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开口讲了:记一次香港讲真相之行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6年04月13日】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记得三年半前,师父这篇《快讲》经文发表后,我便想参与打电话讲真相,但是打过去的是一位乡音很重的大娘接的,一方面很紧张,一方面又听不懂人家讲什么,就这样造成很重的挫折感。从那时起,我便无法开口讲真相了,也因此我所参与的所有讲真相工作全部是自动工具。

去年年初到香港两次讲真相行程,其实也都是举展版、发资料、发正念,基本上是不开口的,只有羡慕别人很能讲的份。同年八月份也去过阿里山景点讲真相,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天下着小雨,我和一位女同修两人一组,在“三代木”景点那儿遇到三位大陆游客,她一个女孩子面对三位進進逼人可能是公安的大陆游客,而这时的我却躲在一支雨伞下发正念。

“他们是领钱的,他们教主会给她钱……”面对如此恶毒的造谣,我很想冲上去对他们讲真相,但是嘴巴却好象被封住一样,其实也是怕心在作怪吧!事后内心的痛苦无人能知:我堂堂一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可以象只蟑螂一样躲在角落,真不配当一位大法弟子,真是奇耻大辱啊!那天膝盖处开始一直痛,导致全身骨骼都痛,那两天一直想睡觉,实际上晚上睡觉时间也变长了,走路一跛一跛的,苦啊!平常看似精進的我,想不到竟然如此不济。

《精進要旨(二)》里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说:“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直到这一次苏家屯集中营的事件,可能由于本性苏醒吧,触动了我另一颗心,金刚怒目,跺一跺脚,却把这好似封口的魔咒给解除了,决定第三度去香港讲真相,而且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开口讲真相。

虽然已经作好心理准备要讲,但其实还真不知怎么开始,第一天就被派到落马洲,去的途中我发现同组有位电话小组的同修,她也是真相报纸采访大陆的记者,我知道讲真相就她们电话组最在行,所以我紧跟她,想先看她怎么讲,再学着点。

可是一到那里,还没来得及听她讲几句,另几车大陆游客就蜂拥而来,我看看右手边香港同修正忙着绑上展版横幅,只好自己一个人迎了上去,一开口就是:“可贵的中国人啊,欢迎来到香港自由地区,多看看、多听听,把握机会,了解真相,中共迫害法轮功,天要灭中共了,xx党统治中国56年,杀害八千万中国人,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生死在于您的一念……”我的嘴巴象连珠炮一样大声的说,还能反复的讲,有些是刚刚学的,有些是自己加上的,说个没完。

说着说着我才发现,原本手忙脚乱的我已经“装备齐全”,身上背着展版,手上拿着资料发到大陆游客手中,就这样几波人潮下来,我发现自己还真能讲,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就是讲真相,就是救人,就是要让这些中国人明白,而去年那两次来香港的阴霾也一扫而空。当时我想到“为你而来”那首歌的歌词:“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的为你而来,我因为爱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啊……”,甚至于自己感动的声音有点哽咽,因为经济不宽裕的我还自费来香港三次,为的不就是告诉这些众生真相吗?

第二天,我又进步到可以用展版向对方解说,之后还能对话呢!有两位中年男士,看起来可能是个官儿,走过来对我说:“你们这样不怕被xx党抓走吗?”,我说:“不怕,这里是自由地区啊!”。“那你还回不回去国内─大陆?”,我说:“暂时不回去,等xx党垮台了再回去。”结果他俩听了之后一直笑,我觉得他们笑声很奇怪,马上我改用很严肃的口气,两眼正视着他们,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对着他们说:“你听着,讲人权、护善良是咱们中国将要走的路。”他们愣了一下,不笑了,然后重重的对我肩膀拍了一下说:“这就对了!这就对了!”然后边点头的离开了,同时他俩手上多了一叠真相资料。哈,原来是教我讲话来着的。

有一位女士向我要了一份真相报纸放进她的包里,边问着:“你们这是反共报纸吗?”我回答她:“我们这是真相报纸,上面讲的都是国内看不到的真实情况。”是啊,反共是常人的事,我们只要把邪恶曝光就可以了。“这个带得进去吗?”(我想这是她们最关心的问题),我说:“你们的领导会说带不进去,但是其实己经有很多人想办法成功的带进去了。”有位大陆游客把我拉到旁边说:“你们这是救人的工作啊,要加油!”听了还真感动,原来,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

还有一位大娘在游览车上拿着相机拍摄我拿的展版,我习惯肩上背着一片展版,手上拿一片,因为每片有两面,她拍完后会对我挥一下手,我再换面,两张板都拍过了后,车子还没开走,我便很快的跑回展位再拿两张。我跑去又跑回的,也许我跑很快或姿式很滑稽吧,车上她们几位笑得前俯后仰的,然后再拍再换。车子还不走,我再跑去拿,前前后后共三次,她拍得很过瘾,我跑得很快乐,车子开走时她们都主动对我挥手表示再见,这些全都是无言的沟通。

四天下来和大陆游客之间的互动点点滴滴,不胜枚举,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实我个性内向怕生,只有和我很熟的朋友才可能听我侃侃而谈,面对任何陌生人,后天的观念经常障碍住我,再加上那次打电话的挫折,三年过去了,我错失了多少救度众生的机会啊!所幸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把我落下,仍然给我机会,使我一步一步的讲下去,我向大陆游客说:“请您把握机会、了解真相”,其实也在讲给自己听,把握机会、讲真相─就是开口讲,就是开口讲。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