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锤百炼迎新生――年姨的传奇历程(五)

―返本归真终得度
新莲

【正见网2006年04月30日】

生命更新遇正途

我的情形算是一个危重病人;一般来说,法轮功虽然是一个不收礼不收费就可以把所有的修炼功法详尽教出的法门,可是他们通常不收一心只想治病却不是想来修炼的人当学员,那是因为大部分危重病人的心都放不下,他们来只是为了利用法轮功治病,而不是想修炼自己,那么治病效果和随后造成的影响就不好。我当时因为不知道这些,只觉得《转法轮》这本书就是我寻觅了一生的书,《转法轮》里面所讲的修炼法门就是我这一生所要寻找的真正的答案,加上我的时间不多了,生命可能是不够用了,所以我决定,我更要抓紧时间努力修炼!

就这样,2002年,我看完书后就自己直接到公园炼功了,那时我的身体状况很差,在体力上还没能走几步路,总觉得头晕晕的。由于我身上的病这么重,而且又绕了那么远的弯路,还用偏方跟其它民间疗法把自己的身体弄得乱七八糟的,最后都快没救了才找到法轮功,所以当我炼了法轮功后,马上很神奇的发生多次净化我身体并且大量排毒的现象。象我一开始炼功就血便,还合并着强烈的肚子痛,整整这样一个星期我挺住了,因为我知道我带着这么脏的身体来炼功,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

一个星期之后,我开始全身发痒,真的是全身痒得不行,那是一种从皮肤底层透出来,抓也抓不到的痒,而且连眼球、黏膜各处都痒,痒到我必须要涂一点有些凉凉的乳液,才能闭上眼勉强入睡,而且全身皮肤上的毛孔很快给我抓得到处都是黑点点。后来我还开始热得不行,一边咳痰一边流鼻涕,好象根本停不下来。就这样不知道在那短期间内我究竟咳出了多少块痰,但我还是坚持着炼功学法,至于身体它要怎么排毒就让它怎么去排毒吧!

我会有这样的信心,是因为就在我去炼功点后的第五天晚上,我坐在床头刚要睡觉,我就清清楚楚的看到法轮功的师父走到我的面前,师父笑笑的把手伸进我的头部,轻轻的拿出一块黑黑的东西,随着那块黑黑的东西的取出,我整个人顿时清醒了,头再也不晕了,我愣愣的一动也不会动的看着那无限慈和的师父……我愣愣的看着当时一直都在慈祥的跟我笑的师父,我在师父面前全身里外每个细胞都被震动了,因为我一向都很敏感,似乎从微观深处我清楚知道了他就是要来度人的师父……在这令人屏息的时刻,我来不及也说不出任何的话,后来师父再笑笑的看我一眼就走了。

夜宿神坛、立掌神通

还有一件奇事,那就是得法后不久,我一个朋友一直邀我去他们那边玩,玩到要睡时我到了她家一看,发现他们家中一楼神坛中有供奉着许多尊神祉的塑像,因为我很敏感,所以我就感觉到好象很不干净,当下心里就有点犯嘀咕。结果后来果真是辗转难眠,在二楼睡觉的我怎么睡都睡不着。我灵机想到应该要爬起来发正念,于是就将大法的书打开放在我的身边,并且开始结印跟立掌。随着我正念的发出,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一直在涨大,我原本盘坐着的腿跟脚竟然沿着楼梯下到一楼去了,我的上身一直涨大到了三、四楼……可是当时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开始紧张了,我在心里一直说“够了够了,停下来……停下来吧”……就在这时,我看见原先在这屋子里面不晓得是哪一些不成形的“东西”们,这时他们都一个接一个的快速夺门,落荒而逃去了。于是随后我就放了腿,重新开始睡觉,也得到了一夜好眠。

今是昨非辨明慧

我记得我刚刚去公园的炼功点没几天,先前学习昂贵气功班的行政老师,就打电话来邀我回去上课,他还跟我说,如果我愿意回去的话,那中级班四万元的学费就不跟我算,高级班六万元的学费也可以优待这样。我不为所动。

结果过了一阵子,我先前在气功班的那个跟我比较有交情的指导老师(他曾经非常用心的为了我的上肢不听使唤的问题,还私下帮我灌气调病过),凑巧在这时开始自立门户对外招生,所以又打电话来找我,问我还要不要一起去“采树气”?我当时已经知道《转法轮》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也已经知道了采树气跟为别人用气功治病都是炼功人不可以做的事情。我就反过来劝那老师希望他好,由于他不愿听,我就更积极的又给他看《转法轮》,可是他看不下去,看了两页就说他根本不信这个,他只相信采气,要采日月精华跟自然万物之气,如此阴阳调和,还有气功医病跟练功?病……等等,我看他那样顽固与执迷,也就只好无奈作罢了。

千难万劫之后终于進入了正法门修炼

在这期间我想到,先前因为我的介绍而让许多人進了那个气功班,想到那些朋友,我实感到心里难安,我希望他们能够知道还有法轮功这样正派、正道、正信的法门存在。于是我在后来就一一的劝他们离开,不过毕竟有的人还是在里面,有的人出来后也上了法轮功免费开的“九天学法炼功班”的课程,但之后他们也是带修不修的,似乎不是很珍惜。哎呀!我说,如果对这样得度的机缘轻易错过,这对有兴趣习练气功或者是想修炼的人来讲,真的是最大最大的遗憾,因为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能明白他们错过的是什么的话,恐怕那时后悔也莫及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