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历史真貌─万古天门开:法轮大法洪传和正法时期(三十六)

(1992年──现在)
心缘

【正见网2006年02月02日】

时间如转轮。当时针指向2004年时,在经历了2003年那场恐怖的瘟疫─萨斯以及超乎以往的天灾人祸后,江和中共内部邪恶势力仍未摒弃恶行,仍然继续无视上天的警告,一意孤行,两者互相利用,沆瀣一气,继续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而且手段更加恶劣,更加具有欺骗性。这一年,江不仅面临着来自全球各地法轮功学员的诉讼,还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可谓是四面楚歌。而江和中共新一届领导人胡锦涛的争斗也走向白热化。胡从最初的顺从和低调行事逐渐开始大胆行动,向江氏人马开刀。9月,江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之职,这意味着其全面退出历史舞台的开始。不过,其所留下的诸多问题和犯下的罪行,根本不可能一笔勾销。截至其下台为止,江已被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在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多个国家起诉。而锲而不舍的法轮功学员仍在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其责任,对江的最终的审判终要执行。

然而,稳固权力后的胡锦涛在江下台后,在国内外的抗议和谴责声中,为保中共邪恶政权,在法轮功问题上还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一任中共内部的邪恶势力继续施行迫害。在此情况下,11月18日,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系统揭露中共罪恶的特别评论文章《九评xx党》,全面揭示了中共80多年的谎言和暴政历史、它的邪恶本性以及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九评》发表之后,海内外好评如潮,产生了强大震撼力,从而揭开了退出中共的序幕。

这一年,法轮功在全球以更加迅猛的速度洪传着,而全球法轮功学员也以更加浩大的声势向世人讲清着真象,揭露着中共的迫害和邪恶的本质。这一年,法轮功学员成功的将更多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起诉上了法庭,将中共的残酷和更多的罪行暴露在世人面前,在赢得越来越多世人的赞许和尊敬的同时,也使越来越多的世人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

而在中国大陆,中共的腐败使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犹如处在一个火山口,贫富差距继续拉大,社会矛盾更加尖锐。而由于中共和世人犯下的罪行,2004年的天灾人祸更加剧烈,也出现了更多的异象。这些天灾和异象就是上天的再一次警示:人啊,若不珍视上天给予的机会,将悔之晚矣。

江四面楚歌出伪传

失去总书记和主席职位后的江在2003年的一系列拙劣表现让很多人不齿。而从2004年伊始,江开始面临着其下台后更多的挑战,这些挑战让其心惊肉跳,让其寝食难安。

首先,江历史问题和生活丑闻被要求调查。

2004年2月21日,北京学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向中共中央、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写了一封信,要求调查他所听说的一些有关江的事情和传闻,信中详细谈到江与宋祖英之间的丑闻,包括江如何往宋祖英手里塞纸条、如何让宋离婚、如何暗地与宋通奸、如何动用国库为宋在维也纳和悉尼办演唱会、如何挪用海军军费给宋祖英办歌舞剧以及如何为讨好宋而动用三十亿元修建国家大剧院等。

而早在2003年3月26日,吕加平就通过内部管道致函胡锦涛和其他八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同时抄送中央各大机关部委,要求正式立案调查江的政治历史问题。无独有偶,半年后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主席吴江在他长达五页八千字的研究报告中引述前苏俄情报局官员的回忆录指出:江是潜伏在中国的一名老牌克格勃特工。江于五十年代留学莫斯科期间,在苏联情报部门声称要揭发其欺骗中共组织部门、隐瞒汉奸历史的威吓下,向苏联特务提供的女人、金钱屈服,秘密加入了克格勃远东局,承担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的任务。

吕加平发表这封信之后,立即遭到江的报复,吕失踪了三天。后来网上出现一份最后通牒的帖子,声称若不释放吕加平,就把江宋性乱光碟公布在网上。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匿名帖子发出之后,第二天吕加平就被释放了,表明帖子切中了江的要害。但问题是,如果江和宋祖英的幽会是处于绝对安全的隐密之处,谁有能力把这个过程以“完全是专业版”的品质偷拍出来?显然,江身边的政敌已经有所行动了。

其次,海外出现“踩江”活动。

这一年5月,海外出现了“踩江”的呼声。全球公审江大联盟推出了极具中国民间特色的表达民意的方式“踩江”运动。倡议者认为:“这种民间的朴素的方式,看似游戏,看似简单,却是人民在认识罪恶,制止罪恶。当亿万人民把罪恶的恐怖之首勇敢的踩在脚下时,中国人民就是在从谎言和恐怖中走出来,而且踩出了一个自由美好的新天地。”

