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在身边 我心里特别踏实

――徘徊、乱修之后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今年49周岁,几年前就开始学炼气功。开始只是为了自己祛病,以后有了为别人解除病痛的愿望。再后来我又觉得炼功不是光炼那几个动作,得炼自己的德行,在这个社会人生当中要明明白白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几年过去了,我老是原地踏步不前,感觉好像这炼功外,还应当有点别的东西,但自己又说不清,老觉得光炼没什么意思,我不知以后该怎么办了。我见着学功的就请教,想遇到高人给我指点指点。1994年3月,我过去认识的一个老太太,介绍我看《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书。我一看,里边有修炼心性和真、善、忍这几个字,就特别高兴,当晚就通读了一遍。书中讲的理我都能接受,可我不愿炼动作,自己认为,我已经出来自然动作了,无需用死规定的动作限制自己。当时,接受法轮功的理,炼自己的动作,成了我炼功的准则。但没过多久就觉得不行了,心里跟长了草一样坐卧不安,我也预感到照这样下去,自己非出偏不可。一天,我无目的的在公园散步,走到一个地方,就觉得头上有一股力量拉着我转向北的方向,我想:那就冲这边走吧,果然碰到了一大群在那炼法轮功的人。可我还坚持只接受理,不炼动作。就这样我徘徊了一年。

到了1995年3月2日的晚上,我思想上忽然激烈地斗争起来:是学原来的功,还是学法轮功?经过反复斗争,决定改学法轮功。第二天我急切地借看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我立刻感到这个功炼的太大了,等于和宇宙同步。我明白了,修炼一定要专一,要沿着一条大道往上修,乱修一气是不行的。我明白了,几年来我炼功为什么不长功,有些毛病为什么不好,主要是没从根本上下功夫,没好好修心。我连心性的内涵是什么,为什么要修心性都没弄懂,还谈什么修炼呢?更不懂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才能返本归真的理。这些高层次中的法过去从没听说过,怎能修炼呢?我在家一边看书,一边炼动作,当时我的反应就比较大:拉肚子、发烧,难受得我又想哭,又觉得好笑。我整个熬过了12个小时,我知道这是老师在给自己净化身体。我自炼了几天后,有一个声音提醒我:“结印”。呀!这两天光顾着炼了,连“结印”都忘了,老师法身知道我真心学法轮功,在旁边看着我,帮助我呢!有一天,我翻看《转法轮》中老师的照片,忽然浑身一惊,我觉得老师把我都看穿了。接着是止不住的失声痛哭,说不清是委曲,还是后悔,就好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

我在95年3月3日,决心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二天,我80多岁的公公摔坏了腿(至今卧床不起),我立刻想到,这是对我能否坚持学大法的一种考验。我去不了炼功点,就在家炼,又干家务,又照顾公公,虽然一天下来很累,但我学大法的决心坚定不移。炼到6、7个月后,我莫名其妙地出现了懒得炼的情况,我也觉得这苗头不对,法轮大法好,可我有时为什么不想炼呢?后来才明白,这是思想业在作怪,我要真不炼了,那它就高兴了。此后,我尽量抓紧时间学法炼功。

1996年4月6日晚,我去公园炼功,路上从我的后边冲过来一辆卧车,把我撞倒了,来势很猛。司机把昏迷的我送进医院,当大夫要给我脑后伤部缝针时,我立刻清醒了,说:“我不缝针,我能好”。大夫不答应,我有点急了,就说:“实话告诉你们,我是炼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功的,我不缝针,我能好”。说这话时,我就觉得李洪志这三个字就在我的床边,说完又迷迷糊糊了。过了几天,我才知道,大夫果然没给缝针,伤口照样愈合了。我对司机一点没怨恨,见他有点着急,就安慰他:“你别着急,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讹你的”。司机听了很高兴,说了一些好话。

这次与汽车相撞,我悟到是李老师用这种方式,进一步给我清理身体,尽快消业。虽然脑袋、左腿和腰都撞得不轻,可我一点也不害怕,也不生气。我身在医院,心在炼功点,在学习小组。那几天,我满脑子都是:“我没病,我能好,身上疼是消业”。那时,我多想听听看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呀!第三、四天我叫儿子把《转法轮》一书拿来,等晚上大夫不在跟前时翻看几页。有老师的书在身边,我心里觉得特别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