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观念 与老妈妈一起在美国国会讲真相的体悟

华盛顿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6年04月13日】

一、前言

华盛顿DC 地处美国政府所在地,在对美国政府讲真相上,DC 的弟子承担了很重要的责任。在这次苏家屯事件出来之后,DC 弟子悟到,这是师父给弟子对美国政府与民众讲真相的一个最低的敲门砖,而这些被活体摘除器官的同修可能在他们的史前大愿中就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下,要用这种最惨烈的牺牲方式,在正法最后的最后的时期,在众生对大法还麻木无视的时候,来挽救众生的。虽然师父不承认,弟子不承认。但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事件加大力度的讲真相,救众生。

上个星期六(4/8),DC 弟子在长时间法上交流的结果,大家归纳了一个重点就是: DC 做国会讲真相的弟子实在太少,每次都是在有事情发生时,DC弟子才大规模的参与共同协助撒一下网,发一下资料。讲真相的力度不够,也不踏实。但是上次学员们在新唐人电视卫星事件上,做的非常好,效果也非常好,对震慑与抑制邪恶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于是,有学员建议,DC弟子大家一起出来跑国会,讲真相,补做政府讲真相同修的不足。

并且,由于议员联名的签署信在星期五(4/14) 是截止日期,弟子悟到如果参众议员联名签署人数能够高达400人以上,美国总统就要重视这个民意,否则,必须对国会作出解释。

于是DC有部分弟子出来,愿意做美国各州弟子驻DC的代表,做一个联系人。由于这两个礼拜国会休会,所有众议员都回到他们自己的州办公室去,留在DC 办公室的职员,除了由代表各州驻DC的同修配合讲真相外,各州的同修也必须要参与到其议员办公室去讲真相。

这样,对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国会办公室讲真相,就缺少同修来做。我们想到DC 弟子中有许多老年同修,他们都修的非常的好,心也非常的纯净,但是因为不会讲英语,所以他们大多都承担到景点和地铁站发资料的工作。我们就把到马州和弗州国会办公室讲真相的事给承担了下来,并且表达我希望老年同修与我们一起上国会讲真相、上访。

4月11日 一早,我们在DC国会山庄的地铁站集合,一共来了将近25位的同修,大部分是老年同修。在去国会办公室讲真相前,我们在国会大楼外的草坪上,集体发正念与交流。

除了交流苏家屯集中营自从曝光后,所有里面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被转移到其它劳教所外,并且把我们此次上访的重点 (1) 要求议员签署联名信;(2) 要求议员支持召开国会听证会; (3) 要求美国总统布什顺应民意,要求胡锦涛立刻停止镇压法轮功与活体摘除器官、群体灭绝的暴行; (4) 要求美国成立调查委员会,呼吁红十字会、国际大赦、记者无疆界等组织加入,到中国各劳教所实地调查中共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做活体摘除器官集体灭绝的暴行,在认识上有个共识。

我们所有参加此次国会讲真相的同修,都穿着黑衣素服,身上佩戴白花,以非常肃穆哀痛紧迫的心情到每一个议员的办公室去。

二、讲真相

现在将在马州和弗州19个国会办公室讲真相的心得和大家交流一下:

* 打破VIP国会讲真相同修条条框框的要求:不能大规模的去,不能没有预约的去,不能老老少少没有格调的去。

我们告诉国会办公室的职员,我们没有预约,因为这是人命关天非常紧迫的事,我们没有办法预约,我们有20多个人都来了,我们必须要马上见议员助理长或者有关外国政策的助理。

这时,几乎所有办公室的职员都会马上找来他们的助理长或者有关外国政策的助理来与我们谈话。

* 会讲英语的同修主讲,配合翻译同修讲自身迫害的经历,达到非常好的效果

我记得我们到一个办公室,里面的职员告诉我们他们要开会,没有时间。我说,请给我们一分钟,这是非常紧急的事情,我们希望你们的帮助。一位先生出来说,好,现在给你们一分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就告诉他我们的需求,并且配合翻译一位远从加拿大赶来的同修讲自己亲身在劳教内受迫害的真相。我同时也告诉他,我们所有来这里的老年人都是受害者,他们在中国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现在没有办法回中国去含饴弄孙,就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遭到中共的迫害。