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场合,以任何心情,都可以踩江。有脚即能踩,有心即能踩。踩江就是投票,踩江就是除恶,踩江就是中国人民的反恐怖战争,是民心正义的大显现。

7月1日,在香港的50万人大游行中,港人为争取民主自由打出了各色横幅,其中“踩江”的横幅和图片,格外引人注目。当时很多路人都参加了“踩江”活动。曾庆红指示把这个消息作为重大动态上报给胡锦涛,但胡的答复是:“人民群众自己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曾庆红听后半天说不出话。

第三,蒋彦永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公开信现身和六四光碟

2004年2月,曾经站出来披露2003年“非典”真象的蒋彦永医生给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写信,呼吁为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平反。公开信后来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

蒋彦永医生在信中回忆了他当时作为解放军301医院普通外科主任亲自参与救护“六四”受伤者的情形,并提到他目睹的几位死者的详情,证实了“六四”时军队的确使用了开花弹来射杀北京学生和市民。

“六四”是江的硬伤,所以江很快派人将蒋彦永绑架。但此时的江毕竟已经不是当年的江了,中共高层和军队对江抓蒋彦永深为不满,不久江只好把蒋彦永又放了出来。

但不管怎样,“六四”一直是江的心病。手里权力越虚,江心里就越着急。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之前,中宣部按照江的指令制作一张“六四”光碟,要求党政军机关司、局级以上官员观看,以便了解“六四风波”和“统一思想”,而且是“当场看,当场收回”,“不准个人保留”。李鹏此前想写回忆录,都没被允许,江这时出光碟,令人觉得非同寻常。

外界分析指出,此举是因为江知道上台的历史不光彩,所以特别怕别人把自己和六四屠杀的关系曝光。制作光碟的目的是要撇清江与“六四”的关系。六四光碟的制作,显示了江处境艰难,不得不考虑后路,希望先下手为强给六四定论。

第四,邓家捅破天窗凸显对江垂廉听政的反感。

在中共2004年9月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前,江在军队进行大换班大提拔,到各地大张旗鼓搞军事大演习,显示出拒绝交出军权的意图。

胡锦涛为邓小平钦定,取得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位子后,逐渐站稳脚跟。江胡的争斗日益白热化。

8月22日是邓小平百岁诞辰纪念,在此之前各派开始陆续表态。

7月28日,中央电视台播出对邓小平家人的专访,说邓小平退休后不干涉年轻一代施政,影射江揽着权力不放、赖着位置不走。中国的官场高层通常忌讳捅破天窗,邓家的大胆,反映出邓家和很多政治元老与高干对江垂廉听政的反感。

在7月31日的“八一”招待会上,外界也注意到了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在发言中强调了对胡锦涛的支持,却没有提到江。不管曹最后的立场如何,他的表现都反映了胡在军队地位的上升。

第五,老军人闯入中南海给江送花圈。

8月26日,39军的300多名老军人佩戴功勋章冲过门卫,进入戒备森严的中南海,举着花圈说是献给江。冲入中南海,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硬闯者可以就地枪决,但39军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历任军长都很有名气,所以警卫也不敢冒然动粗。

老军人的诉求是,要求解决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的问题。胡锦涛秘书王伟亲自出来接待,把他们好生安慰了一把。

300多军人能冲进中南海给现任军委主席江送花圈,胡锦涛的秘书能出来接见并收下,说明江势力大不如前,胡锦涛不再象当初那么温顺了。

第六,胡江斗胡渐占上风。

自从胡锦涛上台后,江为了保住权力,与胡锦涛之间的争斗从未停止过。随着胡锦涛站稳脚跟,他从最初的顺从和低调行事变为开始大胆行动,并首先向江的老巢上海砍出了第一刀。2004年6月,号称“上海首富”的周正毅被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刑3年。

号称“上海首富”的周正毅,排名美国《富比士》杂志大陆富豪榜第十一位、身家高达三亿二千万美元。周正毅发财,跟他身为上海商贸主席的老婆毛玉萍有关。毛玉萍是江亲信、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干女儿,与江绵恒也关系密切。

上海静安区东八块地皮面积十八万三千平方米,地价被静安区区委炒成了天价,准备前来投资的香港新鸿基集团知难而退。但静安区随后就把这大块肥肉免费送给了周正毅,因为周背后有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撑腰。

