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真善忍国际美展,救度众生

德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6年04月04日】

三年前,我在大学上语言班期间,偶遇法轮功学员,得知法轮功真相。然后,在了解真相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也慢慢引导我,告诉我法轮功的法理,使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圣。于是,我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光明大道。

修炼初期,由于我不重视学法,常常一意孤行,所以魔难重重,也因此走了不少弯路,摔了不少跟头。慢慢的,我意识到,学法有多重要,大法有多珍贵。目前,对我来说,只有每天至少保证学一讲法,才能时刻对正法形势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才能跟上正法進程,保持一个很强的主意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一旦学法稍有懈怠,我立刻感到不堪重负,对眼前接踵而来的变化反应迟钝或麻木。一想到自己所肩负的救度众生的重大责任,真是不敢轻易懈怠学法啊。

在此,借法会的机会,我想和大家着重交流在德国卡姆市举办真善忍美展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在卡姆寻找美展的场所倒没有费周折。障碍美展的因素第一步就表现在常人这层的是找不到各方面条件适合办美展的展厅。突破的办法就是在找展厅的过程中不断的讲真相,不断清理障碍美展的邪恶因素。这也是德国帕绍(Passau)市在假日酒店办美展所经历的。

美展的准备过程也是我个人和我们炼功小组证实大法的过程。比如,运输画作的工作量比较大,干扰也大,我们思想上稍有松懈,就出麻烦。我们把画都运到一位得法半年的新学员家时,她背脊好象被重重打伤了一样,动不了了,疼的直掉眼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起坐下来学法。很快,巨痛消失了一大半。这成为了新学员证实法的宝贵经历。

做美展的宣传工作也是我证实大法的一段难忘的经历。因为邪恶因素太害怕海报被张贴出来,马上变天。整整两个星期,阴云密布,阴雨绵绵,我出门去贴海报的脚步一再被阻挡,心理上也感到压力大。因为我是骑自行车的,一决定出门,立刻就下雨,几次放弃了之后,觉得不能这样被动下去了,邪恶不会自动撤退或消失的,所以天也不会晴朗。下雨就披上雨衣,把自行车的挂包保护好,不让渗水,就可以。其实,邪恶就是没什么力量了,正念一坚定,出门贴了几张海报,雨就停了。

美展开始前一个星期,我得到了一份临时顶替的工作,发报纸。顺便我把美展资料一起塞信箱了。本来是好事,可这份工作体力上真是想象不到的辛苦啊,更是因为那个报社的总部不支持大法而不让登美展预告,心里觉得很难过。我的感觉是,那个星期的报纸拿在手里好象空空的,没有份量,没有价值了。其实我没有做好的时候,众生都对我失望。后来我再到报社去讲真相,说着说着,伤心得直掉眼泪,是人心重一些,觉得迫害都那么严重了,报社还是视而不见。记者体谅我的心情,登了一条短消息。回头想起来,如果当时多一点正念,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看问题,而不是认为因为发生了迫害,就因为众生为法而来的,所以要报导法轮功,那么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这也让我看到一旦我们陷入旧势力的圈套去讲真相,那么救度众生的路就变的十分艰难。跳出来,肯定是另一片天。

在市中心贴海报时,我们准备了一些带洪法书签的小莲花赠送给允许贴海报的人,作为感谢。他们都很惊喜,有的直接挂在商店里做装点。我告诉他们,这莲花会带来好运。同时在允许放资料的地方摆几张资料。“万古事 为法来”(《戏一台》),他们开的商店,等的就是这一回,所以有的时候,我还没有开口说我的来意,他们已经神情喜悦了。我想贴过大法海报的地方和允许贴海报的人,都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所以我尽最大可能给更多的人机会。凭以前的经验,如果拿到海报的人有各种原因,不马上张贴起来,我总是会顺便问一声,是不是有可能马上贴出来,或者和他们简短聊聊法轮功和迫害真象,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同时发正念清清场。

大量张贴海报需要不少花时间,一个学员的力量总是有限的,所以要多和小组的同修沟通。通过交流,我们共同办好美展的心坚定下来了,于是大家各尽其能为美展做宣传。我们还认识到,目前美展在德国、在欧洲还是起步阶段,我们开好头,对今后的美展有积极的带动作用。同时我们发Email也请更多的学员正念支持。不少同修也回信给予帮助、鼓励。这时,我感到身体上压负的东西“呼”一下子减轻了很多。

能收到我们邀请的人都是有福之人。我花了一个晚上,在网上查了很多电视台和电台,还有主流报纸,杂志等,给总编寄了邀请,并发了正念。后来还联系了我认识的电视台记者。虽然主编最后没有决定报导美展,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很感激我能想到他们的节目,给他们提供美展的消息。此外,考虑到政客、媒体工作人员事务繁忙,我们发邀请之外,美展开办前一周,再发了一个Email,陈述了美展的价值和现实意义。

