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荀子 话邪党

张春雨

【正见网2006年04月12日】

荀子是中国古代的思想家,他的著作对后人影响不小。特别在治国方面,他论述了很多精辟的见解,对于现在的人们,可以借鉴的东西,有价值、有意义的部分,无论从正反两方面,都是不少的。不妨我们看看这样一段。

“教诲之,调一之,则兵劲城固,敌国不敢婴(侵犯)也。”

“彼国者亦有砥厉,礼义节奏是也。故人之命在天,国之命在礼。人君者,隆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权谋倾覆幽险而亡。” (《荀子・强国篇第十六》)

国家也需要磨砺,国民需要调一、教诲。人命在天,国命在礼。人君隆礼尊贤、重法爱民方可王霸。好利多诈则危殆,权谋倾覆而灭亡。

“威有三:有道德之威者,有暴察之威者,有狂妄之威者--此三威者,不可不孰察也。”

“礼义则修,分义则明,举错则时,爱利则形。如是,百姓贵之如帝,高之如天,亲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故赏不用而民劝,罚不用而威行,夫是之谓道德之威。 礼乐则不修,分义则不明,举错则不时,爱利则不形;然而其禁暴也察,其诛不服也审,其刑罚重而信,其诛杀猛而必,黭然而雷击之,如墙厌之。如是,百姓劫则 致畏,嬴则敖上,执拘则[最]聚,得间则散,敌中则夺,非劫之以形埶,非振之以诛杀,则无以有其下,夫是之谓暴察之威。无爱人之心,无利人之事,而日为乱 人之道,百姓讙(huan- 喧哗)敖,则从而执缚之,刑灼之,不和人心。如是,下比周贲溃以离上矣,倾覆灭亡,可立而待也,夫是之谓狂妄之威。--此三威者,不可不孰察也。道德之威 成乎安强,暴察之威成乎危弱,狂妄之威成乎灭亡也。” (《荀子·强国篇第十六》)

威仪、威信、威严、威猛等等这些,都是做官的、治国的必须考虑的,甚至是追求的东西。可是,威有三――道德之威;暴察之威;狂妄之威,都是生活中,现实中,甚至是历史故事中,经常能看到的。可是,有谁象荀子,把这些论述的如此清楚了呢?

道德之威,来源于礼义修、分义明,举措正确,爱惜黎民。所以,民贵之如帝,亲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不用行赏而规劝,不用行罚而自律。

暴察之威,是因为礼乐不修,分义不明,举措不当,无有爱恤,但是,却一丝一毫的不给人民以自由,严刑峻法高压,诛杀频仍猛烈,对待黎民,击雷一般暴烈,倾墙一般压迫。如是,百姓被胁迫中,畏惧的要命。但是,稍有得意之隙,对上则傲慢不逊。紧施高压,聚成一团;受到间隔一盘散沙;遇敌手志则被夺。不持续劫持强迫,不振之以诛杀暴烈,百姓就不能老老实实的甘居其下。

最后的狂妄之威,是这样的。执政者无爱人之心,无利人之事,而每天都在离乱百姓的路上往前走,百姓怨声载道。如此,对百姓只能是绑架、刑灼,方能苟行政令。如此,下民溃散不堪,就象周贲一样抵抗上令,这样的政权,倾覆灭亡,指日可待。

怎么样,这三威论述的不能不令人拍案叫绝。察古知今,现在中共邪党治下的大陆,是不是暴察之威,狂妄之威的翻版写照?完全是!

下面接着看。

“斗者,忘其身者也,忘其亲者也,忘其君者也。行其少顷之怒,而丧终身之躯,然且为之,是忘其身也;家室立残,亲戚不免乎刑戮,然且为之,是忘其亲也;君上之所恶也,刑法之所大禁也,然且为之,是忘其君也。忧忘其身,内忘其亲,上忘其君,是刑法之所不舍也,圣王之所不畜也。乳彘触虎,乳狗不远游,不忘其亲也。人也,忧忘其身,内忘其亲,上忘其君,则是人也,而曾狗彘之不若也。” 《荀子・荣辱篇第四》

斗这个东西,原来是忘身、忘亲、忘君者所为,君子定然不为之。小猪羔走近老虎,小狗不远游,都是不忘亲的举动。而一味行斗之人,不如猪狗。

“凡斗者,必自以为是,而以人为非也。己诚是也,人诚非也,则是己君子,而人小人也;以君子与小人相贼害也,忧以忘其身,内以忘其亲,上以忘其君,岂不过甚矣哉!是人也,所谓以狐父之戈?牛矢也。将以为智邪?则愚莫大焉;将以为利邪?则害莫大焉;将以为荣邪?则辱莫大焉;将以为安邪?则危莫大焉。人之有斗,何哉?我欲属之狂惑疾病邪?则不可,圣王又诛之。我欲属之鸟鼠禽兽邪?则又不可,其形体又人,而好恶多同。人之有斗,何哉?我甚丑之”。(《荀子・荣辱篇第四》)

却是这样,斗者无不自以为是,以人为非。以为自己是君子,别人是小人。那么,“君子’和“小人”一般见识,岂不过分?拿狐父地方出产的这样好的戈去戳牛粪,乃愚人所为。可谓愚、害、辱、危俱全。那么,人有斗,怎么回事?说他狂惑之病吧,不行,那样圣王要杀他;说他是鸟鼠禽兽吧,也不行,其具备人的形体,与一般人的好恶多半相同。那么,人有斗是怎么回事啊,我只能以其为最丑者吧。

“有狗彘之勇者,有贾盗之勇者,有小人之勇者,有士君子之勇者。争饮食,无廉耻,不知是非,不辟死伤,不畏众强,牟牟然惟利饮食之见,是狗彘之勇也。为事利,争货财,无辞让,果敢而振,猛贪而戾,牟牟然惟利之见,是贾盗之勇也。轻死而暴,是小人之勇也。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举国而与之不为改视,重死持义而不桡,是士君子之勇也。” (《荀子・荣辱篇第四》)

荀子的话,真够犀利的了。猪狗之勇,只见饮食;贾盗之勇,是为财货;小人之勇,轻死而暴;士君子之勇,重死持义。看看今天的人类,以此来分分类,就知道有多少小人,多少贾盗,多少猪狗,和几个士君子了。

“鯈(tiao/)魾者,浮阳之鱼也,胠(qu- \屈)于沙而思水,则无逮(dai\ 到达)矣。挂于患而思谨,则无益矣。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 (《荀子·荣辱篇第四》)

鱼搁浅在沙滩而思水,有什么用啊?遇到祸患而想起谨慎,已经晚了。怨天尤人者,过失在己,反指责别人,是抓不住要领的人。

反观今天邪党的统治,其斗争哲学,把多少人变的猪狗不如,把多少人变成小人、贾盗之流。仅存的士君子之辈,也是郁郁然不得烟抽,就是不得志呀。邪党破坏传统文化,鼓吹斗争哲学,叫人不敬天,不畏命,整个的伦理道德全部搞颠倒了,整个社会,彼此之间不都是在互相指责,互相幽怨吗?中国社会的道德大滑坡,与邪党的歪理邪说有直接关系。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