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画皮

天使

【正见网2006年04月21日】

从你出生那天起,谎言、欺骗、贪婪、屠杀、暴力,这些就是你的全部家底。

巴黎公社造反的那群流氓,杀人抢劫,强暴妇女,还毁掉了法兰西无数灿烂的文明古迹。

可是,你却恬不知耻的吹嘘,说那让人齿寒的罪行,是共产革命的第一起。

是凡实行过共产主义的国家,都留下了你暴虐的痕迹,使那些受害的人们,从此对共产主义四个字不愿提及。

你对中国人说,领导八年抗日,浴血奋战的是你。可是,在接受日军投降的仪式举行的时候,你告诉我们,你在哪里?

你对国民党喊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还吵着说要民主、自由的权利。你用最卑鄙的统战的手段拉拢人气,派出间谍刺探情报,又借助于苏共的势力,打败你的政敌。篡夺了国民党的政权,把他们赶到台湾岛上,赶到大海里。当你获得了政权,民主自由就成了你的死敌,你从此不允许人们把自由和民主几个字,在你的面前向你提及。

那些被你的统战拉拢来,帮你获取政权的人,你已经不再需要,于是镇反、三反、五反的运动中,你用各种手段,把他们全部剔除出局。

你宣称中国的粮食很争气,亩产个十几万斤,几十万斤根本不是问题。十年内赶美超英更是不值一提,结果美梦破碎了,一片狼藉,满地都是饿死者的尸体。

你叫知识分子,民主党派给你提意见,山响的口号让他们信以为真,以为你真的要实行民主,他们终于可以讨回自己应有的权利。可是谁想到最后,你却把他们都当做右派处理。

你叫红卫兵破四旧,毁掉中国古老的文明,毁掉中国人做人的良心,砸碎中华人做人的脊梁,于是,一个古老而伟大的民族从此便一蹶不起。

你,用疯狂的屠杀来对待争取民主、自由的大学生,称他们是暴徒,可是我知道,他们只是想要回,本属于自己的权利!

九十年代初,欧洲共产体制下的人民,终于看清了你的嘴脸,他们毫不犹豫的把你抛弃。

如丧家之犬的你,只好选择中国做为你苟延残喘的领地。
  
法轮功洪传,真善忍的理念遍撒神州大地,净化了多少迷途之人的心灵,恢弘了多少人间正气。这可吓坏了灭绝人性、邪恶至极的你,你认为真善忍是你面临的大敌,你一厢情愿的认为,善良的法轮功会和你争夺你口中的美食和领地。

于是,你妄图摧毁法轮功学员们的信仰。使用铺天盖地的谎言,使用邪恶无比的强奸、屠杀、暴力,让那些无人性的恶人,污辱践踏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当你发现这一切根本无法改变他们时,天安门前就上演了一出自焚这样拙劣透顶,荒唐可笑的丑剧。

殴打,强暴,屠杀,判刑,劳教,……所有人间能想到的暴行都被你疯狂的施出,可当面临指控时,你却又矢口否认,心虚至极。原来你也害怕,其实你的疯狂就是你害怕的掩体。

其实你的疯狂,恰恰证明了你是黔之驴……
  
你让工人失去了他们的工厂,农民失掉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让他们在苦难挣扎着,你却从不在意。

你叫嚷着,叫那帮愤青去游行,去反日,可是,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结局是你把他们关进监狱里。

你,嘴上喊着民主,改革,可是,当屠杀汕尾无辜的村民时,你还想用什么来把你的谎言维持到底?

一本《九评》出世,剥了你的画皮,让你的罪行赤裸裸暴露在青天白日里。 而劳教所发生的残酷迫害的罪行,惨绝人寰,不容置疑。
  
你自称光荣,伟大,正确,其实,你卑鄙,下流,无耻至极。有一点点政绩你都吹嘘不已,可对你自己干完的坏事,你从来都是绝口不提。

你命令我写篇文章歌颂你,可是我翻遍了史书,没有找到你光辉的足迹,却只查到了你的血债一笔一笔。

欠了那么多债,你又用什么去还?就算是把你连骨头渣子都卖了,你也偿还不起!

没有你,中国人才会有做人的权利。退出你,人间才会充满浩然正气!
退党吧,中国人啊,生为人,必须要脱去共产恶兽的印记!

曾经的耻辱,铭刻在真正的炎黄子孙心里。

退党,是这个古老民族最后的一线生机。

唯愿民主、自由之理念,播洒中原大地。

我中华亿万儿女不再受共产邪灵荼毒之苦,从今后扬眉吐气!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