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艺术形式助师正法 走正自己的路

北美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6年04月22日】

在这里向大家汇报自己参与以舞蹈和办文艺晚会的形式讲真相的心路历程,包括在摸索当中的教训、悟到的法理与修炼不足的地方。

以文艺形式讲真相效果卓然 正念是关键

2002年以前,我们常到西人社区表演功法,但中国社团则把我们拒之门外,当时就凭“一定要让大法堂堂正正地登上华人的舞台”这样一个单纯的想法,我们几个学员成立了一个文化协会,还召集一些常人成立了舞蹈队和器乐队,并在2002年元宵节举办了第一场文艺晚会。当时没有象现在这样多的大法艺术形式,只有功法表演是大法的节目,其它都是常人节目。

然而,由于只想把事做成的心太强,就起了怕心,没有怎么讲真相,还花了很大力气策划常人的节目,反而功法表演没好好计划,时间拖得太长,也没想过让上台表演的学员化妆,与其它节目不那么搭配,观众反应就不太好。这次晚会所起的作用可能只是使法轮功走上华人社区的舞台,但并没有让人真正感受到大法艺术形式的美好。

在2002年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几个学员用法轮功学员作的乐曲编排了一些舞蹈,在社会上演出后收到很好的效果。2003年新年晚会的外请节目,我们就邀请法轮功学员表演器乐演奏和唐装服饰舞。然而在与常人舞蹈队员交流时,我们没能很好的向他们讲真相及用正念去影响他们,致使他们认为我们是利用他们,从而坚持不让我们在报幕时提到法轮功,并要求舞蹈的最后不能打出有真善忍字样的书法横幅。这种争执一直发展到演出的上半场快结束时,大法的节目终于得以演出并受观众热烈欢迎,但这个过程中,我们对于这些平时很熟的常人演员讲真相的工作做得很不好。现在看来是由于我们当时对中华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并没有从法理上有一个较深的认识,对讲真相存在怕心,对常人有依赖心理,又没能在学员中间形成一个正念之场而引起的。

这此演出过后,常人舞蹈队的大部分人拉出去另起炉灶。通过这些事我找到了自己在修炼中的怕心、争斗心等执著心,树立起正念,并不被常人中的风言风语动心。我们又招了几位新的常人队员,并汲取以前的教训,平时注重向她们讲真相,启发正念。

2003年11月,我们听说纽约要办新年晚会了。通过当地晚会的经验,我们深深了解文艺形式在讲真相中起到的好效果,自然要全力支持。我们每周去纽约排练舞蹈一、两次,路上来回4个多小时,虽然路途远,凭正念就能坚持下来。

第一场2004年新唐人晚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办成了,康州2004新年晚会也有了更多大法的节目,我们还在演出前办了包括折纸、书法、绘画、剪纸、新唐人摊位等文化展,受到观众欢迎,并使他们能与学员有更多的接触,更好的了解到真相。我们文化协会举办的这种形式的晚会,从此成了当地过中国新年的一个传统,过去的五年中,吸引当地中西观众几千人次。

勤而行之 修炼去执著

在随后两年里,我仍然坚持到纽约参加密集的排练,并参加了接下来的两届新唐人晚会。但是感觉很多时候象是机械地在做事,还常常产生出很多困惑,比如,虽然知道是用文艺救度众生,但我付出这么多时间排练是否值得?是不是应该用这些时间到街上发传单,或者在家多开些Party接触常人讲真相?

去年,我更多地处于自责矛盾中,我认为已尽量把事情安排好,家里人还会说我不管家不管孩子,其它项目的学员认为我应该多把精力放到一直在做的正法项目上去,而排舞蹈的学员又认为我排练不够勤奋。最让我头疼是孩子的问题,他的发育慢和不听话使得我不能投入更多精力到舞蹈排练和其它正法的项目中,对当地洪法正法工作也感到力不从心,这两年舞蹈排练了不少,修炼上却没什么提高,这有什么用呢?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常常感到很痛苦。

其实,静心想一想,身边发生的每件事不都是通过各种方法让我悟道吗?开始是修炼的家人对我待人处事方式有很大意见;后来舞蹈排练时也有学员说我不愿服从安排,还时常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说一顿;处理当地事务尤其是办文艺晚会的问题上也常与学员发生一些争执。

