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

奥地利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6年04月05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新唐人电视在目前这个特殊的形势下在纽约举办了2006年中国传统新年晚会,我想在此谈一下我在参与这次活动中的一些经验和体会。

同时我感谢师父给与我无比珍贵的这一切,使我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这个时期所承担的使命。

当我第一次读到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时,其中的一段讲法引起了我的深思:“其实他们给人讲的法理是有限的,宇宙中到底有多少能使生命升华的路、回升的方式哪?无计其数,有多少众生就有多少的路,就这么多。这么多的修炼形式,当然不能够都拿到人类社会中来。宇宙中有无量无计的佛,数不清的神,而且在一个众神都认为宇宙已经高到顶头了、上面再没有生命了、往上什么都没有了的情况下,其实在更大的境界中还有更加无比大的无比高的境界、更加无计其数的佛和其他的神,他们看下面的神都认为是常人一样。到底有多少道路?无可计量。大家知道释迦牟尼佛,他证悟了自己的这一法门,概括的名词叫“戒、定、慧”,这就是释迦牟尼证悟的自己的路。天体中那么多的佛呀,无量无计,宇宙中却没有第二个佛证悟的是戒定慧。也就是说,每个神都有自己的一条路,每个神的体系中都有众生不同境界的标准、提升或下降的法理要求,那么其中修炼的方式多不多呢?非常的多。”

我想:这样说来,当我作为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通过悟而证实我的法时,我也要留下一条自己的修炼之路。很遗憾,在那个时候我想不起来我特别的悟到了什么,我想,这个想法毫无疑问是带有人心的,因为我看不到我在另外空间的真实的整体情况,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还在三界内。虽然这样,这个念头还是鞭策着我更加精進修炼,从而能够真正证悟出我自己的纯净的法理。但是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忘记了所有的这一切,再也没有想起来了,它就象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几个星期后,我们作为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去纽约参加新唐人电视台新年晚会。整个旅程对我来说就象一条曲线,记录了对修炼人的不断提高的要求。同时也让我更真切的明白了自己是个真正的修炼人。

我和一位来自奥地利的同修一起上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在纽约观光和购物,以便回家时给周围的人带去一些关于纽约的消息和来自纽约的礼物。我们按计划進行,但奇怪的是:我总是觉得自己很虚弱,容易疲倦,更糟糕的是,我越来越找不到自己。连同修也注意到了,我原是个很干脆的、直接了当的人,这回却失去了决断力,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纽约的高楼大厦也引起我的深思。冰冷的风在这些建筑物的尖利的边缘呼啸而过。从人的角度看,这些巨型建筑队观光者有一定的吸引力。我很快意识到,观光旅游不是我此行的目地,相反的使我越来越失去正念。好在我已经感觉到合唱团那个纯正的场正在向我靠近,他坚定了我的正念,也使我更加明白此行的真正意义。

合唱团第一天的排练对我来说相当艰苦,排练大厅里没有几张凳子,我们大多数人,包括我只能坐在地板上。这对我的承受力是个考验,我的身体觉的疲惫,尤其我的腿,盘腿发正念就更难了。因为一个同修建议指挥要多发正念,所以大家决定每小时发正念。我带着人心在想,他怎么能提这样的建议,但很快的,感谢师父,我却突然悟到了:是啊,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在这样一个旷古未遇的修炼机缘面前,怎么能不每小时发正念呢?怎么能不尽最大的可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呢?我能够把自己视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了。

从那一刻起,我升华到了一个新境界。也从那时起我在发正念中多次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我看见一个很焦虑不安的生命,象马的后半部分,却没有尾部也没有头,而且非常湿滑。它带着某种节奏在小马棚里躁动,这种躁动在我自己也感到过,根据它的举动我肯定它是我身体内的色魔,于是我拿起刀与它搏斗。然而效果却不好,它仍然很疯狂。我意识到我不能被其所动,于是我就平静的发正念。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的过去,合唱团仍在艰苦的排练着。尽管我的腿很疲惫不堪,我的精神状态却越来越好。我感觉我脱去了一层业力。

之后在另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我对这个生命有了新的理解。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不应该试图简单的在外部解决这个问题,我更清楚的看到了它背后的道理。当我有执著的时候,我就和另外空间的,组成这个执著的物质连系在一起。在这个时候,我就和它的颗粒结构是一样的,所以它们能和我连上。它们通过我的坏思想来靠近我,我自身有它们的特性。在另一个情景中,情况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这个生命并不是色魔。它是我作为一个人的保护自己的念头的一个表现,一个原始本能,我的肉体的一部分,但在这个时刻,它被色魔控制了。

我得出了这个结论,因为之前我无法清除掉这个生命,而且当我和它搏斗的时候,好像我一点儿也动不了他。我明白了,我的功能无法伤害我自己的一部分,所以我的刀子和炸弹无法碰到它。也就是说,功是有灵性的物质,当这个生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是我自己宇宙的一部分的时候,我就无法用我自己的能量把我自己的一部分(这个本能)除掉。只有在修炼者切断它和所有的和外界的控制之间的连系,用主意识控制住这个生命,才能除掉它。我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当一个人被色欲和这个世上的各种各样的欲望包围,放纵他的欲望的时候,在另外空间看,这就和一个麻木不仁的,非常不安的生命不断的向马棚的墙上撞去一样。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能够从修炼人的角度看这件事,事情一下子变得简单了。我拿起一把剪刀,剪断色魔和我的人的本能,自我保护欲望之间的联系。色魔马上飞走了,那个生命一下子安静下来,舒服的卧在地上,安静而温顺。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后,我向内在的安静和纯净又靠近了一大步。

