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到了人间的净土

【正见网1999年01月01日】

我61岁,是副教授。我爱人 ,65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学院导弹专业。我俩都是工作40多年,奋战在教学、科研和导弹研究第一线上,为教育和科技事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现已退休。为事业艰苦奋斗和病魔缠身

我俩有缘学法轮大法,是在1994年11月开始的。在学法轮大法之前,我俩不相信任何佛呀神呀道等,也不相信任何气功。一方面由于搞教学和科研工作总是那么多,总是那么累,无暇接触与自己专业无关的东西;对除自己专业之外的任何事情,任何娱乐也不会,也不感兴趣。每天总是兢兢业业地忙自己的专业,没有享受过一天人间吃、喝、玩、乐的幸福。因此结婚11年才有两个孩子,结婚16年才有个家。而老张每年要有2/3的时间出差在外。40年我们很少在一起度过星期天和节假日。我们在各自岗位上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可以这样说,我们前半生没有浪费时间,为人类进步事业尽了一份责任。但是,人像一部机器一样,不停地运转迟早是要坏的。我俩运转到50多岁时,身上所有的零部件出了问题,甚至严重到有生命危险,趋向彻底报废的状态。例如我1990年突然昏迷不醒,住院一查得了严重心脏病,经北京市许多心血管专家会诊,都说无法医治。常用药已无法治疗,建议我出10万元更换心瓣膜。试着换,还不能保证治好。听医生这么一说,我想我这辈子还没赚过10万元。考虑学校的经费又那么紧张,别给学校找麻烦了,既然医院没有办法治,住院也就没有意义啦!早点出院,还能给国家节省点医药费。出院后,身体更加虚弱,心脏病没好,又得了肺结核,胃炎,肝积水,好像五脏没有一个好的,每天病魔把我折磨得只求一死,不想一生。

俗话说的好,“祸不单行”。我的病还没解决,1992年5月的一天,我爱人突然得了大面积脑血栓,嘴也歪了;人也痴呆发傻了,不能说话,不能走路,立即住院。经304医院抢救,病情有所好转 ,但由于堵塞面积太大,后遗症用常人的办法是没法根除的。当时两个孩子还都小,男孩上高中,女孩上初中,也不会照料我们。我们真是活得很累,很痛苦。得大法获新生 “活菩萨”判若两人

天无绝人之路。在1994年10月1日的国庆节,我的一位朋友来看我们。她说,法轮功很好,你们俩待人忠厚,你们一定会有缘分学好法轮功的。说着,就把《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给了我。我当时因悟性很差,我说:“当今骗人的事太多了,我不信,你把这本书拿走吧,我也不想看。”她说,先放在你这里,有时间翻翻看看。这位朋友的热情和诚意,我就把《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留下了。她走后,我漫不经心地翻看着, 看着看着进去了。越看越想看,越看越发现这本书与一般科技书不一样,有着很深的哲理。在我所看到的国内外科技书中,第一次看到能把宇宙、时空、人体、生命的奥秘说得清楚的就是这本书了。我看完一遍还想看第二遍。边看边照着书上写的功法一点点地去做。做着做着,感到全身特别舒服,心脏也不那么疼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不明白,我就打电话问我那位朋友。她说:这是好事。让我继续看书,继续炼功。我就是这样走进大法之门的。后来,我们俩又找到南礼士路炼功点。我们刚去,功友们都特别热情,帮我们纠正动作。每个炼功人都是那么祥和,心怀坦然,我从心里喜欢这些人。

当我炼功一个多月的时候,奇迹在我身上出现的很多,我只说一个事例。炼功前心脏病疼得有时昏迷过去,从学大法一年多没昏迷过。过去心绞疼不能平躺着睡觉,只能用棉被垫在床背靠着坐着睡,而炼功不到一个月竟然能平躺在床上睡,觉每天睡的非常好,梦都很少做,一觉醒来大天亮,舒服极了。就这样,每天坚持看书,早晚炼动功。现在心脏也不疼了,肺结核也好了,脸色由腊黄的,也变得白里透红了,真是判若两人。

下面我再谈我爱人的情况。他从1994年底到现在一粒药没吃,变化相当大,脑子比以前清楚了,还会思考问题了。学大法切磋时他还说上几句,大家都爱听。见到同事还幽默地开个玩笑,逗得大家捧腹大笑。腿走路也利索多了,早上去炼功,还在路上跑几步。每天笑咪咪的,退休的和在职的军人一见到老张都叫他“活菩萨”。要说的奇迹就太多了,大法给了我们新生。以真善忍为标准 做个真正的好人

通过学大法《转法轮》,我们的心性也有很大的提高。大法不仅给了我们新生,也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通过反复通读《转法轮》我懂得了什么是宇宙特性――真、善、忍,今后人生中怎么做才是好人,心里有了“好”与“坏”的衡量标准。我说一个例子。我一个朋友与香港某服装公司合资,从香港进口一批服装,价值200多万元。因没有报关,被查扣,并罚款,还要将货退回香港。这位朋友找我帮忙。我当时想,朋友有难大家帮,我立即写了一个条子,请我的学生从轻处理。结果只罚了1万元就将货退回香港。朋友说我的面子真大,我听了还自豪,后来我学法轮大法之后,发现我做错了,没有按宇宙特性“真”字去做,既害了国家,又害了学生。

1995年3月,老张的一个同事退休后,在地方合伙办了一个羊绒衫厂,产品要出口,但取不到“出口许可证”。在办许可证过程中了解主管人就是我的学生,就找到我家,让我出面办“许可证”,并要给我1万元的“佣金”,给我的学生2万元。没等他说完,我立即回答他,我说:“我是法轮大法修炼的人,不能干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学生的事,我不能办”。就这样拒绝了,他们很不高兴地走了。

在一次中学时的校友会上,我们阔别了三四十年的校友大家团聚在一起,有的建议我,有许多海关、商检、外贸的学生,可以利用“师生”关系就能发大财,何必在家吃咸菜,喝糊糊,受这份苦呢!我说,不干损德的事,赚不义之财,不是我修炼人做的,吃咸菜、喝糊糊有什么不好呢?许多人认为我是个“傻子”,我认为,我的思想境界比他们高得多。真是:“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啊!谢谢恩师,是法轮大法使我们找到了人间的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