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足迹(131)

章冬

【正见网2006年04月01日】

难受,不是因为黑名单

上次去延通,李玺急急忙忙的在客运站会见笑脸,把一个消息告诉了他,就是,他被邪恶列在了当地的“重点人物”名单里。

其实,那天见面之前,笑脸心里有些发毛,本来约定在客运站门口见面的,他非得跑到什么一个旅社门前等着,因为他考虑李玺可能会在那里下车的。结果,电话来来往往的几次,终于,他还是看来不很情愿的来到了客运站,因为李玺要在这里换车去巧凤那里。而他料定的下车地点,正好错了。而不同往常,交谈中这次他露出不怎么留恋的态度,以往分手他都有些言犹未尽的迹象,这次不的,三番二次的提醒李玺时间,意思是要马上分手的感觉。说是他听到李玺告诉他的消息而害怕了吗?不完全是,因为见面之前他就有些躲躲闪闪的了,那么,还是他最近的状态造成的?

交谈中他说,这两天他总是感到警察在找他,而用天目看,又看不到邪恶,所以,有些心里发毛。其实,李玺是告诉他这样一个消息,就是邪恶在很大范围搞了一个黑名单,每个地区都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列入。而延通就有笑脸。在L省也有李玺。毕竟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袁杰在电话中用暗语把这个消息告诉李玺后,李玺多少还是有些不愉快的沮丧,虽然也极力的用正念铲除它。李玺平静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笑脸时,笑脸依然态度没有什么变化,显得愈加沉稳。于是,他们互相鼓励的坐在客运站的候车厅,谈论着一些什么。为什么邪恶还比较猖獗的表现?为什么周围的同修还有些走不出来,为什么还有些不精進,甚至还有人津津乐道于别人如何如何,以及怎么正念对待这样的消息等等,交流了许多想法。谈话中,看出笑脸真的比过去成熟了不少,虽然穿着黑色的厚棉服,带着针织的酱深色的尖顶圆帽,穿着棉鞋,手里掐着个空空如也的三角兜,与周围的人群很不协调,看样子好象远方来的,上一个节气出发于寒冷地区,又接着奔赴远方的旅途中人,但是表情毕竟是平静的、心态是理智的,不是那种劳顿于旅途,焦虑于旅途,目不暇接于旅途,最后神情茫然麻木脏兮兮于旅途,只顾守好眼前包裹的远行者。

为了打消笑脸的心里压力,李玺说自己曾经在两年前被邪恶列为什么什么人物,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很有些紧张,甚至走出B市都很困难的感觉,那时就加劲发正念,清除解体一切针对自己迫害而来的从根到梢的所有大小邪恶,包括那些恶徒的现世现报。三四天后,心态稳定了。虽然李玺这样鼓励他,但是一个小小的疙瘩是,邪恶为什么还盯着自己不放?还敢于把自己列为名单的人呢?自己到底哪里做的还不到位呢?仅仅因为自己是流离失所的,就是它们图谋迫害的借口了?不应该成立的。这个想法埋藏的很深,没有和笑脸讲。

那天分手后,李玺多次和笑脸沟通短信,笑脸表示状态非常好。第二天一早,他就告诉,心情特别平静,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是这样的消息来。看来他真的在魔难中成熟起来了,而不是被魔难吓住了,而是更加坚强坚定了。对他淡淡的顾虑在李玺头脑中彻底打消了,而且,他的表现也给李玺以鼓励了。就是这样,同修的状态好坏,往往对其他人有些影响,他不好状态造成的场,别人要替他分担化解一样的有些压力感,而好的状态造成的场,能给人以鼓舞和力量一样。在法中这种情况不难理解。

话说的是十几天前的事情了,对于邪恶搞的那个“黑名单”,已经把它化为厕所中的废纸都不如的东西了。昨天,李玺在袁杰那里,目睹了那个所谓的黑名单的详情。

上面列了不少大法弟子,什么一级二级的如何如何。小红也在上面,殷廖也在上面,但是没有袁杰。袁杰就略有抱怨的说,不敢把它传出去,因为一些大法弟子不能正念对待,往往什么赶快躲起来呀、什么这样啊,那样啊等等,很大的范围紧张兮兮的,甚至一些同修又不敢做真相了,要不知道它,大家照常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啥事没有,过一年半载的,风平浪静。所以,她说只是挑了几个看来能够正念强的人,略微提醒了一下。

