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慈祥地笑了 我激动得哭了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1993年3月中旬,医院决定对我的心脏实施最后的治疗措施―手术。我患严重的心脏二尖瓣狭窄已17年了,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吓呆了,她两手颤抖着无可奈何地说:“手术可以做,但人不能死”。我陷入危难境地,在以后的几个月中一直忙于为大手术做各项准备工作,包括切除盛满结石的胆囊。我的身体已经差得走路打晃了,精神压力也很大。就在我终日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位热心人介绍我学炼法轮功。我一到炼功点,辅导员和老学员们就纷纷给予我热情的鼓励,我感到非常温暖。

使我永远难忘的是“93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我有幸站在了李洪志老师面前,他一直面带微笑地看着我,听我述说,然后他用有力的手在我肩上拍了两下,说:“好了,你没事了”。我觉得有一股很强的热流在胸中激荡,接着就感到这股热流象开了闸门的河水向下直泻奔流,心里特别畅快。老师笑了,我激动极了,真想大喊一声,但没有喊出来,只是哽咽地说了一句“我好了”,顿时热泪夺眶而出。李洪志老师与我以前见过的其他气功师太不一样了,法轮功与我以前炼过的其它气功太不一样了。整个博览会期间我天天去法轮功摊位,看老师和他的弟子为人调理身体,老师的学术报告我每场必听。我信服了,我感到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

博览会后我“感冒”了,发烧39.3℃,全身疼痛。我记住老师讲过的话,要经受磨难,要过关,所以我不去医院,不吃药不打针,坚持炼功。结果5天后体温就逐渐降至36.5℃。回想我在炼功前的二月份发烧也是39.3℃,是住院吃药、打针、输液7天才降至36.5℃。这是多么巧合,又是多么发人深省。

学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心情也愉快了。1994年1月,也就是学炼法轮功的第4个月,参加济南学习班时我登上了千佛山,而炼功前医生曾说:“你能上三层楼已经不错了”。三月在参加石家庄学习班时,我又攀登两座大山,历经两个小时到达山顶的抱犊寨,功友们都为我高兴。尽管很劳累,但没出什么问题。这与两年前医生把我关在救护车里坚决不让我上一座只需五六分钟就可走上去的小山包相比,是多么不同啊。今非昔比两重天!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