轮》这部佛法宝典。她刚拜读了前几页便急切地给我打电话,对我说这部功法如何如何好。我当时毫不以为然,因为我自认为我所炼的功也很不错,我做事一向专一,不会轻易换功,也不想受其它功法干扰。便对母亲说:“您认为好您就炼吧!”以后的几天,母亲几乎天天打电话来,谈的都是大法,谈修心性,并说她已决定改炼法轮功,我非常赞同。因为我母亲炼气功的历史比我还长,但一直炼形体,不注重心性的修炼,所以提高不上来。法轮功既然讲修心性,那对于母亲是再合适不过的(当时我很肤浅,自以为自己在心性方面修得还可以,现在看来,差得太远了)。就这样,母亲在通篇拜读了大法后,就坚决地加入了公园修炼法轮大法的队伍,并不顾腿病,拄着拐杖专程将《转法轮》给我送来。

在此之前同母亲的多次通电话中,我对大法有了初步的了解,但使我意想不到的是,从我翻开《转法轮》的那一刻起,我便一下子入了进去。在通读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改炼法轮大法的念头,并初步打算在我彻底解决了个人问题后正式修炼法轮功。放下执著心 换得一身轻

我当时正处于离婚诉讼案的烦恼中不能自拔,我丈夫将家中所有存款一掠而空。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我曾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和很好的收入,但八年前,我为照顾患重病的年仅一岁多的女儿而辞去工作。当时我想,女儿身体的好坏关系她的一生,而我可以在女儿彻底治愈后再找一份工作。谁知就在女儿基本痊愈之时,我却因急带累病倒了,病得很重,以至无法再继续工作,因而也就无收入。那么离婚后,患病的我带着年幼的女儿面临的将是生活的拮据。虽然我可以在身体相对稳定好转的情况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来维持生活,但毕竟在经济上没有一个可靠的保障,生活上苦点我不怕,使我忧虑不安的是日益昂贵的学费,而最令我担忧的还是万一女儿或我患病……

不行,不为自己,为女儿我也要争一争属于我们的那一份财产。在此之前,我丈夫早已做了手脚:将帐面提空,转移另存。在法庭上,我丈夫竭尽能事,掩盖事实真相,编造谎言,欺蒙法庭。我虽然在法庭上据理力争,但法院只重证据。就在我为取证而四处奔波并已见眉目之时,我突然“病”倒了,“病”得很厉害。躺在床上几天几夜,虚弱的程度就象大咯血后的状态,但是没有咯血。我躺在床上,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我隐隐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阻止我继续为取证而奔忙。同时我也在思索:人与人这样苦苦相争相斗究竟有什么意义?病倒了,动不了了,一死什么都没有了……转念又想起了女儿将来的教育费、医药费等等。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当时真希望有人能为我指点迷津,很自然地我又想到了《转法轮》。我虽通读一遍,但并没有想到将其中法理与自己的实际生活联系起来。我翻开书,一行一行读下去,心里也一点点亮起来。关于“业力”一节,使我解开了一直令我困惑不解的谜,为什么在分割财产问题上进行得那样艰难?法律明明是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在财产分割上女方可获得百分之七十所有权,而法官却一再偏袒我丈夫,仿佛他是女方。当我四处奔忙,好不容易将各种有力证据提交法庭,并驳得我丈夫哑口无言我已胜券在握时,我却突然“病”倒,致使我无法再实施我的其它计划……老师其实是在点化我,让我尽快还债消业啊!

当我明白这一切后,当下便决定,既姻缘已断,在财产分割上,我可以做出最大的让步:存款不追究,住房我放弃,家中的电器、家具任由我丈夫挑。我态度的大转变,令法官和我丈夫始料未及,我表示希望尽快结案。后来法院只是象征性地判给了我3000元,限我丈夫一周内交给我。

当我迈出法院大门时,心中真是轻松极了。相反,我前夫虽然最终达到了占有绝大部分家产和存款的目的,却是垂头丧气、沉重地迈出法院大门的。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想,当时我心里为什么那样轻松,脚步那样轻快?就是因为我放弃、放下了常人所拼命追求、看得很重的物质利益,换得了一身轻。那么我的前夫,他心头背负着那么多钱,那么多家产,同时还有常人所不知道的黑色物质,那么他必然感到心里沉、步履重。

终于了结了这桩人生中颇为重大的事情后,我想调整一下身心,好好休息一周后,再正式参加法轮大法的修炼,谁知第二天一早五点钟便醒来(平时早七时起床),而且没有往日早醒时的困倦,身心都非常清爽轻松。我又感到那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我来到炼功点。刚到炼功点,辅导员便招呼我说,明天看老师的讲法录像,还有一张票。我一听太高兴了,因为我一直想听老师的讲法,只是因路程太远而一时拿不定主意。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几乎就在家门口,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同时不由得感叹着:这是老师的安排啊!如果等我休息一周再参加修炼,不就错过了这次听法的机会了吗?大法果真非同一般啊!老师早把一切安排好了。

在听法的几天里,我感觉很好,精力充沛,早起炼功,白天经常要去医院照顾父亲,晚上听法、学功,一天很紧张。若在平时,我恐怕早就累倒了,然而这次不同,每天都很精神,丝毫不觉劳累。再放争斗心 炼功心更静

学法活动刚刚结束,我便得悉,我前夫拒付法院判归我的那笔钱,除非我马上把女儿带走(“带走”则意味着女儿将不得不转校)。我顿时火冒三丈,这简直是个无赖!明明在法院协议好的,女儿在他那住两年读完小学(因女儿所在学校是市重点,且离前夫家很近),现在还不到十天,怎能说翻就翻呢,简直太无情无德,太无信义可言了!况且那笔钱我已跟女儿说好,做为女儿的教育基金存起来……我越想越生气,我已一让再让,只剩这一点点给女儿的,他还要赖帐。我给律师拨通电话,并准备找前夫的领导讨个公道,找法院执行厅……一时间思绪烦乱。

约一个小时后,我方想起了大法,想起了我是一个炼功人,渐渐冷静下来。那么我已是一个修炼人了,我在大法的指引下,好不容易才从常人的名、利圈中挣脱出来,现在为这几千元再去打官司,我不是又掉回到常人的层次中去了吗?

