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沉默 尽职尽责

李鼎

【正见网2006年04月16日】

最近媒体上揭示出来的从2000年以来中共专制下的中国的许多劳教所、监狱等“死亡营”与医院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人体器官,从中谋取暴利。

2006 年3月以来,据数位证人向国际媒体大纪元指证了中共苏家屯秘密死亡集中营魔鬼暴行:从2001年起,该集中营中关押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4000人已被活体挖取心脏、肾脏、肝脏、眼角膜及皮肤牟利后,被扔进营内的焚尸炉毁尸灭迹!受害者包括老人和孩子。该集中营的操作从2001年就已开始,2002年达到高峰,被秘密关押于此的法轮功学员迄今无人生还。来自军队医疗系统的证人指证:“全国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至少有36个,最大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在吉林,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和各种政治犯;吉林九台地区的第五大集中关押地的关押人数超过1.4万……。中共目前已经公开宣布法轮功学员为阶级敌人,同意对其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学员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在国内外强烈呼吁调查沈阳市苏家屯血栓医院涉嫌大规模活体移植人体器官杀人案件大背景下,3月27日中国卫生部出台了首例《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并将于2006年7月1日起施行。

对中共卫生部出台的《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以及中共苏家屯秘密死亡集中营魔鬼暴行在大纪元媒体上揭露出来后,许多西方媒体、西方政府和一些非政府组织对于这么惨烈的、没有人性的魔鬼暴行表示怀疑、不相信。认为大纪元报道证据不足而心安理得的保持沉默、不以重视。如果中共心里没有鬼,为什么《规定》要定到3个月后才实施?!也就是在这3个月里,他们可以继续执行江xx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变相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即随意的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的摘除。而在这期间,为什么西方政府、国际组织和媒体不对此《规定》质疑,采取有效的措施调查和制止?

这与发生在60年前的二次大战时的证人鲁道夫-弗尔巴(Rudolph Vrba)与难友维兹勒披露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和焚尸炉等骇人听闻的纳粹大屠杀真相时所遇到的非常相似──不相信、不重视。

据资料报道,鲁道夫.弗尔巴于1924年出生在斯洛伐克西部的一个小镇。1941年10月,德国法西斯在波兰南部奥斯维辛市修建了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 (Auschwitz-Birkenau),1942年3月年仅18岁的弗尔巴也不幸被抓进了这集中营,随时都可能被送入毒气室。

1944年4 月,弗尔巴与难友维兹勒躲在一堆用来搭建棚屋的厚木板下面,当时同一集中营的苏军战俘发现这一情况后,悄悄在他们身上撒了些烟草叶子和液态苯,以便迷惑可能追踪而至的纳粹大狼犬。当木板被运出集中营大门的时候,纳粹看守曾经用手拖动木板进行检查,当时弗尔巴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看守最终未进一步搜查便予以放行。在躲过三天三夜的大搜捕后,他们成功的逃了出来。

作为当年逃离奥斯维辛仅有的5名犹太人之一,弗尔巴和维兹勒于1944年6月首次向盟军领导人披露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和焚尸炉等骇人听闻的纳粹大屠杀真相,并向世人发出犹太人危在旦夕的警报。但是,因消息太过残酷血腥而遭怀疑,国际社会未能广泛传播警报并采取有效措施,致使随后的近两个月之间,又有43万7千匈牙利犹太人被送入该集中营而遭杀戮。对此,历史学家评论说,虽然至少有十万人从其警报中受益,保全了性命,但假如当时人们都相信其警报,后来的那几百万在各地集中营中惨遭屠杀的犹太人的命运就会大不相同。

更多相似的地方还有,从1936年8月的柏林奥运会到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从纳粹德国的100%经济增长到中共的“橱窗”经济;从昔日西方的绥靖政策到今日的重利轻义;从当年纳粹集中营的人体工厂,到中共的秘密集中营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从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第一个证人的怀疑延误,到现今对中共集中营罪恶的3位证人的怀疑、观望……,上天似乎在借奥斯维辛集中营第一证人鲁道夫- 弗尔巴的3月27日的离世,再次唤醒世人:

今天,是履行60年前发出的“Never Again(永不重蹈覆辙)”誓言的时候了!中共的秘密集中营的活体挖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已进行快七年了,在沉默、犹豫、怯懦和冷漠中,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因坚守“真善忍”的信仰和人类的正义良知,在遭受最残暴的灭绝性屠杀。这场屠杀,已远非一个迫害信仰与人权的问题,它在拷问着每一个人的灵魂,刻不容缓地要求每一个人,每一个政府在利益与良知之间作出选择。而这选择,也终将决定每个人的命运。证据不足不能成为媒体、政府和个人的沉默的理由。为什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4月11日举行的记者会,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政府官员和苏家屯血栓中心医院的官员,否认当地关押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否认曾经有过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内脏器官牟利的事情发生,世界主要的几个大通讯社都积极报道?为什么这些媒体就不能“平衡”的报道法轮大法学会的反驳意见?

几年来,我们看到许多西方政府、国际媒体、和世人在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问题上表示出冷漠、沉默、不感兴趣,他们表示出的仅仅是关心“法轮功人的人权”而不是对法轮功修炼的“真善忍”的支持。难道今天的布希总统想继续步当年罗斯福总统和其他政府要员对待纳粹集中营惨况的态度吗?当历史走过这一页之后,神将如何处理今天在政府中、世人中具有能力而没有尽到自己责任的人呢?

世人啊,我希望法轮功学员的被宰割能让你打破沉默,唤醒你的良知,站出来主持正义,因为天使的号角已经吹响了,圣经中提到的“七灾”已离人不远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