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护照被拒绝延期所想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海外延伸
臧大壮

【正见网2006年03月15日】

一、 在国内经历的迫害恐怖日子

1997年初,我幸运的得到了千载难逢的法轮大法。当“真、善、忍”法理展现在我眼前时,我的心路豁然开朗,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生命就是为修炼而来,真正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在随后9年的坎坷修炼过程中,我懂得了修炼的珍贵。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是1992年5月由师尊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而修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1999年底我到一所企业办的学校任实习教师,不久各企业,事业单位开始统计上报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有一天,校长要我送一封信给我们的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当我送达时,有负责人就问,臧大壮是正式的老师吗。我很惊讶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回答说还是实习的老师, 负责人就说那你把这封信拿走吧。实习老师的名单我们不收。后来我看到我是我们学校唯一上报的法轮功学员,不久我校所属的企业又开始统计并上报法轮功学员名单,这次老校长亲自吩咐教务主任不要给我上报。冥冥中有神助。

2000年上旬,我所在的城市的非法610办公室就根据上报名单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强制性洗脑转化。 最后敢对着师父的相片辱骂者,甚至要踩到脚下,就算通过了转化,并还要写报证书,保证自己从今往后不炼法轮功,不再遵守真、善、忍为生命准则。

随后我得知我曾居住过的城市烟台市和它管辖的4区7县市中至少有4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到今天为止在中国大陆能够得到证实的,已经有284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其中就有我认识的同修。

2000年暑期, 有一次我到农村招生。工作结束后坐长途汽车返城,车开了不久就停了,有人把全车人的身份证收走,交给了路边的一个警察,那个警察一边翻看手中的打印名单,一边核对身份证上的名字,我好奇就走到了他身后,从后观看他手中的名单,一看标题才知道那全是各个不同乡、村、镇的农村法轮功学员名单,其中也有我负责招生的那个村的名单,可见当时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范围的广泛。

2001年,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恐怖气氛每天都弥漫在生活的周围,让人窒息,我无法在我的家乡呆下去了。我不得不离开了我热爱的教学岗位,背井离乡到北京去打工。在去北京前我得到了同修送给我的一箱法轮功讲真相的材料,我的同学帮我找到一家私人的运输公司,通过他们我把这箱珍贵的资料安全的送到了北京,在北京的日子,我把这些讲真相资料全部发完。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临行前同修还送给我一个长方形的图章和一个相应的图章印泥盒,图章上面刻着法轮大法好。这枚珍贵的图章伴我走过了在北京讲真相的日子。

2001年底,我的家人对我坚持修炼法轮功很担忧,因为我的母亲经历过了文化大革命的恐怖时代,我母亲的父亲也是我的姥爷,一位学者当年被错误打成右派,平反后在瘫痪中死去。母亲曾哭劝我不要再糊涂下去了!她说你看看我们周围的所有人,有哪个人不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埋头赚钱,你再看看你自己!一大家子整日替你提心吊胆!请理解和原谅我吧,母亲。 我将继续去做我认定该做的事,我唯一能向母亲保证的是,我将力求我所做的一切上不愧对国家和民族,下不愧对我的亲人。对于不能避免给亲人造成的提心吊胆,我内心也是很难受的,我也求母亲原谅!家人看我无法改变,又很害怕610办公室的人随时可能把我抓走,于是就开始给我办理出国留学的手续,并把我将来要结婚用的住房也卖了,卖了1万2千欧元。出国前我知道我的邻居,一位法轮功学员刚被释放出来,我想我应该去她家探望她,谁想到后来居民委员会马上就知道我几点几分去的,几点几分离开的,原来她家周围受到24小时的监视,并用这种方式来抓捕可能去她家探视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当时我不在名单中,即使这样居民委员会的人不久追查出我也是法轮功学员,并找到我的母亲,威胁说要抓我,并要把我送到洗脑班转化。我的母亲为此忧伤的哭过多次。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为中共的非法迫害也在同时承担着巨大的痛苦。

在各级610办公室秘密传达的“名誉搞臭、经济搞垮、肉体消灭”,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政策下,用欺骗、恐吓、精神折磨等方式,配合酷刑迫害,来迫使法轮功学员写下“三书”-不但要证实以书面形式表示放弃修炼法轮功,而且要书面咒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