在那天,我升出了对这个历史责任的敬畏之心。我越来越明白这个合唱团在救度众生中的意义及我们大法弟子多肩负的的使命。我怎么能不珍惜这个机会,我怎么能不努力走正自己的路,出色的完成使命?我越来越感到我对师父的深深的谢意,和师父对我们弟子的极大的信任。

我有一种感觉,师父很快的把我从一个层次推到另外一个层次,让我很快明白我的不足在何处,让我为了这次演出能够把我厚厚的,在微观上看很细腻的业力外衣脱下来,并保证我能为了这次盛大的演出作出我的贡献。

第二天晚上,在我们和纽约交响乐队试演之前,我专心的读《在音乐创作会讲法》。我读到了一个地方,它给出了我作为搞音乐的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的一个答案:

“因为世上的任何人,再有能力、再有天份,你让他走出一条纯净的路来他是做不到的。只有高超的技巧、技能是不行的。大法弟子已经是在个人修炼中、在证实法中净化的很纯净了,思想境界、看问题的方式都不一样了,所以你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能够真正的把所谓的现代人规范到真正人的路上来,所以你们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也能够给人类打下这样的基础。”

这一段讲法让我把所有的我多年来执著的念头都抛在了脑后。所有常人和我们炼功人之间的区别就是“纯净”。为了能够很好的完成我在这里的任务,“纯净”是我需要的最重要的特性。我以前经常想,我怎么可能做成一些要留给以后无数代人作为榜样的东西呢?这段讲法就是答案!除了我的技术和作曲技巧的大幅度提高,更重要的是我的符合一个大法徒的生活风格。否则一切都是零。

我认识到“纯净”是一个很基本的特性,而且我现在应该证实它是我自己的神的特性之一。我在不同的层次,不同的情况下懂得,“纯净”才是关键。

其中之一是,作曲时达到的“纯净”。另外一个是在每次发正念时,“纯净”都起着非常大的作用。对于我来说,下面这句话是一个直接的,达到纯净境界的要求,一个大法徒应该达到的境界:“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意念里想它们死,它们就被清除了。”我想,不先清理自己是无法发正念的。

纯净包括:“无--完全的空”,“静,就象一潭静静的池水”,“定--完全的集中精神”,没有任何想法和不好的观念,没有任何从外界来的干扰。

在我们演出的第一天,我还有一个关于“纯净”的体验,在这之前,我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形式的经历。一整天我都在为演出的那个神圣时刻作准备。我又看到了一个景象,一个天体和三颗星星,象一个三角。第一颗星星有点儿膨胀,或者是有一点儿闪耀着红色。对于我来说,它象征着第一场表演,了结一个缘份。现在到了这个时候,我将尽可能正的,按照我现在的理解完成我的使命。我能够保持高度的集中精神,整个下午我都能够把合唱团当作第一重要的事情。

演出之前,还发生了一件让我震惊的事情。师父帮助我认识到我的一个很深的执著。指挥告诉我们,晚会结束时,合唱团的一部分成员将代表合唱团出场。这个消息让我的心脏从每分钟跳50多下一下子变成了120下。它跳的是那么厉害,而且还很疼痛,因为在这一刻,我看到了师父放在了我眼前的一面镜子。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怎么可以让我这样大乱阵脚呢?这个欲望的执著,或者说贪婪的执著想:我也得一起去,因为我是职业搞音乐的,因为这个原因,我可以比别的合唱团成员更好的代表合唱团。

我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我想:如果他们需要我,那么这也是命中注定的,我不应该去求它,而是应该顺其自然。这个想法让我冷静了一些,但没有完全冷静。当我还在希望我的名字被念到的时候,我羞愧的无地自容。之后十个歌手被选出来了,是十位女士,因为在台上已经有很多男士了,所以他们只需要合唱团的女士,而且她们并不需要唱歌,而是在最后结束的时候站在舞台上。

直到这时我的心跳才恢复到了一个人的正常水平。我也认识到,我的这个执著是多么的强大。我诚心的请求师父原谅,请师父帮助我除掉这个执著。之后,我不再批评自己的执著,尝试从新回到那个纯净的黄金状态。我试着完全放下这个执著,通过师父的帮助我也做到了这一点。

通过这次师父给我的纯净我自己的机会,我觉得说不出来的轻松和纯净。在上台前20分钟,我结印站在舞台升降机旁,这个静的状态和“纯净”,我在我一生中还没有感受到过。这是一个礼物,同时也是一个新的标准的基石。

之后我们上台了。我已经在舞台上表演过很多次了,但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次的集中精神的程度。好像我能够通过我的眼睛和声音给观众讲大法和迫害的真相。我浑身充满能量,真是一个庄严的时刻。一位同修形容说:“我们震动了十方世界。”我也有这个感觉。

我认识到,正是这个“纯净”使这一切成为可能,它必须是炼功人所有活动的基础。当我们得知,这一天师父也在观众中时,我们就更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当时的感觉这么强烈。

第二天,我看到之前看到的情景中的第二颗星膨胀并闪耀,我自己感觉那次演出不是很有力,但别人认为比上次还好。

然而。我还是不满意,想更好的集中精神保持我的“纯净,辉煌的状态”,因为我想,师父只是告诉了我标准,现在应该在任何时候都保持这种状态。师父任何时候都和我们在一起的念头,也使我更加充满力量。从我的感觉来说,第三场演出和第一场差不多,我又可以感觉到合唱团的神圣和超常的力量。

我感谢师父给我的无数的机会,让我悟道,让我从新站起来,让我能够在大法中修炼,并修炼成神。我不想再让您失望,一直到最后一步我都不会再放松。

尊敬的师父,为了现在这个修炼的机缘,我将永远感谢您。

(2006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