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 修炼自己

──在曼哈顿讲清真相的心得体会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6年04月19日】

首先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有机会到曼哈顿来参加向纽约人讲清真相的活动,加入美东地区大法弟子为讲清真相举行的反酷刑展。

走过一年半在曼哈顿的正法修炼,越发感受到修炼的过程真的是对修炼人意志力的锤炼。

记得当得知要在曼哈顿开展讲清真相活动的消息时,我心中已知道自己是必须去的,但是想着如何圆容好家人,作一个妥善的安排,这是一件很不好过的心性关。因为家有95岁的婆婆需要照顾,经过与先生在法上交流、沟通共同提高,先生决定帮我承担一切,婆婆找专人看护。这里也感谢大女儿的帮忙。她先与父亲做了认识正法進程的交流。我没有了后顾之忧,顺利的拿到赴美签证,期限是半年。诚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后来的第二个及第三个半年都是先生主动让我再出发,先生的支持使我在这条修炼的路上走的更稳健、更安心、更精進。

做了最好的安排后,我与其他14位同修成了台湾第一批到曼哈顿讲真相的学员。大家都不会说英语,仅凭着坚定的正念到了曼哈顿。安顿好住宿之后,很快的投入紧张的讲真相之中。

大家都没有做过,又无参照,一开始显得有些紧张,在曼哈顿这个邪恶因素集中的地方,邪恶势力表现得特别的猖狂,这种猖狂甚至是每个学员都能亲身感受得到的,例如,有时它会让天气变得酷热,人即使不动都会汗如雨下;有时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在措手不及之时将所有真相展版和图片打翻,桌子倾倒;再有,它会操控不明真相的商家、大楼管理员出面进行干扰,一些有坏思想的人来闹场等等。

经过一段时间后,在师父的加持和大法弟子努力讲真相下,情况有了明显的变化。例如,按纽约市警察局规定,每天的反酷刑展都必须事前申请,得到许可才可做。有时许可证不能按时传到作反酷刑展的学员手中,偶然也有拿不到许可证的时候,这时警察随时都可取缔。经过北美学员努力的与警察讲真相,善意沟通,以及大家有针对性的发正念,渐渐的,警察明白了真相,不但再也不找麻烦,慢慢的还在支援我们,再以后甚至在许多地区根本不需要许可证了。大法弟子在曼哈顿布下了正念之场。

我们每天利用乘地铁到酷刑点的途中向车上的乘客讲真相。尽管我们不懂英语,我们使用手中的图片展示迫害,发材料。车上总能碰到许多华人,大部分的善良中国人都愿意拿资料,去了解我们并站在支持大法的这一边,但有一些受毒害很深的人会在车上骂我们。经过大家努力的向他们说真相,许多人都会改变想法,愿意拿资料回去了解事实。师父告诉我们:“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们的住处周围正好住了许多中国人,一个多月后,附近的中国人对我们都很佩服,我们也很替他们高兴,因为他们终于明白了真相,替自己的生命摆放了好的位置。

在反酷刑展点上,大家一早先发正念清理场地然后整体将展示版、资料等排好,刚开始有一些凌乱,出现一些矛盾,还有大家没做过酷刑演示,要将一张美丽的脸化妆成在中共狱中遭受过酷刑折磨的痛苦脸,有些学员有怕心,不想做,但有些学员正念强,为揭露恶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做什么都配合的很好。后来大家从法理上认识到了,自然都会争先恐后的要做。作为协调人的我正觉得不好安排有点为难之时,一位平常不参加酷刑演示的学员说我们都在“抢”着做,我当时听到了马上回给他一句:“你太没良心了!”事后才发现自己又没过好关──让人说不得的心、好胜心又被挖出来了。经过一段时间,慢慢的整体上都能够将每件事都配合的很好:有讲真相的,有发材料的,有演示酷刑的,有功法展示的,各项工作大家轮流做,每个人都得到锻炼,又合作无间。

在酷刑演示时,我发正念铲除路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有时背法,当演出身在笼中受迫害的角色时,更能体会到大陆同修遭受的苦难,感同身受时,眼泪就不觉流下,这时我就会背诵师尊的《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对大陆同修送去我内心的祝愿。

有时发资料,由于语言不通,只能用一些简单的问候,或讲一些简单的真相。我以微笑来面对路过的每一个人,接踵而来了解真相的比例也慢慢变多。碰到想更深入了解的外国人,就请同修帮忙用英语讲真相。善的力量是很大的,大部份拿到传单的路人都能友善的回应。