周正毅后来涉嫌逃税、操纵股票和巨额不法贷款导致中共纪检委、国安部及中国银监会三大部门成立项目组进行密集调查。此案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疑案”。

2003年5月下旬北京的中纪委派出一百二十九人的联合调查小组到上海调查上海首富周正毅案子。5月26日晚周正毅被拘留,6月1日被秘密押解北京接受调查。

周正毅被捕后,陈良宇立即四处派人利用各种管道打听案子调查进展,并想方设法接近调查人员,想打听周正毅都供出了谁。两日后,陈良宇突然接到中纪委的电话,严厉警告上海不得插手及打听周案的调查情况。据陈良宇身边的人说,陈良宇听完电话,脸色大变,吓得两手发颤。第二天陈良宇即召开上海市委常委会,向胡锦涛为首的中央表态说,上海一定按照中央指示办事,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对周正毅农凯集团的调查工作。

上海是江的地盘。周正毅夫妇在上海呼风唤雨,是因为他与江、江的儿子江绵恒、黄菊等上海帮关系密切。胡对周正毅案下手就是对江势力开刀。陈良宇的退让和周正毅被判刑,说明江胡政治权争的天平倾向了胡锦涛。

第七,海外法轮功对江的起诉如火如荼。

继2002年江在美国芝加哥被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起诉后,又先后于03和04年在比利时、西班牙、台湾、德国、韩国、希腊、澳大利亚以同样或类似的罪名被起诉。而最让江恐惧的诉讼案是在美国芝加哥被提起的诉讼案,因为这一诉讼案有着特殊的意义。

江向来喜欢在西方做秀,显示自己开明形象。江虽然在国内大肆镇压法轮功,但在国际上从来都一口否认迫害的存在。当国际视线对这场迫害开始关注时,江就把迫害转为极其隐蔽的方式、在法律幌子的掩盖下继续进行。如果法轮功学员能够在国际上以法律的方式对迫害真象进行有效的曝光,让国际社会了解这场残酷迫害的实质,将对江及其党羽产生强大的震慑作用。

而民主自由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当年的清教徒为了躲避宗教迫害,追求信仰自由而来到了美国,因此美国对宗教自由和人权价值很看重。美国的开国之父们如麦迪森、杰弗逊等都写过大量文献,阐明人民应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和其他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1789年,在美国开始构建联邦司法系统的时候,国会参众两院就通过了《异域侵权索取法案》,允许在美国的律师对外国人在海外的某些违法行为进行赔偿。1992年,美国参众两院全票通过《酷刑受害者保护法案》,允许美国的法院对种族灭绝罪、酷刑罪和其他反人类/罪行进行审理。不管犯罪者是否是美国人,也不论犯罪行为是否发生在本土,只要犯罪者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就可以成为被告。

江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国际公约。如联合国大会1948年曾通过《防止及惩治残害人群罪公约》,其中规定: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族裔、种族或宗教团体,构成群体灭绝罪。对此类犯罪,无论犯罪者为依宪法负责的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受到惩治;任何人不能享有豁免权。对此类犯罪实行的是“普遍管辖原则”,也就是即使该国非犯罪行为地,行为人或受害人不具有该国国籍,该国都可适用其国内法规来惩治此等犯罪行为。

因此,对江的诉讼具备充足的法理基础。美国法律中的两条法案,为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对江进行起诉提供了条件。2002年10月,在江访问芝加哥期间,法轮功学员成功的完成了递送传票的程式,把江告上了美国法庭。

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起诉案。在案件上诉到美国各级法院的过程中,打破了沉寂,全世界都知道了江对法轮功所发动的种族灭绝和酷刑。同时这个诉江案还掀起了全球起诉江的连锁反应。控告江的诉讼案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世界各国的30多名律师一起起诉江。这么多的律师一起起诉同一个人,这在世界的历史上,在法律史上还没有过先例。

诉江案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许多在各种部门机构参与迫害工作的政府官员们,不得不停下来认真的思考他们在干什么。他们知道,总有一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会遭到起诉。

2003年6月10日,38位美国国会议员以“法庭之友”的名义,向法庭递交了支持诉江案审理的辩论书,针对国务院司法部向法庭提出的终止该诉讼案的提议,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对于被告江是否能享有“元首豁免”免于被起诉,美国议员“法庭之友”强调,《外国元首豁免法》确立的基本原则是这类诉求不应再通过因迫于强大政治压力而采取的外交途径来解决,而是基于法律标准由法庭来解决。