2002年我被迫离开了那片生我养我的,让我痛苦忧伤又让人眷恋的土地。我的同学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他对我说当你到达维也纳,对着蓝天喊的第一个词就应该是,freedom(自由)。

2003年下旬,在奥地利的一位朋友来到我的宿舍告知我,使馆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使馆人员已经因为我在奥地利从事法轮功的讲真相活动,还和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交流,而查找到我的姓名,并记录。并暗示如果我回国很可能要被关押。这使我惊讶使馆的某些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因为这仅仅发生在几天前。这使我想起了我家乡的一份报纸,上面写道如果发送法轮功的传单达到3百份以上就要劳动教养3年。

2004年,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我在国内的亲人也时时受到恐怖气氛的压抑。母亲和父亲离异后,不久只身到了法国。今年2月我凭借有效护照签证到了法国,见到了4年未见的却苍老了很多很多的母亲。心中的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在母亲陪我游览卢浮宫,凯旋门的时候,碰到了好多中国游客,我发给他们三退文章时,母亲也不再反对,特别当她看到有个游人没有拿到资料,反而追到我们身边向我索要资料,母亲也在慢慢的理解我。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海外延伸 18国法轮功学员国籍被非法剥夺

2006年2月27日我在护照到期前亲自把护照递交到中国驻奥地利领事馆,申请延期。领馆工作人员接受了我的申请,并告知下个星期可以取护照。

2006年3月2日, 我第一次到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领取延期的护照时,得到的答复是:我护照封面的国徽图形有磨损,所以他们要向上级请示。我有些奇怪,并让我留下了电话号码,并说有结果就通知我。等了一个多周没有消息。

3月10日我再次到领事馆领取护照, 得到使馆工作人员的答复是“我们按照规定你的护照延期我们不能给你受理, 因为你的行为危害了XX党的安全利益。” 我问到,“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吗”, 工作人员非常明确的答复说是。我当时想以真,善,忍为标准的修炼团体又怎会威胁到他人呢。她并不想和我继续探讨问题。于是我就交给这位工作人员一封信, 是关于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于1998年9月、10月对25284名法轮功学员的抽样调查,在祛病健身方面给于了极其高的评价。 这工作人员看后让我稍等。不久,让我到会客室和负责人谈话。负责人说他们不给我延期是因为中共内部规定, 并说我是法轮功积极分子,给中国游人发《大纪元》报纸,参加每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旁举行的反迫害抗议等活动,并说护照封面的国徽图形磨损不是问题,只要我写下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可以得到护照的延期,并且回国都不会有问题。

我也很明确的回答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我的同胞在受到中共当局严酷的迫害,我不能袖手旁观,我要尽我的力,呼吁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

目前,在奥地利、加拿大、日本、意大利、瑞士、匈牙利、新加坡、英国、爱尔兰、荷兰、法国、丹麦、澳大利亚、西班牙、比利时、美国、德国、新西兰等18国家发生了法轮功学员护照被没收,拒绝延期和拒绝更新。 甚至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殴打学员,捣毁,抢劫物品,等一系列严重迫害事件。

中共要求,在海外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必须保证放弃真,善,忍的法理,放弃自己在法轮功中的修炼, 才能得到中国国籍的延续,在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也必须放弃这一准则才能保全生命,否则将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甚至虐杀。江XX集团用这样的标准掌管中国人民的国籍和命脉,真令人感到痛心。

在过去的几年里,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各自所在国的中国使领馆進行护照更新,延期时,所在地的中国使领馆或扣留我们的护照,或拒绝给予延期和更新。中共对海外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这一做法,不仅违背了中国宪法,法律,同时也极大的破坏了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国外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我的护照,凝聚着我对祖国的思念,然而在贱踏迫害人权的独裁者眼里,取消国籍,恐吓家人,迫使骨肉分离,迫使我在海外成为难民,已经成为它用以实施对人的思想与人身控制的惯用伎俩。

圣雄甘地曾说:当一个国家违反了法治,践踏了人类的权利,那人民就有义务不接受这样的错误,不使用暴力反抗,而是采用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抗争。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反迫害。 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讲都是和平,理性的,都是利他的,在不久的将来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人们会更清楚的看到为了民众免受谎言的毒害,法轮功学员的巨大承受和付出。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有责任制止这场迫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更何况我还是一个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弟子。

不当之处 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