其他老年同修也纷纷参与讲自己在中国受迫害的真相。因为是在讲自己的迫害,所以非常的打动人心,办公室的职员都很专心的听。我记得有位同修,讲到自己亲人与家乡同修被迫害时流下了眼泪,而听真相的那位男职员也同时红了眼睛。我自己在讲到有这么多在劳教所的同修被安上号码,配对血型组织,象排着队似的被活体器官摘除时,也不禁哽咽,无法说话。

* 师父法身的帮忙与同修正念的加持

当我们在讲真相的同时,我知道其他的同修都在严肃着发着正念。我感觉到我们当时的场非常的纯正,祥和,我的英语也出奇的流利,反应也非常的快。在师父法身的帮忙与同修正念的加持下,结果,我们讲了15分钟。一位先生(后来我们发现他就是议员助理长) ,非常严肃的对我们说他们会很慎重的报告他们的议员,并且会支持我们的要求与签署。其他办公室的情况也大致类似。

要形成一个整体,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正念场

一个上午我们在师父法身的帮忙与同修正念的加持下,顺利的完成一个大楼内各办公室讲真相的任务。中午大家休息吃中饭时,又集体交流与发正念。下午我们到另一个大楼(一共有三个国会大楼) 开始各办公室讲真相的任务。

这时,同修陆续来了将近有40位。有同修就说,这么多人,应该分开来到各办公室去讲真相,好节省时间。于是,有些同修就离开到其它州的办公室去讲真相去了。他们走了后,我们感觉这个正念的场顿时没有了。讲真相的效果立刻有显著的差别,同修的心感觉在浮动,没有形成一个整体的气势了。好在,同修们也意识到了,陆续的回来加入,正念的场又开始形成,后面各办公室讲真相又达到预期的效果。

* 要用常人的方式打动常人

在交流时,有同修谈到我们修炼人是走在神路的人,我们应该放下情。但是在没有修炼圆满前,师父为我们留下人的这一层东西,是要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炼。

我们在常人的社会中,就需要以常人能接受的各种方式去讲真相,就象同修被活体器官摘除的群体灭绝犯罪事件上,如果我们只是在那里打横幅,发正念,表现的冷静与无事,常人又如何能关心?他们会认为这么大的事,你们都表现的无所谓,那我们干什么要这么热心?

如果我们用常人的方式,表现在外的形式是激动而且流泪,用救人如救火的心情表现在外,用常人的形式去打动常人的心,所产生的效果绝对是不同的。

譬如我们DC 在3.27 时所举办的大集会。参加的同修几乎都是白衣素服,佩戴白花。整个集会非常严肃哀痛。在关贵敏夫妇含泪唱着“同修,让我再送你一程” 的歌声中,大家都掩面哭泣,气氛非常的感人。白宫办公室大楼内当时就有人开窗观望、过往的官员、路人、媒体,都纷纷打探发生了什么事,都来关心。后来,据说,白宫内布什总统的大轿车出来转了一圈,看完我们所有打出来的横幅后,半个小时就回去了。

在人的层面上,我们不了解另外空间是这么样的形式,但我们相信一定是轰轰烈烈的。

三、结语

老年同修们都向我表达他们对能这样为正法尽力,配合同修讲真相发正念的整体修炼,感到非常高兴,同修们在晚上的交流中也觉得,我们这样的讲真相方式,值得推荐到美国其它各州去。在4月14日星期五议员联名签署信截止日期之前,会讲英文的同修,带着各州的老年同修一起到各州议员办公室上访,去讲真相,用我们最纯净的正念,清除那里空间的邪恶,救度可贵的众生。

四、其他参与同修的交流

同修一:

今天觉得我们的尝试很成功,我觉得人多正念强,而且常人觉得这是一件大事,这么多人来,他们会比较重视一些。人多,每个人讲2句,能够给对方讲的比较透。

就这件事本身就够让人震惊的,但由于旧势力的阻挡,让人们麻木,我们要唤醒人们的良知。在我们讲的过程中,我很明显的看到对方的态度的转变,从开始的应付接待,到后来被我们所打动,就是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的时间,他们的态度开始关注了。同时我感到巨大的能量场,感到能量带,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很厚很厚的能量的围绕与转动,不发言的人都在默默的发正念,大家的精力很集中,老妈妈们的亲身感受很能打动对方,他们看到我们的学员有这么多的亲身受到迫害,每个人讲自己的故事,让我感到一个真正的整体的感觉,我们总讲整体,什么就是整体效应呢?今天我感受到了。

虽然大家在过程中有一些分歧,但大家都是为了讲真相,如何能做好,当大家都能互相包容最后达到一致,就会有很好的效果。

我们在讲的过程中要让对方能够感受到事件的紧迫性,如果我们还是按步就班,不紧不慢的,别人也不会觉得紧迫,我们这么多人往那一站,告诉他们是紧急事件,他们就不能一般对待,然后我们再生动讲真相,启发人们心中的善念。

建议我们下次做的时候大家可以再协调好,最好在同一楼层挨门走,这样会比较节省时间,今天的大部份时间是在走路上了,人多,走起来不是很快。

如果这个星期没有结果,建议在下周外州弟子来DC时,我们可以大队人马再走一圈。今天只走了19个,但今天是一个突破。

这一天老妈妈们开始很累了,我走了一天都觉得脚很累,他们都是在坚持着,一直到最后,老妈妈心态很纯,随时随地发真相传单。可以说我们走过的3个国会大楼,他们应该都知道法轮功来了。


同修二:

以前VIP工作没有参与,觉得有人在做,今天尝试后发现也不是很难。

开始大家一起做时能量很强,后来因为大家讨论要分成2组时,意见发生分歧,我们的场也弱了,不如开始强大。最后大家调整心态,而且越来越多的老妈妈开始讲自己在中国被迫害的真实故事,我们的场又正回来。

觉得可以用人的方式去打动对方,中午大家的交流也很好。


同修三:

我自己有过一些拜访参众议院的经历,包括一个人去,两三个人去,和今天的一个很大的群体去。为大法与拯救弟子做政府工作,最主要的是凭自己的一颗心和正念,再加上师父的加持。所以,只要这样去做,都会更好的讲真相。

今天的大规模学员集体去美国国会做政府工作,却是在以前工作基础上的一个非常有突破和有收获的尝试。

首先,这么多学员会产生非常强大的正念场,这对清除邪恶和铲除障碍有巨大的作用。其次,这个大的群体集中了亲身经历残酷迫害的学员,许多老妈妈学员和个别小学员,以及有很好的语言公关能力的学员。这种搭配克服了许多老学员和大陆亲身经历迫害学员的语言和交流的障碍,使她们的经历能够真正有效的激发国会工作人员善心,使他们作出正确地选择。

再有,这也是我们更侧重于用常人的形式的去打动常人的一个很有益很成功的尝试。或许我们在今后的政府工作中,应该更好的表达出我们对受迫害学员的严重关心,而不是平平淡淡的就事论事。毕竟同修受迫害是我们每一个学员切身的事。

在这次活动中,我也感觉到在这样一个大的群体中,有学员的相互配合和支持,感觉特别的舒服和有信心,讲真相的质量也远远高于单个或少许学员去做这样的工作。

新墨西哥州的学员也在当地采用了同样的方式,效果也比较好。不过议员及其决策的人员基本都是在DC,所以DC的学员也就肩负了更大的使命。不管怎样,当地办公室也好,DC办公室也好,去哪里都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所以如果有条件,更多的学员参与的效果一定会更好。

同修四:

有位同修碰到一个国会助理问:“你怎么知道器官是法轮学员的?”
当时这位同修愣住了。后来做了一些解释,但觉得没答好。

晚上我们交流了一下。觉得应该跟他说这就是我们来找他的原因。

从这几年中共法轮功的政策,死亡和失踪的人数,非法轮功学员的指证以及中国大陆近年来大规模器官移植的事实,我们有理由怀疑一场极大的罪恶正在中国被掩盖着。我们来要求签字和国会听证正是为了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我们希望这件事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