此案件给中南海带来巨大震动。中共利用外交途径向美国和其他国家透露“江愿意付一切代价阻止此案成立”,要求美国动用“元首豁免”条款中止此案。一些国家政府机构官员透露,中国外交官员转达表达北京对江在美国起诉案的意见时“非常紧张”,生怕出错,竟是掏出公文逐字逐句念出北京的“态度”。据一位中国大使馆的官员私下透露,国际有关起诉江的报导和法庭开庭的资料,大使馆被要求立即报送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们需要马上阅读。

尽管江愿意付一切代价阻止诉江案,但世界各地的诉江案却越来越多。这些起诉案得到了世界许多著名律师和学者的支援。对江的起诉和对诉讼案的审理让江的内心更加惶恐不安。

四面楚歌中的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但江仍不死心,希望通过出版代表其观点的自传来挽回一些影响,其迫切心理超过了以往。

事实上,江很早就想为自己作传。邓小平活着时,江没这个胆量;邓小平去世后,江亲自组织成立了专门写作班子为自己写传记。这个写作班子费尽心机,不辞辛苦跑了不少地方,结果被访问的人说出来的都不是江想要的,更糟糕的是把其篡改出身等事情抖露了出来。写作班子把材料递交上去之后,江非常恼火,不但将写作班子解散,而且这些人都不再重用。但江的丑事还是被陆续传了出来。

第一本由洋人写的《江XX传》是由明镜出版社出版、由中国问题专家加拿大人杜林撰写的。杜林在书的前言中说,他开始写这本书是因为在厕所里碰到江一回,虽然没有说话,但却激发了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杜林要写《江XX传》。杜林采用的是中共官方消息来源和第一手资料。他还经常引用两家有官方背景支持、唯一允许在大陆发行的两家香港杂志《镜报》和《广角镜》的消息。尽管这样,江也不喜欢这本《江XX传》,因为里面没有它想说的话。

最后急于从政治局候补委员升为常委的曾庆红出了个主意:找个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国人当枪手最好,受访人得有翻译,提供的资料也得翻译,这样他就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想让他怎么写他就会怎么写。江这个主意大为赞赏,立刻派江办主任贾廷安着手办理,因为是2001年发生的事情,所以将此专案命名为“001工程”。

物色这个写传记的外国人让贾廷安费了好些心思,他又去向曾庆红请教。曾庆红认为,不能找专业作家,因为那些人不好控制,他们写什么都要调查清楚。最好就是在国内生意做得大的外国人,这样可以用经济利益收买和要胁。最后,根据国安的调查报告发现,美国花旗银行的执行董事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在中国有着广泛的业务。作为一个商人,利益对他来说是头等大事。于是有人去找库恩商谈,只要他答应按照江的意图写作《江XX传》,中共就可以允许花旗银行在国内开展更广阔的业务。库恩听后大喜过望,满口答应。

除了给花旗银行各种优惠待遇,中共也批准花旗银行上海分行从2002年3月21日起接受中国居民的外汇存款,成为首家获准为中国居民提供全面外汇业务的外资独资银行。

库恩不是作家,不但写传记是赶鸭子上架,而且存在着语言障碍,加上他银行业务繁忙,还有许多方面的应酬活动,为江作传力不从心。 于是,江让中直机关找到了著名传记作家叶永烈。据事件当事人叶永烈透露,他是2001年3月接到素不相识的中央某直属机构的局长电话约见,指定他参与写作《江XX传》。那位局长坦率表示,目前江在海外政治名声极坏,因此要为江出版一本传记打造形象,扭转这种局势;现在库恩想找一位中国作家合作,叶被当局定为“第一人选”。

叶永烈透露,在当局安排下,他为这项被当局命名为“001工程”的创作进行了全面策划,列出了3000字的提纲、15页的江年谱、大量参考书目及百余人的采访名单。但在最后,当局却以这本书“由外国人出面写比较合适”为由,拒绝他与库恩联合署名,只让他当幕后枪手,希望他不要再坚持两人共同署名。这当然是江的意思。为什么由外国人写江更合适呢,因为更能迷惑国内民众。叶永烈终止了与库恩的合作,但是他的研究成果却被库恩全部拿走。

《江XX传》出版的时间已经是2005年2月。这本伪传肉麻的对江大唱颂歌,而对于江出卖领土、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民主人士和法轮功,以及江的糜烂生活、贪污腐化等却只字不提。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江XX传》完全是江的口吻,极尽歪曲诬蔑之辞。

添加新评论