与新泽西学员配合的这段时间,让我看到了我与他们的差距,自己修炼上的不足。他们各个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态度祥和、宁静、对每个听真相的众生都能把真相说到位,说一个改变一个。开始我很是羡慕,后来觉察到,“羡慕”也是需要修去的人心。我不能跟西方人深入讲真相,我就做好我该做的吧!尽量把其它事情做好,让英文说的好的同修把心放在讲真相上,我把材料准备齐全、把展板绑好、把功法表演好、善待每个走过的路人,我就在这些事情上做好。由于大家配合的很好,整个酷刑点显得一片祥和,那段日子过的很充实,很快乐。

有时功法展示时,我会尽力将我最标准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路人看,引起他们的注意,往往也能吸引许多人来拍照,对法轮功表示好感。有时自己以为表现的很好时,就会有人过来指正我演示的功法哪里不标准,哪里不好,那时心里真是不好过。再找找自己是不是又有显示心,还有不让人说的心,一说就不舒服了。就在这讲真相的过程中魔炼着自己,修正自己。

有时会碰到想利用法轮功办理难民身份的中国人。我们便晓以大义,讲真相给他们听,让他们真正认识法轮功,真正知道了法轮功遭受到的迫害,启发他们发自内心的善心。我们遇到的大多数的中国人知道了真相,也都敢签名。

有一位北京的年轻女孩听完我讲的天安门自焚真相后激动的说:我就知道这不是真的。在大陆我听的原来都是谎言,我就知道不是真的,幸好我出来了,有了了解事实真相的机会,我回去一定会告诉更多人。

纽约曼哈顿真是一个很复杂的环境,同时也是修炼的好场所。在这里到处都是车声、人杂声、地铁隆隆声、警笛声、消防声、还有百货橱窗物品的诱惑,这里的一切一切好像是为大法而设而立的,真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修炼场所。师父说,“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精進要旨(二)》“不政治”)。这里交通四通八达、地铁巴士规划很好,给我们带来许多方便,还有人种多,各种人种复杂,可救度来自四方的众生。

一年半中,经过了两个酷暑,两个严寒。在灼热的阳光下做酷刑展,能感觉的到那不是热,而是火烫。我身居亚热带的台湾,对热是最能适应的,但在曼哈顿的马路上,皮肤还是被晒的红红皱皱的,发痛,听说纽约从来还没这么热过。我们知道这就是那邪恶因素在干扰。但是无论它再怎么干扰,也无法动摇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心。大家无所畏惧的在烈日下讲真相,救众生。

在严寒的冬天,摄氏零下十度的气温,对我可真是一大考验。手指头被冻的像冰棒,脚趾冻的已经僵硬,痛得难耐,但是大家还是照样强忍着“吃苦当成乐”。我常常藉着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说的,“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这句话勉励自己,加强正念。但事实上,有时我们的功力不够,真的很冷,受不了时,只好提早换人,跑入商家暖暖身子。第一年的冬天比较不能耐寒,但是第二年的冬天,耐寒力增强了,可以持续做完两小时。走过酷暑严寒、烈日冰雪,我们的忍耐力大增,怕心、执著心也磨掉了不少,大家都越加锻炼成熟了。

一年多的讲清真相,我们眼看着曼哈顿的变化──心在变,不再那么冷漠,警察常对我们竖起大拇指;原来因不理解而对我们时有干扰的商家、大楼管理员,也被我们的所做所为感动,而对我们友善起来,不少人也来签名支持了。有些父母带着孩子来看真相,启发孩子的善心。还有更多的市民了解了真相,有时走在马路上会有人大声叫“法轮功”。虽然我没有任何标志,但是好多人竖起拇指叫我“法轮功”。我们长期在曼哈顿讲真相,可见法轮功在曼哈顿已给他们很深很好的印象。

另外,在讲清真相中,出现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愿讲出来与大家分享!

有一次在第七大道与49街交叉地段,有一位白领绅士,身边还有随从,他跑到我们面前表示慰问,然后拿起桌上的一大叠材料帮我们散发。

一位十几岁的小男孩从老远跑来要帮着正在演示酷刑的同修解开捆绑他的绳子,经过同修给他讲真相,他很快就签名反对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我被这个善良的小孩感动的掉下泪来。

一天上午,酷刑展板尚未摆好,一位中年太太抱了一大箱面包来要给我们同修,我们谢绝了她,但她的善心深深打动了我们。

另外在第七大道和42街口,一位中年男士知道真相后,还帮着我们讲真相,请路人签名。知道真相的众生,都明白怎么做了。

此外还有送花的、送钱的,我们都婉拒了。这些事数不胜数,其实明白真相的善良的人还是很多的。

当然也有一些被邪恶毒害严重的人。一位老年华人,每天下午都要经过我们的反酷刑点,每天也都会骂我们,跟他讲真相也不听。有一天更加过份,竟然拿了真相材料对着我们将资料撕的粉碎。大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已无可挽回,只觉得他可怜又可悲,他可知道自己在犯罪?

