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转法轮》一书畅销想起的几件事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学炼法轮大法一年,退休不到一年。

16年前,因老伴患血液病,多方求索医疗方法。在医疗和寻访中发现,目前的医疗水平对这种病没有有效的医疗手段。80年春节从亲友交谈中得知:一个晚期癌症患者,练气功3个月,奇迹般的有了转机。从此我们夫妇走上了找气功、学气功、练气功的路。一练就是15年。通过练功实践证明,气功对疑难病确有缓解和治疗作用。家中积累了许多气功书和录音、录相带。学的功法很多,练那种好,怎么练才能进一步提高呢?成了难题。

95年6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学习了法轮大法,一下把我们引上了高层次、全新的功法里,并在《转法轮》书中找到了如何提高的答案。我们练功多年,只注意那个练,而没注重那个修:修炼心性。学了这本书,我们注重了心性的修炼,成效特别明显,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心性也越来越豁达。老伴再也不把自己当作病号,学法轮大法一年,整整一年没去医院。有病人的家庭气氛是压抑的。我们学了《转法轮》明白了许多炼功和做人的道理,家中充满了轻松和愉快。真是觉得越活越年轻。我的左腿下部多年的浮肿消失了,白了的双鬓又长出了黑丝。

这个大法太好了,后悔为什么未能早些学。逢人就宣传这个大法好。后来儿子、儿媳、妹妹、弟弟、妹夫、内弟等亲友都相继炼了这个大法。不广播,不登报,人们由内心中引发的动力去推荐这个大法,我想这就是《转法轮》畅销的原因。

我95年7月托人捎给在国外攻读物理学博士的儿子一本《转法轮》。他读了这本书,回信中说:“你们做了一件多么好的事,比给我第二次生命还重要。”可见这本书对他的震动有多大。他为了学这个功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多方打听,才找到一个回国学过这个功的功友。

在我接触到的法轮大法学员中,有工人、干部、大学生、教授、博士研究生,出国访问学者、工程师、讲师、画家、高级工程师、主任医师……这些人都是在教书育人、社会活动、科学研究、医疗临床中,有多年实践经验的人。他们看过《转法轮》,在一起谈起这本书时都说:“这本书太好了,要能早点学就更好了。”

我于96年1月接手为功友买学功资料,服务对象是两所大学,一个研究所和附近几个炼功点。从1月底开始,不足半年,就销出《转法轮》4700本,中间还有段时间供应不上。这本书没有登广告,但出版社和批发部门,门庭若市,一再出版,供不应求,总是缺货。5月份以前,国内一直列为十大畅销书之一。为什么人们这么喜欢这本书?我们这几个炼功点炼功者不足千人,为什么需要量这么大呢?这些炼功者,多数是有知识的人,年纪也比较大的人多。许多人经历了历次运动,在人生的道路上,有过经验教训,渴望社会发展,人心向上,积极寻求道德高尚的书,提高人类素质的书,推动社会进步的书、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书。《转法轮》正是人们要寻找的这样一部书,才使得人们奔走相告,得之恨晚,畅销不衰。

法轮大法的学员,很看重《转法轮》书中的要求来规范自己的行动。

例如:在任何法轮大法的炼功点上学功,不收费,并且认真教功。我们卖的书,进价多少,卖价多少,不能加价。采购运输费用由工作人员自己支付。我们这个炼功点是集体活动要租用场地,一向由组织者解决,不硬性摊派。因为李洪志老师要我们修这个心:不为名不为利,要能舍,不能舍的事,可以不做,做了就要用提高了的心性标准来衡量自己,用书中真、善、忍的宇宙特性来检验自己,遇事把自己的利益看淡了,为对方着想。这不是傻,是一种境界。当年雷锋也是因为他的思想境界达到了那么高,才能办出那样的事。

在法轮大法的炼功场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炼功经历,都把《转法轮》当作必修课,按书中要求严格要求自己。绝大多数的学员,特别是老学员,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兢兢业业地工作,工作中不争名,不计较奖金多少。遇到与人发生矛盾时,先检查自己。遇事替对方着想,看对方能不能承受得了。自觉地做一些有利于国家、民族、社会的好事,牺牲了个人利益也是自觉的、愉快的。社会上的道德败坏现象在法轮大法学员中找不到市场。

《转法轮》一书使人自觉地遵纪守法,无私奉献,是净化社会,提高人的道德水准的一本好书。如果看这本书的人多了,社会面貌将会改观,社会秩序将会好转。这是一本造福中华,造福人类的好书。 我在退休前得到《转法轮》这本书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