“你说这可咋整,这些人都这样,没着,就是怕。”袁杰有些吐字不清的略带牢骚。

也够难的了,她爱人又到外地谋生去了,挣钱养活一家三口。她们娘俩孤苦伶仃的东躲西藏着。她爱人可能过年时打麻将的忘乎所以又荡然无存了,不得不忍受孑然一身的孤苦和思念了。她说这也是迫害呀,要不他能受这样的苦吗?当然了,不是迫害是什么。

对于袁杰所说,李玺也深有同感。大法弟子啊,什么时候我们能真正成熟啊,不被这样的消息那样的传闻所带动。那心态不稳的背后,不就是执著吗?说白了,是没有放下生死的表现,是正念不强的表现。对于袁杰的做法,李玺未置可否。按理说,是应该把这样的消息告诉其中的所有同修,甚至是更多的同修,直至在明慧发表,大家严肃的解体它、消除它,使它根本不起作用。可是,一旦传开,同修中添油加醋的作用下,使消息变的愈加恐怖感,以致出现一些波动都是可能的,这样的不稳,真的是邪恶钻空子的机会。邪恶一旦得逞,更加印证了消息的“可靠”,从而加强了这样消息的恐怖效果,使一些同修今后更加关注这类消息,因此而恶性循环下去,没有在法中提高上来,实在可惜。

交流中,袁杰说到,不少同修还没有走出来,一些人只是接师父的新经文,不看明慧周刊,别说发材料了。所以,一些资料点的同修“气愤”的说,不看周刊的,经文也别给他们,我们整天这样忙活为了啥?不就是要大家都跟上正法進程嘛,躲在家里跟谁修啊?怕的要命。李玺听着也是真难过,就是为这些走不出来的人难过,难过之余,一言不发。

交流中,她们感慨有几个月没见面了。李玺问去年十一月份,你听到邪恶要找你的消息,害怕了吗?她说,当时没怎么样,就是后来同修自己传来传去的,把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什么空军部队的袁杰,地勤人员,多大岁数等等等等,我听到这个消息真有些动心,本来邪恶没什么章程,同修自己倒是加重了恐怖气氛。

其实,李玺不爱说话比较沉闷,还有一个主要原因。

就是邪恶的苏家屯集中营,还在加重的更加残忍的迫害大法弟子。因为他在网上看到一个九岁的小同修说的,邪恶继续解剖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电话找笑脸印证,笑脸也说是这样。而邪恶的什么发言人却对着记者信口雌黄的抵赖。于是,李玺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因为没法直接帮助这些大法弟子摆脱迫害,而这些有功能的同修似乎也无能为力。因此,一些麻木的感觉,包括些许的怨,对有功能同修的怨,对这些正神的怨,这些正神在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大法弟子遭受惨无人道吗?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结果啊?想不透,很痛心,爱莫能助,多少还有些无可奈何,就是这样复杂的痛苦心态。虐杀还在继续,邪恶正在抵赖,眼看后果更加不堪设想,邪恶在疯狂的销毁‘证据’。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心里难受。虽然意识到这样的难受下去,也是一种执著了,但是,怎么办呀?心底在不断画问号。据笑脸看到,这样的集中营,在四川的东部地区好象还有,我们真的束手无策了吗?

反复的思索中,李玺认为,这样迫害的结果出现,不止是这些同修自己历史上的原因,和他们自身修炼出现的不足有关。还有我们大法弟子整体有漏的因素在里面。比方一些人的走不出来;一些人的坚定正念不够;还有一些同修做的很不象样等等,其中,还有邪恶发泄私愤的因素,以及和师父讨价还价的因素等等。走不出来的,师父在等待;做不好的,师父在给机会;坚定正念不够的,这次同修网上交流中已经提到了,看到这样的惨重结果,动摇了修炼信心等等,难道这些不是加重迫害的借口之一吗?

同时,在邪恶的巨大压力下,这些被迫害的同修一定也是人心过重了,一味承受迫害了。其中还有一些对法理不清的,甚至连发正念都不懂的同修,就是那些在2000年末,2001年初被邪恶搞失踪的同修,他们连发正念都不知道啊,何况如何否定邪恶、不承认邪恶了。同时,不能排除的一个因素是,部分同修的不重视发正念,是不是他们代表的大穹的邪恶生命,在疯狂呢?

痛心是没有用的,继续精進吧。一味的痛心和无可奈何的心态,也不对头,都是执著。有什么办法啊?精進中做好三件事,没有过不去的关难。大家在法中成熟着,一切会越来越明了,我们一定能够找到破除邪恶的更好方法,配合好师父的正法。冷静、理智,多学法,大家想着共同的事情,怎么样配合的更好,怎么样救度更多的众生,怎么样更好的解体邪恶,积极的想办法,在当前的困难局面中,寻找突破口,一定会成为一个新的正法局面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