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长安 悟天机》之三:拜人文初祖 话中华复兴

唐理

【正见网2006年04月13日】

看过秦兵马俑,朋友陪我去拜谒黄帝陵。

虽已立春多日,渭北的早晨仍很寒冷。驱车自西安北上,一路满目灰黄,但刚过黄陵县城,猛然看到桥山的满山翠柏,一派生机,黄帝陵就在桥山顶上,真是龙脉圣地!

朋友与我漫步而上,他是研究传统文化的,正好做我的导游。过了祭亭,我们在陵冢前肃立行礼,之后就随处游看。在轩辕庙里,我们看了碑亭的碑文,还合抱了那棵已有四千多年的“黄帝手植柏”。在大殿前,我被“人文初祖”四字匾额所吸引,朋友向我介绍了它的含义。

黄帝是统一中华、开创文明的先祖。传说文字、养蚕、舟车、音律、医学、算数、婚姻、丧葬、等都起源于黄帝时代,更重要的是黄帝曾向广成子问道,最后得道升天。所以黄帝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奠基人,更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的奠基人,因此后人称他为“人文初祖”。

看到庙前齐整的广场、围栏和台阶,我暗自叫好,顺口说了声:“真不错!”不料,朋友冷笑着还了我一句“什么不错?”我感到有点异样,不解的看着他。他说:“你知道十年前这里什么样?”“什么样?”“这里虽然算不上野外荒冢,但一条便道沿坡而上,陵园内让人感到荒凉。这几年海外来人多了,为了统战,为了捞钱,xx党才做了一番手脚,装装门面。”

我感到朋友满腹积怨,索性拉他到到背风处攀谈起来。我说:“我知道xx党坏,它不信神,难道还不认祖宗?”他说:“谁是它的祖宗?它的祖宗是马恩列斯,不是炎黄!你难道没听见中共那些官党们,为了标榜自已,常把死后去见马克思挂在嘴边吗?他们是马列的子孙,不是炎黄子孙!”我赞同的点了点头。他接着说:“你刚才看见陵园里有郭沫若的题字吧,就是他,公然写诗称斯大林为父亲!”我插话道:“我最瞧不起这个知识分子的败类,xx党的御用文人,真是厚颜无耻!”他接着说:“你不是十分痛恨中共那杀人如麻的暴政吗?你可明白,在他们看来所整死的那八千万人不是他们的同胞,而是异类!”

沉默片刻,朋友说:“中共的祖国不是中华,而是苏俄。中共成立时不就是苏共领导下的一个支部吗?你想想看,自古以来哪个朝代不都在捍卫中国疆土,就连晚清时所签的割让土地的条约也是因为打不过人家无奈而为之。但中共不是这样,从毛泽东到江泽民都是主动把大片国土向苏俄相送。在咱们(包括海外侨胞)看来这是卖国,但人家却心安理得,认为这是向他的祖国献爱心。”我说:“是的,毛泽东把中国的版图由桑叶变成了公鸡,而江泽民把中国的版图变成了瘦公鸡。此乃中华之大不幸也!”

“中华之大不幸还不止于此!”他停顿了一下说:“最大的不幸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被中共毁尽!”说到传统文化,我不敢班门弄斧,静静听他道来。“道家的天人合一,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以及稍后传入的佛家的善恶有报都溶入了中华文化的血脉。以儒道释三家思想为核心的中华传统文化体现了‘诚、善、和、容’的特点,形成了对天地君亲师的信仰,铸就了民族的道德规范,塑造了民族精神,创造了中华传统文化的辉煌。但自中共执政以来,以马列宁主义否定一切,三教齐灭,百花调零,破‘四旧’、除‘迷信’,迫害知识分子,几千年文化财富被毁殆尽,民族精神被摧毁,中华民族遭受了一场浩劫。黄帝的在天之灵不知流过多少血泪!作为研究传统文化的炎黄子孙,我每念及此,犹如万箭穿心!”他有点激动,眼圈早已湿润。

沉默了一会儿,我们又说起近年来的各种文化节。他说:“那都是形式,吃喝游玩,有什么文化内涵?都是骗人,既骗大陆的人,更骗国外的人。中共明明是民族文化的破坏者,却厚颜无耻的说它是继承、发展者,硬要人相信它是中华民族的代表和化身。用一句中国骂人的话来形容……”我脱口而出:“既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我俩的心情都很沉重。想想现今的社会,贪污腐败横行,黑黄赌毒泛滥,道德滑坡,世风日下,中华民族确实到了最危险时候。当谈到如何复兴中华时,我感慨的说:“如果当初胡耀邦不死,赵紫阳不下台,复兴中华可能还有希望。”他打断我的话说:“不可能,任何企图让中共改邪归正的想法都是幻想。本性难移啊。”我反问:“依你之见?”他说:“出路只有一个。”“什么出路?”他冲我微微一笑:“答案就在你们贵州!”我先是一楞,稍加思考,即恍然大悟。他所说的出路就是我们平塘县那块二亿七千万年生成、五百年前滚裂、三年前才被发现的“藏字石”上面的六个大字:中国xx党亡!

此时,我更加明白了“人文初祖”四个大字的深刻寓意:不要忘记由黄帝奠基的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和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必须认清中共是邪恶马列的子孙,是中华民族的叛逆,是毁灭中华文明的千古罪人。五千年前,黄帝惩治邪恶建立了统一中华的伟业;而今,他喻示后人领悟天意,扬善惩恶,剪灭叛逆,才能兴我中华!

有诗为证:

人文初祖在三秦
黄帝英灵佑子孙
奉天承运除叛逆
永葆中华万古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