和媒体打交道我是这样的做法:每次有最新的关于法轮功的消息,我先发一个Email通知记者,然后当面送打印好的资料,再和记者面对面谈谈。这样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卡姆当地的报社报导法轮 功确实相对比较多,有些也很有深度。每次亲自去报社也是在清理那里的场。其实亲自去,记者也会感受到这件事的重要,多加关心。如果有了问题,也可以及时沟通。站在记者的角度考虑一下,他们每天都收到大量的邮件,可能他不会特别注意到法轮功,如果我们亲自拜访一下,可能也就3到5分钟,有时候,记者有兴趣可以多谈一会儿。当然,我也能感受到还是有旧势力的间隔因素没有突破,使他们被抑制着,对大法的态度表现麻木。不管形势如何,世人什么态度,我们持之以恒的去讲真相就是了。

这次美展的消息被卡姆市以外的多家报纸转载。我们这次邀请发得最多的就是市政府了。因为申请以前办大法活动,认识了各个部门的人员。我都亲自送上邀请。我想这也是市长这次能来美展开幕式发言的一个重要因素吧,虽然政府部门人员没能来参加美展,但是邀请还是起到清理环境的作用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和人权组织的工作者能和市长事先约到时间当面邀请他,并解除他思想中的障碍。我觉得每一份邀请信都有很大的作用,不管被邀请者到不到场。

要把美展“真善忍”的力量充分发挥出来,好的导览尤为重要。在办美展前,我有一个极端的认识,只要参观者看到画,参观者自己慢慢欣赏就可以了。而实践中很多情况下并不是这样。很多障碍参观者理解画的真正内涵的因素还是要靠我们疏导开来的。当我们学员之间相互作导览练习的时候,我的眼泪便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起初,我并不在意导览的重要性,所以没有花时间准备。后来,我一个人守着美展的时候,发现一对夫妇来美展走了一圈,大概10分钟就看完了,我纳闷,这么好的美展,他们好象没什么触动?不对劲呀。他们拿了大法报纸,说还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想回家看看。我想对这样的参观者导览就很必要。我慢慢试着为参观者多做一些导览,和他们沟通,效果就大不一样了。而且不少参观者对画作有他们独特的见解,对我们有很多启发,同时我们自己对法的理解也加深了。

画作《誓约》里的佛道神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天上的时候,让我感到很亲切,同修也觉得似曾相识。可是怎么跟常人讲解清楚呢?我们明白,画的是当初大法弟子来到世上之前,发了洪愿,助师正法,那来参观的人怎么明白呢?我想就告诉他们有这么一个传说吧,说天上下来了很多神仙,他们来之前都发了一个愿,所以手里都有一份契约。而他们下到人间来就是为了兑现契约的。我们法轮功学员悟到这个契约就是传播真善忍的法理,也就是洪扬大法。最后,随着法轮的转动,返回到他们先天美好的地方去。这幅美展现给我们就是何去何从,为何而来。一位女士听了很感动,说:那混混的河水,好象人世,一旦下来了,不被埋没是很难的啊,然后说她这一生都不幸福,活得很累很辛苦。我告诉她,是啊,在这个混混的人世,人是吃了很多苦,而目地不是为了吃苦而吃苦,是为了有一天他明白要跳出苦海,走上一条回归的路啊。这时她的眼睛一亮,迷失中她又找到了方向。她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把中国法轮功借给她看。她在留言簿上写到,十分感谢这次深层次的交谈,并祝愿法轮功洪传全世界。

卡姆市美展结束后的运输工作得到了好心人的帮忙,他原来参加过法轮功九天录像班,这次来看了美展,对他触动很大,特别是站在“主佛”的雕像前,一种无形的力量把他拔起来往前拉,他站着都失去了平衡。他自己也不停的说,能量很大,能量很大。看完美展,去卡姆市不远的帕绍(Passau)市办美展他也一口答应免费借给我们他的面包车。可是却在美展前一天得知他去住院了。我也感到这件事我太大意了。幸好美展开幕前,Passau的学员临时租到面包车。至于那个面包车主,竟然被医院误诊,什么病也没有。这些事明显都是干扰,究其原因呢,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把别的城市的美展同样认真对待,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我为什么就重视成度不同呢?这不正是我的私心的表现吗?同时,我们也看到邪恶对这个美展虎视眈眈,有漏马上搞破坏,但是我们有大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切表象看似杂乱,实质都在按正法的需要归正着。

总之,参与美展工作的学员每个人都有不小的收获。美展救度了众生,也纯净了我们自己。

真善忍美展是正法时期的一件大事。我的理解是,美展的出现也是天象变化到这一步,要归正人类的艺术,同时救度众生。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就应该配合这种天象变化而动,尽最大努力去做好,越做越好。我坚信,证实法的路一定是越走越宽的。

以上一些办真善忍美展的经历和个人现阶段在法上的认识,希望对同修们有所启发,从而推动其他城市美展的举办。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2006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