师父来度化我,把我引到正法修炼的大道上来,指引我、帮助我、保护我,使我顺利过关,心性一步一步得到提高。那么现在,个人利益再度发生冲突之时,我如何去做?如果我不能放下常人的争斗之心,我又怎能静心炼功呢?经过短时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再退一步,不同前夫正面追回这钱,但这钱是我用来做女儿教育费的。虽然对前夫来说,这点钱微不足道,可对女儿来说,却是重要的一笔钱。我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去他那自己开箱取回属于我们的这笔钱。

在做这个决定的同时,我内心还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彻底放弃这钱,但后者还伴随着一点不甘心和不平衡。至此,我自认为我已基本放下这颗执著心了。几天后,女儿来电话,告诉我她把班里的锁丢了,我前夫将他卧室门的挂锁给了女儿作为赔偿,他自己则又买了一把新锁。我一听便有些着急,因为这意味着我将无法进屋去取回那笔钱……放下电话,我陷入沉思:这件事的来临不是偶然的,师父是在考验我的心性吗?我明白了:师父是要我彻底放下执著心,彻底放下那笔钱。师父借用女儿的手换掉了那把锁,使我无法开启房门入内取钱,师父一点后路没给我。是啊,我连房子-常人看得那么重的物质利益都能放下,眼下这么点钱却放不下……我怎么炼功呢?我决定彻底放下那颗执著心,不论正面交锋还是侧面迂回,我都不追究了,就把这钱作为前夫的辛苦费吧。

在我彻底放下执著心后,能更静心地炼功了。

还有一件事,非常值得一提,那就是在上面这件事发生不久,我意外地得到了一笔赠款。当我接过这笔赠款时,我不由感慨万分。我们一旦走上修炼之路,老师就会重新安排我们的人生。当然我们不能在舍弃的同时还期冀着什么,那不是真正地放下,只有你真正放下执著心,大法才会显现出他的威德、威力!诚心修大法 身心得清净

虽然我修炼时间不长,老师已几次为我清理身体,仅举其中一例:集体学法活动即将结束的前一天晚上,我开始腹痛,夜间腹痛加剧,无法入睡,仰卧、侧卧怎么都不行,且越来越厉害。4点钟,我忍痛起身盘腿打坐复习前一天晚上学炼的“神通加持”之手印,直至熟练为止。

此时腹痛已使我不能直腰,我想,我不会生病,我在连续听老师讲法,不可能生病,这肯定是老师在为我清理身体。自从我一步步走向修炼之路,我能感觉到,我的每一步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我,使我毅然地放下过去所炼的我曾认为非常好的功法,并且不由自主地清理我十分舍不得扔掉的气功杂志。况且,我接二连三地梦见李老师……我相信李老师会保护我。

我此时已痛得周身发冷,我又想到了老师的经文《病业》。我坚信大法,只是担心今早能否去小花园炼功,这个样子,恐怕连楼梯也下不了。

然而就在此时,我感觉右腹部轻轻动了一下,似有一股细细的约三寸长的气流涌动了一下,我顿然感到:我已经好了!随着念头一起,我即刻站了起来,我的确好了,刚才还痛得直不起腰,突然间一下子就好了!一点都不痛了!我看了一下表5:40(我每天5:45出门炼功),我迅速整理一下,5:45准时出发去炼功。我轻松地从22层下来,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这一切多么不可思议啊!我细细体察自己有没有担心,万一下楼到一半又痛起来连楼都上不去了怎么办,但是没有,一点担心都没有,我就是坚信我已经好了!

经受住这次考验,我顺利过关,我几乎一夜未睡,早上炼功回来,又匆匆去医院看护父亲。晚上又去听法直至晚十点才回来,没有一点疲劳的感觉,这在过去简直是不敢想象的。 参加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修炼虽不到两个月,我的身体却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是精力充沛,力气倍增。过去因患病数年体弱气虚,走不了几分钟就感吃力喘息胸痛,现在走几站地也不觉累。过去弱不禁风,稍受风寒必患感冒,继而引发支气管炎,严重时还会引起支气管扩张复发咯血。而现在,早晚炼功,有时顶着五、六级风打坐,甚至几次被雨淋也未感冒。此外,多年的胃病也不治而愈。

过去我是药不离身,家中桌子上、抽屉里、柜子里、床头柜上到处备着药,急救药则走哪带哪。现在我索性将家中所有的药都清理集中在一起,亲戚朋友谁需要谁拿走。我现在已初步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我自修炼以来,身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的每一点提高,每一点进步无不凝聚着师父的辛劳。如果不是师父的点化、教诲,我将至今还迷失在常人争争斗斗的污泥中永无出头。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恩护佑,我将至今还在疾病的痛苦折磨中无法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