我开始根本没把这些当回事,总觉得自己有理,是家人的人情人心太重,比如说,我已经为孩子的问题够操心,够花时间的了,有时时时都在担心想这个问题,尤其怎么还说我对孩子不上心啊?还说我不应该总往纽约跑不管孩子?我晚上做大法的事也没影响他们,我忙得功都没时间炼,他们还老抱怨我三更半夜不睡觉,这象修炼人吗?与学员的矛盾就采用不想它、不理它的策略,还觉得自己没有因此撂挑子不干了或者和他们继续争执是心性好做到了忍的表现呢。

但是这些时候,我心里还是没有放下,家里的事和正法工作中的人与事常在心里翻腾,让我一会儿苦恼于这些事,一会又痛苦自己为什么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还会苦恼于这种事。矛盾痛苦激化到极点,不进则退,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在修炼上提高。这些一定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周围的环境。只有多学法真正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的执著和常人心真是太多了。

其中强烈的妒嫉心是自己一直不能承认、不愿面对的,因为这太让人难堪了,我怎么可能去妒嫉别人呢,我真的不愿接受。我悟到,妒嫉心是一切私和恶的根源,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我每当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第一念头往往就是怨气,怎么这么多麻烦呢?怎么谁都不帮我呢?这已经形成自然了,自己都不觉得了。当别人说我,我不服气心里在说,“就你好,我怎么就不行?”也是妒嫉心。甚至家里人说我对人的不够热情,都是妒嫉心所致,因为我常常有隐藏的想法,“用不着对你那么好,我自己还有那么多麻烦事呢,你好了,不就比我强了?”我有时看到某些学员的作为,就觉得能看出他有妒嫉心,现在看看自己,才明白以前都是让我照镜子的。

正如师父所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转法轮》)我常能感到争斗心和有求之心在往上翻,可恶地缠着我的思想,让我痛苦又无奈。我想这也是自作自受,因为自己没有时刻注意去这些心。

我回想起去年冬时制前的几个月早晨发正念后学法炼功,精神状态就很好,后来因准备新年晚会等事就没能坚持才出现越来越多的麻烦。于是我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坚持每天早晨发正念后学法炼功,在发正念清理自己思想时,我就把每天能意识到这些不好的心挨个过一遍想着让它们死。

说来也奇怪,自从我睡得少起得早,家人反而不怪我睡得晚了,矛盾了少了许多。我明白这是在告诫我,修炼不能懒惰放松,要勤而行之。

溶于法中 选择成神之路

学法使我的心变得清静容量大了,人心翻腾的少了。我能更清醒地看自己这几年来走过的路。当初办文艺晚会,并不明确文化与正法的关系,随着正法走过,越来越明白文化对人类对宇宙的影响。读《九评》更看清自己的很多心与党文化分不开,增加修炼的困难,大法弟子创作的艺术起破除这种文化和给人类开创正确的生活形式的作用。

从前我对为什么要以专业水准要求我们的舞蹈排练,不太理解。现在我意识到,自己有急功近利的心。这种思想体现在我生活的很多方面。以前家人一说我管孩子少了,我就抵触,认为是让我多管孩子,少干大法的事。其实这是在点我没有用心去干事,我经常管孩子时想着的是其它大法工作没做,不是心不在焉就是着急想快点让他听话我好干别的。另外,我想让孩子一切都达到所谓的正常,我就不太花时间了,可以舒服一点了,还是安逸之心造成的。

放下这个心,我才体会到干什么行业都要精益求精地做好,这才是修炼。在单位里,在家庭中,在社会上都要这样要求自己,做大法工作更是如此。我们做媒体、跳舞等都是业余的和义务的,但决不能因此就给自己订一个低标准,或总是找借口不向高标准看齐了。我们所做的各行各业还要给未来人类留一条正路,更深刻了解到师父所说,我们法轮功大法就是在常人的各行各业中修炼之奥妙。

明白这层理,我更能量力而行,更好地兼顾工作、家庭和正法工作。在正法时期,我知道我家庭中遇到的一些魔难是旧势力的安排,不是师父要的,是我应该否定的。但是我只有找出自己的执著并努力修去它,并时刻保持正念才是真正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如何能做到,只有溶于法中。

师父说:“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修炼人在每时每刻也都在选择,在人心的干扰下,就看我是选择人还是选择神。我知道只有自己做出正确选择时,师父才能选择我。

“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精進要旨・因果》)我愿和同修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