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DC、耶鲁正法小记

【正见网2006年04月27日】

4 月18-20 日,胡锦涛要访美,心想这又将是一场正邪大战。尤其是在苏家屯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事件被曝光,美国政府和主要媒体沉默之际。我和4位同修同车去了华盛顿DC。华盛顿DC这两天气温格外高,刚一到华盛顿DC,我们就参加了大游行。在华氏70度的骄阳下,大家向路人传递着一个信息:中国正发生着灭绝人性的屠杀,凶手就是xx党。因为是午餐时间,大街上人流非常密集。与我一起的同修亮开嗓子,领头用中英文喊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谎言,停止杀戮,停止酷刑”“告别中共”“法轮大法好!”等口号。 一改平日法轮功游行过于安静的做法。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四位年龄在6-12岁的小女孩,她们手拿“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背着小凉帽稚气十足地行进在游行队伍中。许多路人看到后均露出吃惊,爱怜的神情。

第二天刚到白宫附近,已见人头涌动。在法轮功学员的黄、白色的横幅中穿插着张牙舞爪的血旗。有一学员急匆匆地告诉赶快增援。只见一群手持血旗和星条旗的老年人坐在一家饮料店前的椅子上,而他们的前面则是一大帮手举大、小血旗的青年学生。他们在马路压子边与我们的学员挤作一团,拼命想把我们的横幅挡住。看见那阵势,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想到他们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于是拿来大纪元苏家屯特刊给坐着的一胳膊扎着白色医学会字样的老年人讲苏家屯事件,他低头不语。于是,我就一个接一个地讲。这时,有一老头舞动着小血旗“去去去”地赶我。我只觉得血往上涌,告戒自己要稳住心。没想到,看我没动气,那老头竟把血旗指到我鼻尖上。当时我忍无可忍,一把抓过他手中的3、4面小血旗扔在了地上,他吓了一跳。我大声告诉他法轮功不仅在为自己遭受的迫害而申诉,也在为所有的中国人争取说真话的权利。这时一位同修问我会不会唱“为你而来”,我说会,于是我们一起对他们唱“面对暴力威胁,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我因为爱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那,请你倾听我的诉说,法轮大法好,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我们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我看到眼泪顺着同修的脸颊悄然滑落,我也哽咽着唱不下去。那一群老年人象被定住似的,均默默无语,没了刚才嘲弄的神情。据了解,他们都是台湾人,祖籍大陆。也许他们中有的人已忘了当初是怎么被奸诈的xx党赶出大陆的教训了,今天利益驱使他们与狼共舞。在我们唱歌时,我看到一些学生也若有所思,顺手递一份报纸给他们也顺从的接了过去。

下午,一位从欧洲来的学员邀我一起形成读九评小组。于是,我们几个,一个把扩音器高高撑起,一个专心读,一个负责挡太阳,一个帮着翻和固定报纸,配合得井井有条。读完一评,读一遍“大纪元郑重声明”。读完后抬眼望去,刚才血压压的一群人不知怎的只剩几个无精打采的准备离去。心中不免升起几分感慨,师父告诉过我们,九评是有法力的。读完一评,就象扔下一颗原子弹一样,把共产邪灵炸得没了踪影。于是,我们又找人多血旗多的地方念九评,一会儿那里人又消下去了。

傍晚时分,只见从胡锦涛住的旅馆方向驶来几辆插了血旗的黑色轿车,想来他们是往机场去了。于是我们使劲喊“停止迫害法轮功”“法办江罗刘周”。这时,一位同修过来叫我过到她那里去喊口号。原来,几个学生在喊诋毁师父和大法的口号。我迅速的站到那领头的学生后面,用足力气喊出“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声音之响亮,令我吃惊。那领头的吓了一跳,说受不了。我叮了他一句“你知道你站在杀人者一边。”他和他身边的学生看了我一眼,不再言语,一会儿便说要走了。

原本只计划参加两天DC的活动,但看见中使馆使用百姓的血汗钱大批雇佣不明真相的人欢迎独裁者,掩盖他们的罪行。一想到中使馆对外号称要派三千人去耶鲁大学助阵,我心中难以平静。自我审视,我还有潜力。尽管这潜力的开发有些难度。果然,我一打电话回家,丈夫第一句话便是不容质疑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打着哈哈说要与同修一起多呆一天,没想到他一下就撂了电话。我心中真是不舒服,再打电话回去,儿子竟也一反常态的说妈妈你不要再打电话回来了,你打我也不接。他们的反常使我越加觉得去耶鲁的重要。

于是我们几个同修在法上讨论了去耶鲁的重要性,并且把我们的想法通知了另一车远道而来的同修。令人感动的是他们一车五个人,竟然在回家的路上开了两个小时后又掉转车头连夜赶往耶鲁 。

我们抵达耶鲁时已是早上5点。我们稍事休息,便各就各位。有拉横幅的,有发传单的,有发正念的。平时胆小腼腆的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找了本《九评》,对着大喇叭念了起来。

果然,中使馆调集了好多大巴士,光校车就有7、8辆。都是沿海省份的侨团,戴了统一的红帽,红背心。他们中有一人在与我们的交谈中不小心漏了自己是拿了钱来欢迎“胡主席”的。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队军乐队,正好站在我们的展版和我们的喇叭前,于是,我赶紧上去告诉他们苏家屯真相,他们在听,但不敢接资料,他们的眼睛不断地的我们的展版上扫。有一位被我们的同修问急了,说了句“我们也得吃饭呀。” 邪恶正是以利益把人的良知变卖了。

草坪上,邪恶以最大的音量放着邪歌,场上每个人都必须扯着嗓子说话。这时,一位美国老人气匆匆的过来问我,谁把音量开得那么响?我手指了下4米开外用扩音器直对着我们的两个中年男子。他气急败坏的朝他们而去。这边,我们学员的静静的发正念,念九评和他们那边的歇斯底里放邪歌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每个过路人都能分辨出这正和邪。正当我们念着共产邪党的杀人历史,对方的高音喇叭突然哑了。整个街道是那么安静,我们赶紧用国语、粤语念起了大纪元郑重声明。珍贵的10分钟,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机会听到这正义的声音并对自己的未来作出选择。神对人是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