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莫过于得法修炼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1993年初,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在北京举办的第七期法轮功传授班(在二炮礼堂)。当时我悟性差,认为法轮功也是气功,当然,认识到他是好的气功,好的功法,不是一般气功,但根本没有认识到他是宇宙大法。所以,我返回使馆后,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学法坚持得不好,甚至偶尔还掺杂着别的炼功(当时还不知道修炼要专一的问题)。1994年9-10月间,我回国内来休假时,有幸连续听了李老师几期的讲法传功录音,从此,我如梦惊醒,对法轮大法的认识有了飞跃,有了升华,真正开始了我修炼大法的人生难得的历程。

通过反复通读《转法轮》,我深切地认识到,人生最最重要的在于学法得法修大法。佛教中讲,“人身难得,大法难闻”。法轮大法的道理实在太深刻,太玄奥了,但又都是真实可信的。我炼功这么多年脑子里存在的问题,别的气功师那里得不到解答的,李老师都讲了,都讲透了。特别是人生之谜,再没有比李老师阐述的更明确了,古今中外没有这么讲过。10多年来,我看过不少论述,比起李老师所讲的都微不足道了。因此,在京期间,同我儿子一起处理掉了所有存书(指其它气功书),那是不少的数量,看过的没看过的都处理掉了,包括我自己在别人的指挥下写的东西,画的画和我儿子画的画,都处理掉了(编者注:他父子俩过去学别的气功,在气功态时无意识地能写书作画)。因为我们认为这些东西会带来不好信息,即使没有什么不好的信息,层次也是很低的。回来后,我也把存在这里的书和文章处理掉了,因为那些即使不是邪道的,也只是低层次的,同李老师讲的相比不值一提,也就没有什么可保留的了。

“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是这种含义吧!具体到现在来说,我已闻道,即使是由于心性还不太高,业力大,修不圆满,也在所不惜了,因为我毕竟有机缘闻到了大法,仔细琢磨了道 ,对于人生的认识不知提高了多少个层次,我从内心里万分感激!

自释氏传法2000多年以来,可怜的人类,我们的祖祖辈辈,我们的祖父、父亲辈多少代人,其中也不乏极其正直的人们啊!他们却没有我们这样的幸运,没能闻道啊。他们一直到死,以为那就是人生,以为就是应该为了一点物质利益去争去斗,为了一口气去活着,以为这就是人类天经地义的生活。至死没能闻道,至死也不知道人生的目的在于修炼―返本归真,多可怜啊!

我已经50多岁了,在末法时期,在人类已滑到极其危险的边缘的年代,我却有机缘闻得大法,“入道得法”,按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用真、善、忍标准衡量人类的行为,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层次;观察周围的一切而自己知道怎样去做,怎样规范自己的言行和用什么标准不停地对自己进行改造;这一切的一切,听懂了的人,理解了的人应该感动得哭啊!多么的不容易!多么难得的机缘啊!

从我的感受来看,李老师的法身没有离开我;睡梦中有明显的心性考验。另外,在小腹的法轮转的也好。再就是工作进展的顺利。这些没有老师哪能这样啊!老师在给我创造各方面的好条件,让我能好好修炼。我决不辜负李老师的期望,一定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实修精进,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