即使暴风骤雨,或者滴水成冰,我们从不停止救渡众生。随着气候的变化,利用交通条件的方便,瞬间即可从反酷刑展点转往地铁站内发放资料。初到地铁站讲真相警察来干涉,川流不息的人群对我们视而不见,这种不正确的状态,透过我们一个星期的发正念得以扭转。日后,42街和第七大道的几个通道口成了台湾学员的讲真相据点。一年多下来,通过我们的手在那里发出的真相传单无数。当然,也有有漏的时候,例如,我们看到反酷刑图片吸引了那么多的人围观,大家心里挺高兴,忘记及时发正念清理周围的场,岂不也是有了欢喜心。大家认识到了这就是修炼,大家共同提高是很重要的,找到了执著心就赶紧修掉它。

修炼人是由师父管着的,做不好时师父会点化。有件事情说出来觉得很丢脸,但是修炼嘛!先修去这爱面子的心、怕心,挖出来,提高自己,也给同修一个借鉴。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酷刑演示,我在牢中突然坐不住了,心不在位,想出去。于是藉着上洗手间跑出来了。从洗手间出来刚一下楼就摔了个大跟头,我心想这是邪恶在迫害我,让我摔跤的,没有多想,更没有想自己。第二天一早在派大纪元英文报时,又被一位路人撞倒了,头上摔了一个大包,真的是很大的一个大包。还不悟,还不向内找,还以为邪恶迫害我。后与同修交流,同修说: “那不是偶然的,让你摔个跟头,还不悟,就让你摔得更厉害。”我恍然大悟。想到那天自己的状态,求安逸的心,一些不好的思想,不严肃的对待证实法的事情,等等,就是这修炼中的漏,使自己跌了一大跤。我懊丧的不得了,但过后反过来看又觉得是好事,这次的教训让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凡事一定要向内找,先找自己。这件事情教会了我怎样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修自己,师父一再向我们强调,任何时候不能不修自己。

一年多来,台湾同修一批一批相继来纽约参加和支持曼哈顿的讲真相、证实法的活动,有些同修来回了四、五次之多,真令人感动。大家来自不同的环境,个人经历不同,遇事态度不同,在矛盾中暴露着各自的执著,心性上的考验也不少。

记得有一次当我将所有展板都排好后,有人有意见,擅自做了调整。但我觉得她那么摆并不好,自己再去调回来,就这样调来调去花了了好长时间,真是心性的大考验。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我那时就是表现很自我,过后向内找,才发现自己依然存在着强烈的争斗心、好胜心。

心性上的不足,反映在酷刑点上,表现是受到警察的干扰、大楼管理员的举发、还有摊贩的干扰,等等;返回住地,反映出的是水管不通、漏水,等等,其实都是师父的点化。一次,我正跟两位日本学员在房间内吃榴琏,邻居突然跑来问瓦斯有没有漏气,他觉得有味道。我们跟他说不是,是榴琏的味道,他不放心,还是偷偷报告了消防队。当我们听到警报声,赫然发现三辆消防车已停在路边,这才知道事情闹大了,赶紧出去跟警察解释。当警察看到榴琏,只好笑了笑表示明白了。由于我们在生活小节上的不在意,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真是不好意思。后来我们突然惊觉到,这可能是师父在点化我们:瓦斯有漏,是不是告诉我们修炼有漏?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紧急时刻了,为我们三个人派了三辆消防车,刚好一人一辆,我们可不要“留连(榴琏)忘返”啊。悟到之后,我们赶紧各自向内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凡事如不向内找就失去修正自己的机会。一次次的跌跤,一次次的爬起,我们在修炼中,在法中不断的升华。

曼哈顿之行,每个人都收获很多,提高不少。我个人体会最深的则是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人一思一念的重要性,不能放松,更不能有求安逸的心。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因此环境一宽松啊,往往就容易产生一种懈怠的情绪,压力小了就使心理上放松了,就不那么太抓紧了,这样不行啊。实际上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大家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宽松,实际上对你们的考验也就越严肃。不管情况怎么变,修炼的条件、修炼境界的要求,这永远都不会变的,所以大家不能够放松。而且大家也看到了,虽然形势在变化,可是邪灵它还没有最后被全部清理掉。在这个时候呢,它还会起很不好的作用的。”

现在曼哈顿讲真相结束了,我觉得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的很荣幸!能够证实大法,无上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